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1070章 早安吻

宽度: 字体: 背景:
    「只有二重狱翼......勉强还行吧。」

    幽雾审视一遍灵魂天国的资源,忍不住摇头:「一个神灵都没有就算了,你将那群***女人的神灵拿过来不行了。碎湖、福音、魂锁、童话......魔女甚至有两个神灵!如果我有魂锁神灵,这群被遗忘者早就死光了!」

    「啧,真是越想越气,你到底是什么绝种蠢货才会连到嘴的肉都不吃,一手好牌你愣是一张都不打!

    「换做是我,就先把她们全部搞了,然后挑拨她们内斗。这种状态的女术师情绪高涨,会更容易召唤神灵,谁贡献的神灵多就宠爱谁,这不就能简简单单收割一大批神灵了吗......」幽雾嘟嘟囔囔,「如果是观者肯定会这样做,不,他会更加高效更加隐秘......」他叹了口气:「所以说......」

    「我遇到了观者,你遇到了亚修。」

    幽雾双手合十,合上眼睛:「我们运气都很差啊,维希。

    灵魂天国里,「魂压」奇观悄然解体,与「雨魔巢穴」散落的术灵们共同聚合成一个新的奇观。替身术灵在旁边看着呢,却发现心剑术灵也飞了进去,连忙主动申请进新奇观里。幽雾看得有趣,在奇观里额外给替身术灵留了个位置,有它可以没它也无所谓。新奇观看起来像是插满利剑的钢铁王座,一个墨绿色的人影端坐在上面,这就是幽雾以心笔为基础构筑的新奇观——

    「心猎王座」!

    幽雾伸手一指,一抹幽光自指尖划过长空,留下墨灰色的轨迹。墨痕围绕着被遗忘者画出一个巨大的圆,当圆完成闭环,墨色的圆环便高速收缩起来,闪避不及的被遗忘者瞬间绞杀殆尽,破碎的魂魄沿着墨痕汇入幽雾的纱衣,为他增添几分幽色。

    被遗忘者军团立刻做出正确的对策,不再聚集起来,不再处于同一水平面上,尽可能降低自己被圈中的风险,这种效果强大的奇观,他们认为不可能施展多次。

    但灵魂至高出品的奇观,又岂是他们凭借过去战斗经验能够揣测?「心猎王座」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它消耗极小,源于它并不是依赖半神消耗的源力,而是跟术师的灵魂底蕴线性相关。

    这也是幽雾为什么要拆分「魂压」,因为里面有几个关键术灵,可以将心剑威能与灵魂底蕴绑定起来!

    整个地狱里,没有人的灵魂底蕴可以超过亚修,甚至连灵魂半神都不行......拥有灵魂天国的亚修,他的灵魂底蕴已经是神主级别!更别提是幽雾在代打,哪怕半神们立刻反应过来试图用灵魂奇迹抵抗,他也能不断微调「心猎王座」的频率,找到他们最脆弱的缝隙,轻而易举绞碎他们的灵魂!

    大海之上出现极其荒诞的一幕:幽雾端坐在天上,随着他手指滑动,不可一世的半神军团一批一批地坠落,就像是被电蚊拍拍中的蚊子群,又像是被镰刀收割的稻禾。

    当上与下的大海都被染成深红,幽雾在血海之间浪荡,仿佛成了地狱唯一的孤魂野鬼。这就对了,你们如此卑贱,根本没有跟我分享天空的资格。

    暴君在地图画上一个圆,无数臣民就会因此死去。

    但幽雾并不满足于杀戮,非要叫真的话,他其实不是滥杀的人,只是他需要别人的魂魄,但别人往往不肯乖乖交出自己的灵魂,又不肯去死,幽雾只好给他们一点小小的帮助。

    千百个魂魄朝着幽雾聚集而来,他现在心情不算很好,所以这些鬼魂全都要除以极刑。血肉溃烂,指甲翻起,鼻骨塌陷,肢体扭曲......数百个被折磨的灵魂在血海之上发出绝望的尖啸,画面血腥,氛围惊悚,然而幽雾却放松地闭上眼睛。

    他最舒服的环境就是地狱,特别是他亲手创造出来的地狱。

    现在所有被

    遗忘者都死去了,暂时也不会有新的被遗忘者出现。大蛇之胃只是被死狂的气味刺激了一下,所以才派出这么多被遗忘者,对它而言亚修只是顺手处理的小病毒......既然死狂没有继续刺激,大蛇之胃自然也不会过度反应。

    但她们想干涉现实,也只能借用亚修的身体,不然乌洛波洛斯会因为她们的气味狂暴。这条大蛇理论上是没有情感的,但经过漫长的折磨与追逐,她们成功让大蛇学会了什么叫仇恨。

    幽雾看了一眼周围环绕的鬼魂,失去了折磨他们的兴趣,随手一挥,他们便如同冰淇淋一样,被最极致的痛苦折磨得消融殆尽。

    其实幽雾愿意帮亚修留下一些鬼魂储备,可惜的是这些是被遗忘者的魂魄,根本没法在大蛇之胃外面存在,甚至再过一会他们也会

    自然降解,就像是被丢掉的塑料袋一样,什么都不会剩下。

    与此同时,「暗魔形态」的奇观彻底崩溃,其中大多数术灵都因为累到极致直接自灭。幽雾可以用绝望威胁疲惫的术灵爆发出120%的努力,但作为代价就是它们必然猝死......但又有什么所谓呢?反正也只是一堆术灵。

    不过这样一来,我终于可以去搞维希一一咚!

