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四百三十五章 心动的孤拔

宽度: 字体: 背景:
    readx;ps:

    抱歉了,昨天晚上四百三十四章已经传到了后台,但是忘了发了,抱歉抱歉!这次两章一起上传!同时感谢书友‘先见之明888888’的月票支持,非常感谢!

    艾玛.弗朗索瓦.萨迪.卡诺紧紧的皱着眉头,在客厅中来回踱步,焦急的眼神不时看向门外,最后更是走到门口,向站在门外的卫兵问道:“孤拔将军答应过来见我了吗?”

    “我们将军马上就过来,请您在客厅稍微等一下!”从刚才自家司令的表现上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不简单的卫兵,说话的时候比起之前更加了三分客气。笔《趣》阁www.biquge.info

    闻言,艾玛.弗朗索瓦不由皱了皱眉头,他现在那里还有心思坐下休息。要是不能尽快把海伦小姐给找回来的话,那怕他已经为法国波旁家族服务了将近三十多年,怕一样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特别是到现在为止,距离邮轮失事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星期,他们被霍家军的渔船送到古晋市,然后又辗转到霍家军在南洋的政治中心马辰,中间没有得到任何与邮轮失事有关的消息。

    无论官方还是民间,无论是报纸还是流言,整个中国人民军控制的南洋地区,根本就没有一个字眼提到这艘邮轮失事的事情。这让艾玛.弗朗索瓦心中疑惑的同时,也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不简单。

    恐怕那艘邮轮中除了自家小姐之外,也一定有着中国人民军内部的高层存在。当然他对这个人是谁不感兴趣。关键是怎么才能够在茫茫大海上找到自家小姐。

    所以,在来到马辰之后,他很快就找上了那里的法国使馆,不过可惜的是,那里的法国公使并不在使馆,而是去了香港,参加那里英国香港总督的生日会。

    而剩下的领事太过年轻,根本就不认识。自波旁王朝灭亡后,就隐藏到幕后的波旁家族的家徽,所以在那里他们并没有得到帮助。

    再加上他们经历海难之后,身上的行李丢的一干二净。当然也就没什么钱,当初还是艾玛老人卖掉了他的金质怀表,才有了他们再次搭乘邮轮的船票和饭票。

    否则,他们可能根本就来到到越南。

    “但愿这里的总督和将军能够认识那块家徽吧!”艾玛.弗朗索瓦心中不由期盼道,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接下来他该怎么办了。

    当然,还有最后的办法,那就是通知法国的波旁家族,不过要是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他就绝对不会走着最后一步。否则他需要面对的,就是来自波旁家族的严厉处罚。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孤拔军容整齐的从门外走了进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门口不远处,此刻正一脸愁容,身上的衣服也有些残破的艾玛老人。

    当下便愣了一下的孤拔,要不是看出了这个老人身上与众不同的气质。他就真的怀疑刚才的波旁家族的金质家徽是不是这个老人偷来或者捡到的。

    而就在孤拔愣神的时候,见到他进来的艾玛老人却神色喜悦的立即走了过来。

    “孤拔将军,很荣幸见到您!”虽然心中急切,但艾玛.弗朗索瓦依然恪守着贵族传统,向孤拔弯腰行礼。

    “我也是,尊敬的先生,欢迎来到法兰西共和国的殖民地越南。您在这里将会得到最高的礼遇!”从刚才艾玛老人熟练而又严谨的礼节当中,孤拔也差不多确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应该不会有差错,所以言语之间也变得恭敬和客气起来。

    听完他的话,艾玛.弗朗索瓦心中不由松了口气,从孤拔语气和脸上神色的变化中就能够知道。眼前这位法国殖民地的将军对于波旁家族并不陌生。

    “非常感谢孤拔将军的慷慨,我是波旁家族的管家艾玛.弗朗索瓦.萨迪.卡诺,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帮助!”心中急切的艾玛老人也啰嗦,直接便说道。

    闻听此言,孤拔心中暗道:“果然!”

    “请说!”孤拔说道。

    听到这话。艾玛.弗朗索瓦也不罗嗦,连忙邮轮沉没的事情说了出来,而且特意点出了海伦.玛格丽特.德.波旁的身份,以及她在波旁家族的重要地位。

    “海伦小姐乘坐的邮轮是在南中国海沉没的?”孤拔连忙追问道。

    “是的,就在黄岩岛以南一百海里的地方!”这还是艾玛.弗朗索瓦在被霍家军的渔船送上岸的时候特意买地图自己查的。

    “这就难怪了,我说怎么这段时间,中国人一下子出动了那么多军舰和渔船在那里,看来他们应该是在搜寻这艘邮轮上的失踪人员了!”孤拔心中暗道。

    看着身边这位依然沉默不语的将军,艾玛老人心中着急之下,不禁说道:“孤拔将军,海伦小姐是波旁家族的嫡系贵女,对于家族非常重要,希望孤拔将军能够调集舰队和殖民地的船只搜寻海伦小姐的下落。”

    “相信这件事情过后,家族是不会忘记孤拔将军的友谊。到时候,将军无论是在军界还是政界发展,波旁家族都将为将军提供必要的助力。”

    听完这句话,孤拔知道自己此刻真的心动了,要不是缺乏必要的支持,他早就想要脱下这身军装,然后进入政界发展了。

    而这次能够让在法国势力庞大的波旁家族欠下自己一个人情的话,那对以后他的仕途的帮助可就太大了。

    想到这里,孤拔也忍不住心跳加快,毫不做作的直接开口答应了下来。

    “艾玛管家放心吧,对于波旁家族我一直心怀敬意,这次能够有帮助贵家族的地方,我也很荣幸!所以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

    “太谢谢了!”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艾玛管家,现在也快中午了,不如就留在我这里吃午餐吧!是我从法国出来的时候特意带来的厨师做的,相信能够让您满意!”孤拔开口邀请道。

    闻听此言,这几天一直因为缺钱而没正经吃上一顿饭的艾玛.弗朗索瓦只是犹豫了一下后,便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

    看着身后提着已经变得有些残破,颜色也有些脏的白色纱裙的裙角,在沙滩上亦步亦趋的美丽少女,霍山不由颇感无奈的说道:“小姐,你还能再走的更慢点吗?”

