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337章 送人头的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337章   送人头的

    牧夜晟只觉得自己这辈子遇到千九九和禾卢菲菲这两个女人,绝对是命中最大的劫难,原本在牧夜霄一直看着他的时候。

    心中就有些心虚的,而现在千九九这个问题,竟然是直击他的内心,如果他真的承认了自己是牧夜晟,那菲公主就被动了。

    而且只怕千九九不会善了,可是如果不承认的话,那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内心了,显得有些颇为踌躇。

    菲公主一直看着牧夜晟,也算是看出来了,虽然牧夜晟作为大周皇室的弃子,可是他对大周的感情只怕还是很深的。

    让他否认自己的出身,只怕是很困难的,看了一眼千九九,菲公主直接站了出来:“霄王妃,你怎么可以这么咄咄逼人?”

    “好,我承认,这就是牧夜晟,那又怎么样?”

    千九九愣了一下,随即心中却是有些古怪,看样子这个菲公主对牧夜晟绝对是真爱啊,不然的话,怎么会舍不得牧夜晟被刁难啊?

    挑眉看着菲公主:“也就是说菲公主你这是承认了,蓄意从我大周劫走我大周的囚犯,菲公主这是在向我大周宣战啊。”

    禾卢菲菲冷笑一声:“宣战?如果本公主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大周和我们乾国已经开战了,而且你们大周已经占领了我们乾国的一个城池了。”

    “所以现在还有必要说什么开战不开战的话吗?”

    千九九哦了一声:“既然我们两个国家之间,属于开战的关系,那菲公主,请问,本王妃为什么要把本王妃的地方,借给敌人居住?”

    禾卢菲菲没有想到千九九会这么说,到是愣了一下,冷哼一声:“好,原来霄王妃还在这里等着本公主呢?”

    “行。不就是不借住吗?本公主带着人去对面的山上居住,那么多的山洞,说不定我们还有奇遇也有可能呢!”

    千九九听明白这个话的意思了,不然她们居住,她们现在就进去皇陵,千九九却是冷笑一声:“你想着凭着这一点威胁我?”

    “那不好意思了,本王妃还真的是不受你的威胁啊,对了,本王妃这个人呢!还是很善良的,提醒你们一句啊。”

    “我师傅这个人呢!说话算话的,说好了明天让你们进去,如果有人今天胆敢就进去,绝对会被当成是入侵者的!”

    “到是被我师傅消灭了,本王妃心中也是高兴的。啧啧啧,也就你们这三十个人,是去给我师傅送人头的吧。”

    禾卢菲菲听到这话,差点气死了,不过却也是知道,千九九说的是有可能的,心中还有些淡淡的嫉妒。

    为什么好事都让千九九一个人占去了。看了一眼千九九:“哼,我们走。”

    带着自己的士兵们就准备离开了,原本想着住在马场里面,第二天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谁能够想到千九九居然不允许。

    千九九看着禾卢菲菲一行人走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人都离开之后,看着牧夜霄:“牧夜霄,你刚才干嘛都不说话啊?”

    “还有啊,那个牧夜晟为什么也会变得这么怂了,躲在一个女人身后,你说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觉得他越来越不要脸的?”

    牧夜霄好笑的看了一眼千九九:“本王还用说什么?本王最喜欢看的就是我的九儿大发神威的样子,将敌人都赶走了。”

    千九九撇了一眼牧夜霄:“我怎么觉得你在说反话啊?算了,休息去吧,养精蓄锐,明天就应该进去了。”

    “哎你说,我们要不要卑鄙一点,找人去跟踪禾卢菲菲等人,看他们在哪里休息,然后晚上来个突击检查,你觉得如何?”

    “这样一来就可以让他们晚上得不到充分的休息了,到时候,我们的士兵休息充分了,会有很多好处的。”

    牧夜霄看了千九九一眼,然后伸手去捏千九九的脸颊:“九儿,为什么为夫觉得,你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啊?“

    千九九瞪大了眼睛,却是看到牧夜霄突然展演一笑:“不过我喜欢,既然九儿已经这么决定了,那么作为九儿的夫婿。”

    “为夫会好好的实施这个计划的,反正我们有的是人,为夫这就去安排。”

    说完之后,牧夜霄也转身离开了,其实千九九没有这么卑鄙的额,她只不过是逗逗牧夜霄,也就那么一说而已。

    谁能够想到牧夜霄竟然真的要去实行,简直是太恐怖了,不过她也好喜欢啊,笑嘻嘻的回房间去休息了,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一战。

    牧夜霄则是去安排晚上偷袭的人去了,就在牧夜霄的事情安排好了之后,准备回房间去找千九九去了。却是看到一个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这个身影,牧夜霄愣了一下,随即开口:“师傅,你怎么来了?”

    鲁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是来给你们送地图的,只是我那孽徒睡了,为师就不进去了,给你也是一样的。”

    “当然了,这份地图,为师也会给菲公主那边送过去,别指望这份地图能够带给你们什么。”

    说完之后,鲁卡留下一张地图,然后转身就离开了,牧夜霄看着鲁卡的背影,却是开口:“师傅,等一下。”

    “你这张地图是直通主墓的?你不是要守护主墓吗?”