    幽雾身体一震,残忍暴戾的脸上居然露出不舍的神色:「再给我十分钟......三分钟,三分钟总可以吧..

    .....一分钟也行,让我跟她说句话.

    他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虚翼也收敛起来,径直地坠入血色的海洋。

    「海风...

    亚修睁开眼睛,轻声呢喃:「确实很舒服。」啪。疲惫到极点的灵魂已经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亚修任由自己坠入无光深海。然而在漆黑的幽深海底,他居然还能闻到浓烈的烟味。

    他看着眼前跟他一起下坠的死狂,忽然有种在澡堂看见债主的感觉。

    「25%,我收走了。」死狂平静说道。

    亚修看着她,眼里带着询问,但没有说话。死狂收敛目光,呼出一个完美的烟圈:「你很快就会知道,你失去了什么。不是力量,不是生命,而是.

    「你自己。」

    当阳光挤进眼缝,亚修下意识发出慵懒的鼻哼声,侧过脑袋避开光线。

    过了一会他鼻子动了动,闻到一股淡淡的蜜糖香气,眼睛睁开一条缝,现在自己正跟女仆面对面,距离近得鼻尖都快要碰到了。

    维希躺在他旁边睡得正香,粉色长发散在枕头上,阳光落到她的脸蛋上,泛起牛奶般的光泽,每一根眼睫毛仿佛都挂着光辉凝结的霜华,跳脱的光辉在小巧可爱的鼻尖上跃动闪烁。

    亚修愣愣看着她,低下头,看见女仆胸衣里两团柔软形成的深邃沟壑。他沉思了一会,决定先看个爽。

    「不摸摸吗?」旁边响起懒洋洋的调笑声。亚修瞬间一个激灵,脸红彤彤地看着维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维希眨眨眼睛,恍然大悟:「不用担心,剑姬她们没在你后面,只有我知道主人你偷看我的身体......不对,你已经算是光明正大看了,就差用视线解开我的衣服。

    「剑姬......」亚修眨眨眼睛,「她们去哪了?」「现在都快中午了,上午她们看你还没醒来,今天又是附近术灵黑市的开放日,她们便过去看有没有合适的术灵。」维希撑着脸颊,「你在地狱的见闻等她们回来再说吧,免得你还要说两遍。」

    「嗯。」

    「你还要睡吗?」

    「......嗯。」

    「要早安吻吗?」维希坏笑道,露出邪恶的小虎牙。

    按理说,维希不应该在只有她和亚修两人的时候开危险的玩笑,因为之前已经多

    次证明亚修是有能力反杀她的。不过维希想了一晚,发现亚修其实是有选择性地反击,相比起'爱',他更多是在'欲'方面让维希手足无措,如果维希非要跟他下流的玩笑,他可是会真的迎战。

    所以维希想试试从'爱'这方面挑逗他,她很确定亚修绝不会表露任何爱意。在她的构想里,亚修要么扭过头拒绝,要么嚣张地迎战,无论哪种她都能进一步试出亚修的底线。

    然而亚修的反应还是出乎她的预料。他睁大眼睛看着她,抱紧怀里的被子,没有说话,抿紧嘴唇,就像是一只放下所有戒备的小浣熊......维希愣住,她还是第一次在亚修眼神里没有看见似有若无的警惕。

    踌躇片刻,她撩起发丝凑过去轻轻啄了一下亚修的嘴唇。很软,很舒服,上次湿吻时她的注意力全被亚修的技巧吸引过去,根本没仔细品尝过亚修的味道。

    但这样根本测试不出亚修的底线,维希眼睛一转,又说道:「轮到你了。

    「啊?」

    「早安吻是互相的,这是礼仪,我给你了,现在轮到你给我了。」维希随口胡扯,双眼直勾勾地关注亚修的态度。

    这次连被动的机会都不给你,果断还是拒绝,让我看看你的底线!