    “人家穿着裙子怎么可能像你似的走的那么快!”闻言之后,海伦忍不住小声嘟囔道。

    “那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让你把裙子的下摆撕下来,撕下来,你为什么不听?”听完之后,霍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那样多难看啊,这条裙子可是人家当初在法国的时候,父亲15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怎么能撕了。”说道这里,海伦漂亮的小脑袋此刻摇的像一个拨浪鼓一样。

    “好吧,随便你!你自己慢慢走吧!”对于这样的答案他已经听过不止一次,早就失去了再听下去的兴趣。

    因此,说完之后,霍山便大步超前走了出去。

    “喂,等等我啊!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啊?喂?”看着走在前面的霍山不理她,海伦脸上不禁浮现出焦急之色,当下便双手提起自己裙摆,小跑着追了上去,然后绕过霍山,挡在了他的前面。

    “干吗?”看着少女可怜兮兮的眼神,霍山心中颇感无奈的问道。

    “人家现在饿了,你能不能再考几条鱼吃啊?”

    “这都吃了多少天了,你还没吃够啊?”霍山对于这些没加花椒、孜然等作料的烤鱼早就吃腻了,但是海伦却乐此不疲。

    要不是这岛上容易得到的食物就只有烤鱼,还有一些其他海鲜的话,刘东早就不吃这些玩意了。

    “当然了,你考的鱼那么好吃,还有海鲜汤,人家之前都从来没吃过!”说着海伦还舔了舔粉红色的小舌头,脸上露出了一副馋像。

    也许是在家里被管束的太多的原因吧,自从跟刘东两个人流落在了这个无人的孤岛之后,海伦身为少女的活泼天性便彻底得到了释放。

    “好吧,烤鱼、海鲜汤我都可以给你做,不过你拿什么补偿我!”看着海伦美艳的俏脸,霍山突然邪邪的笑道。

    俗话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考虑问题的动物,所以对于美丽的海伦,霍山已经惦记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到现在仍然还没有得逞而已。

    听到他的话,看着霍山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海伦的脸不由红了红,不过还是扭着裙角走过去,蜻蜓点水一般的在霍山的脸上吻了一下。

    不过,霍山可不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人,当下便把少女用力拉进自己的怀中,然后迅速叼住她殷红的小嘴,伸出舌头叩开贝齿,深深的痛吻起来。而霍山的双手更是不老实的在少女已经颇为有料的娇躯上上下其手,不断挑逗这少女身体身处的情-欲。

    “呜呜……,这样不行!”就在霍山准备把手伸进少女双腿之间的沟壑当中去的时候,打了一个激灵,猛然回过神来的海伦猛然推开了霍山,连连后退几步之后,气喘吁吁,脸色娇红的看着他说道。

    闻听此言,霍山眼底不由闪过一丝遗憾之色。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伴随着魂导科技的进步,斗罗大陆上的人类征服了海洋,又发现了两片大陆。魂兽也随着人类魂师的猎杀无度走向灭亡,沉睡无数年的魂兽之王在星斗大森林最后的净土苏醒,它要带领仅存的族人,向人类复仇! 唐舞麟立志要成为一名强大的魂师,可当武魂觉醒时,苏醒的,却是…… 旷世之才,龙王之争,我们的龙王传说,将由此开始。

武道至尊
武道至尊 暗夜幽殇

神武血脉,君临天下,金刚之身,问鼎苍穹! 仗剑四方,笑傲苍天,神挡杀神,佛阻灭佛!

庆余年
庆余年 猫腻

当今世界,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 所以一个年轻的病人,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穿越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无名功诀,踏足京都官场,继承莫名其妙的商团,且看没有自己身份的私生子,是如何玩转商场、官场、战场以及婚场。 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所以暂时取名为:庆余年--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或许哪天就自己改掉了。

至尊剑皇
至尊剑皇 半步沧桑

古幽大陆,万族林立,一个小镇中的少年,坠崖重生,掀起一场惊动千古的浪潮。

史上第一祖师爷
史上第一祖师爷 八月飞鹰

穿越了,也有了一个系统,但林锋压力山大。 系统主线任务:林锋开山立派,建立史上第一大宗门,林锋本人成为第一祖师。 于是为了成为史上第一祖师爷,林锋开始奋斗。 “你叫石天昊?天生至尊,却被族兄谋夺,现在被生父寄养在一个小山村里?来来来,跟为师走,咱们让那些人知道一下,欠下的公道,必须还!” “你叫萧焱?昔日天才,现在废柴,你的未婚妻还上门打脸退婚?来来来,跟为师走,咱们让那丫头知道一下,什么叫莫欺少年穷!” “你叫朱易?侯府庶子,被父亲压制,母亲是昔日圣女却被人害死了?来来来,跟为师走,咱们让你爹知道一下,什么叫天大地大,拳头最……不对,是道理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