    鲁卡只是笑了笑:“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明天记得好我那孽徒!明天整个皇陵的机关会全部开启。至于能不能出来。”

    “也就看天命和自己的本事了,不要以为前朝皇陵的东西这么容易拿到。”

    说完之后,鲁卡还冷笑了一声,这才转身,走的不见踪影了,牧夜霄则是站在原地,看着这张地图。

    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鲁卡师傅给的,应该是里面最安全的一条道路吧。这件事情,还是明天等着千九九醒了,在和千九九商量一下吧。

    至于现在,是休息的时间了,所以牧夜霄也回到房间,爬上床,搂着千九九就闭着眼睛睡去了,而千九九也习惯性的滚进了牧夜霄的怀中。

    两个人相拥而眠,很快就睡熟了,而这两个人是睡着了,可是千九九和牧夜霄邪恶的计划正在开始着。

    原来菲公主离开马场之后,并没有离开多远,而是就在马场的对面直接扎了帐篷,准备就在这里休息,明天早上千九九等人出发的时候,在跟上。

    牧夜晟看着禾卢菲菲,从刚才这个女人敢出去为了她说话,这让牧夜晟的心中暖暖的,就算是以前,千羽歌也说十分心悦他的时候。

    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心中不由得好笑,难道真的只有落魄的时候,才能够遇到真情吗?如果在他还是皇子的时候。

    已经遇到禾卢菲菲,会不会变得和现在不一样?至少那个时候,自己光明正大的配得上对方。禾卢菲菲从安营扎寨刚刚好的时候。

    就看到了牧夜晟一直在那里发呆,而且他的目光好像也是一直在注视着她的,看到这一点,禾卢菲菲有些纳闷。

    来到了牧夜晟的面前:“牧夜晟,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嗯,这里人多,我们出去说说呗。”

    牧夜晟跟在禾卢菲菲的身后,一起出去了,到了旁边的林子里面,禾卢菲菲这才看着牧夜晟:“好了,这里挺安静。”

    “你想要和我说什么?你是不是很感动啊?因为我刚才没有让你为难,对不对?你看到了本公主对你的一片真心吧。”

    牧夜晟嘴角抽搐了一下,是的,刚才他很感动,可是现在好像不是很感动了,因为眼前这女人,脸皮还真是……

    “你怎么这么厚脸皮?”

    禾卢菲菲愣了一下,随即惊讶的看着牧夜晟:“我以为你刚才一直在看我,是因为觉得我变美了,值得你爱了。”

    “难不成你从刚才都现在都是看我的脸皮变厚了?牧夜晟,你好气人啊。”

    牧夜晟听着禾卢菲菲的话,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禾卢菲菲,禾卢菲菲有些不习惯的打着哈哈:“哎呀,人家只是想要逗你笑了。”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看到了,你从马场出来,就没有笑过,是因为牧夜霄和千九九对不对还是你觉得我不应该让人去救你。”

    “就应该让你会京都去安安稳稳的被人囚禁一生啊……”

    禾卢菲菲的话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牧夜晟一步他上来,然后直接用自己的唇堵住了还在喋喋不休的禾卢菲菲的嘴唇。

    禾卢菲菲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牧夜晟会有这样的举动,唔唔……的发出声音,然后用手推开牧夜晟。

    “牧夜晟,你好大胆子啊。”

    牧夜晟好笑的看着禾卢菲菲:“不满意?那我亲到你满意为止?”

    禾卢菲菲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牧夜晟看着禾卢菲菲的动作,顿时脸上就浮现出了一股忧伤的感觉。

    还用着委屈的眼神,直接控诉禾卢菲菲:“你嫌弃我。”

    禾卢菲菲看着这样的牧夜晟,居然反应是直接吞了一口口水,然后下意识的看着四周。

    真的好想吃了牧夜晟啊……

    
同类推荐:
深夜书屋
深夜书屋 纯洁滴小龙

一家只在深夜开门营业的书屋,欢迎您的光临。
《舵主群》:587980337(进群粉丝值验证)《进击群》:584799103(无需验证)《战斗群》:457654443(无需验证)

北派盗墓笔记

【盗墓+悬疑+鉴宝】我是一个东北山村的穷小子,二十世纪初,为了出人头地,我加入了一个北方派盗墓团伙。从南到北,江湖百态,三教九流,这么多年从少年混到了中年,酒量见长,岁月蹉跎,我曾接触过许许多多的奇人异事,各位如有兴趣,不妨搬来小板凳,听一听,一位盗墓贼的江湖见闻。

全能弃少
全能弃少 霉干菜烧饼

拿着微薄工资,吃着盒饭,骑着小破车,本来乐得做都市打工仔的他,却因为逐渐展露的各种才能,成了各方的招揽对象,更成了美女眼中的香饽饽。“唉,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秦川头疼地说。【本书纯属虚构,切勿与现实挂钩】

三体(全集)
三体(全集) 刘慈欣

刘慈欣著作《三体》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本站提供三体全集在线阅读。-100-7104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白柳在失业后被卷入一个无法停止的惊悚直播游戏中,游戏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怪物和蕴含杀意的玩家。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白柳只是个误入游戏的普通人。后来,他们才明白,是这个游戏用胜利和桂冕在恭迎属于它的神明,对白柳说,欢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