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四千八百零七章 帐篷引发的血案

宽度: 字体: 背景:
    “我保证,明天你要敢把这帐篷架起来,敌人一定连命都不要了也要把你帐篷拆了。”

    “靠,为啥啊。”刀疤不解:“你让架帐篷,就是没事,我架,人家就是不要命都得把我拆了?怎么,就我刀疤长的丑是不是?”

    “靠……那你确实比我长的好看,可是,就算你长的比我好看,那又怎么样,我就不信外面那帮人还能因为这个就不拆你的。”

    刀疤气的脸红脖子粗,进攻稍缓,也就意味着今天晚上的压力不会太大,自然刀疤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这不是谁建不谁建的问题,听说过事不过三吗?或者说,我告诉你一个我小时候学过的故事。”

    “啥故事。”

    “狼来的故事,说有一放羊的小孩,因为放羊太过无聊,于是,他突发奇想喊了一声狼来了,自然,四周的村民一听说狼来了,那都赶紧去帮忙,结果,显然没有狼。”

    “第二回,小孩觉得好玩,也这样做了,村民们又白忙了。”

    “第三回的时候,小孩又喊狼来了,但很显然,没有人会去帮他了,因为大家觉得他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

    “当然,这是小时候的童话蓝本,实际上长大以后我在想,即便第三次的时候,村民们真的知道那不是小孩在开玩笑,又会去帮忙吗?”

    “也许有利益牵扯者,会,但没有利益的人会怎样?”

    刀疤不假思索:“反正老子不去啊,他娘的,这小孩这不糊弄人玩吗?就算狼真来了,也是活该,让狼咬死他的羊,给他个教训。”

    “不错。”韩三千点点头:“大部分人都会如此。那你想,我们就这么公然的架帐篷,敌人会不恼火吗?”

    “一次怕我埋伏他们,二次也是怕,那第三次呢?”

    一听这话,刀疤瞬懂,操,那对方不得抓着往死里整啊?!

    “这就对了,这就是我告诉你为什么明天你要再架,对方保准连命也不要了,也得拆你的。”

    刀疤点头,紧接着几步走到韩三千的面前,胆大的看了看韩三千的脑袋:“你这脑袋还没我的大呢,杂就比我聪明的这么多呢?”

    韩三千一笑,没有说话。

    “那我今天晚上派人在帐篷里搞点什么陷阱之类的?明天等那帮人一杀过来,嘿嘿,就算拆我们帐篷,也必然让他们这群人付出一些代价。”

    韩三千摆了摆手:“刀疤,别人两夜未攻,你真以为对方会没有准备吗?”

    到时候对方不仅有准备,而且,必然是万全的准备。

    所以去真的要搞些什么,倒还浪费时间和精力。

    “那杂办,就让人直接端了?”刀疤笑道。

    “我自然有更好的办法,不过,你得按照我说的做。”

    话落,韩三千在刀疤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话还没说完,结果就听刀疤直接跳了起来,大吼道:“我靠,盟主,你说啥呢。”

    韩三千白眼一翻:“要不你再大声点?又或者跑到敌人那去喊?”

    刀疤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憋住,不过,脸上依然还是一副吃了屎的模样:“可盟主,您……您这要求也太荒谬了吧?”

    “您这让我干啥都行,你要让我整这出,我……我实在办不到啊。”

    韩三千无语:“你非要我骂你,你才能听命行事是不是?”

    “不是,只是您这要求……靠……”

    “执行命令。”韩三千恶瞪了他一眼,紧接着起身朝着帐外走去:“今天晚上我在前线顶着,你们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要看到你按我说的做……”

    
同类推荐:
打火机与公主裙1·荒草原

我有我的国王,我是他不二之臣,我愿为他摇旗呐喊,也愿为他战死沙场。

人世间
人世间 梁晓声

《人世间》是著名作家梁晓声的最新长篇小说。全书一百一十五万字,历经数年创作完成。作品以北方省会城市一位周姓平民子弟的生活轨迹为线索,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写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多角度、多方位、多层次地描写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艺术而雄辩地展现了平民百姓向往美好生活的人生努力和社会发展的历史进步,堪称一部“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作者感同身受,满怀深情,立足底层,直指人心,于人间烟火处彰显道义和担当,在悲欢离合中抒写情怀和热望。作品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一部长篇小说佳作,更是梁晓声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新的高峰。小说系中国作家协会2017年度重点作品扶持选题,也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图书。

稳住别浪
稳住别浪 跳舞

天堂打烊,地狱满员。所以,我留在人间当祸害呀……

我的女神
我的女神 周行文

平凡普通的少年尝试改变自己,并得到无数意外收获的故事。如果说人生的努力需要什么意义的话,那些让人憧憬向往往的女神们也许就是最好回答。但无论是美女还是财富,或是其他什么想要的东西,都要自己一样一样去努力获得。而这样的过程,我们往往称之为充实的人生。

寂寞空庭春欲晚
寂寞空庭春欲晚 匪我思存

一曲箫合奏,引出一段盛世情错。康熙十八年春,皇帝前往保定行围。是晚随驾的御前侍卫纳兰容若,听皇帝吹奏一曲铁簧《月出》,大营远处有人以箫相和。纳兰听出吹箫之人是自己籍没入宫的表妹琳琅,情不自禁神色中略有流露。皇帝遂命裕亲王福全去寻找这名吹箫的宫女,意欲赏赐给纳兰。不想福全认出琳琅就是皇帝倾心之女子,私下移花接木,另择他人指婚给纳兰,并将琳琅派至御前当差。待皇帝对琳琅情根深种时,方知她即是纳兰的表妹……天意拨弄,一错再错,一路行来,风雪多明媚少,终是梨花如雪空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