    但亚修既没有拒绝也没有果断,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朝着维希伸出手。他是那么小心翼翼,时刻关注维希的表情,仿佛只要维希露出一丝不悦他就会盖上被子缩成一团。

    他动作僵硬得好像第一次跟女仆亲近,每一根毛发都写满了紧张。

    维希不知为何也紧张起来,一动不动地等着亚修靠近,但心里却产生逃跑的冲动。作为预言半神的她,忽然有种奇异的直觉—一现在是最后的机会,再不跑就完了。

    亚修给了她充足的逃跑的时间,维希每一秒的逃跑欲望都在高涨,但或许出于自尊或者自信之类的想法,她愣是压制内心的冲动。然而在亚修指尖碰到她的瞬间,维希的危险直感爆发到极致,彻底放下无聊的自矜,恨不得像兔子一样蹦起来从二楼跳出去......但她做不到,因为亚修搂住她脖颈,轻轻印上她的嘴唇。

    没有任何多余的亲昵,一触即分,近乎是礼节级别的亲吻,维希都来不及感受。按理说她应该没有任何想法才对,但问题是.......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理由的吻。

    不是为了搜索记忆,不是为了钻研线索,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单纯表达感情的......早安问候。

    「我要去准备午餐了饮料放在床头柜!」

    维希一气呵成起床开门关门,以半神级别的速度逃离了卧室,只留下一句急匆匆的午餐预告,好像她多喜欢做饭一样。

    亚修在床上沉思片刻,拿起床头柜那罐牛奶咖啡,过去打开窗户。外面气温仍然很低,但阳光柔和的暖意随着微风扑到脸上却分开舒适。

    「好舒服。」他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牛奶咖啡,轻声说道:「回来真好。」

    亚修坐在床边,仰头看着天花板的花纹,轻轻哈出一口白气:「她认识剑姬她们......她会陪在我身边一直等我回来......而且,我心里对她确实也有......」

    「也就是说,她应该是我亲近的人......」
同类推荐:
平平无奇大师兄
平平无奇大师兄 黑夜弥天

陆长生很难受。 穿越仙侠世界,拥有一张主角脸。 气质超凡,任何女人坚持不过三秒。 突破境界,就能引来天地异象。 念一首诗,便惊动天下文人。 随便扯两句道德经、庄子、黄庭经,更是引来天花乱坠,万丈霞光,神兽献瑞。 出去随便历练一下,坐骑不请自来,法宝十步一个。 然而就在这种设定之下。 陆长生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在修行上平平无奇。 ----- 本书又名《明明就是主角设定,却是个修行废渣》、《为什么我长得这么帅,修炼这么渣,你们这么丑,修练那么好》、《这种帅气的人生,我一天都不想过了》

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回家养猪去吧

“徐若光选手,请问你在omg打上单的时候经常骂uzi导致被踢,有这一回事吗?”“没有,绝对没有。”“徐若光选手,请问你在加入SKT以后逼faker替补让侯爷跟你搭配这是真的吗?”“啊, 这是可以说的吗?”“徐若光选手,你S10转会滔搏以后逼左手出走,这一定是真的了吧?”“fakenews!”徐若光带上高深莫测的笑容,拉起了手风琴。“徐若光选手,听说你经常给阿水压力让他每天疯狂训练,采访里说被狗上单气晕,这总是真的了吧?”“呵呵,都是假的。”他是联盟里公认的压力小子。他是出走LCK以后夺冠的“叛徒”上单。他是看不惯faker倚老卖老被LCK观众敌视的新人他是动不动逮着懒狗就臭骂一顿的压力怪。但是儒雅随和的徐若光真的很委屈。谁叫他绑定的系统叫压力系统呢?“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回家养猪去吧!”看着对面猪肝脸的小选手,徐若光满意的点头,自己又拯救了一名迷途少年呢。小选手食不食油饼?老东西,你的树脂666!本书剧情丰富!内容精彩喜欢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回家养猪去吧的朋友请收藏下本页吧!您的支持是我们发展的动力-0-112876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 得文公司董事会、彩虹火箭队缔造者、逆属性大师、世界锦标赛冠军…… 传奇训练家陆野,回忆起首次直播时的场景,喟然长叹。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最初的愿望只是破十万订阅露个脸而已。” “我只想恰点钱,从一名游戏区UP主做起。”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本书又名:《五等分的陆野》、《青春期训练家不会梦见神奥冠军》、《竹兰大小姐想让我告白》、《成为世界冠军从主播开始》…… 【融合世界观,平行世界+动画、游戏设定+特别篇】 关键词:精灵宝可梦、口袋妖怪、神奇宝贝、宠物小精灵、特别篇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 会说话的肘子

吕尘带着来自地球的一身LOL技巧穿了! 同样是打英雄联盟,只不过这次,他要变超人!

网游之三国无双
网游之三国无双 沉默的忧伤

一次阴谋的桃花运,毁了他的一生。重生的他,立誓要改变这一切。这一切,都要从一款跨时代的三国游戏开始。游戏中,他机缘巧合的转职成野人,独占神农架,坐拥神农谷,建城争霸!这里有名震天下的历史武将,艳绝当代的历史美女,甚至有着无数国外玩家的虎视眈眈,他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