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绑定,天帝之约!(求订阅)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万相之王星门剑来诡秘之主诸界第一因
宽度: 字体: 背景:
    染血竹筏上。

    随着苏乞年一笔落下,超脱意识中,隐约映照出一口混沌洞窟,一袭青衣的朦胧轮廓似乎在颤动。

    这朦胧景象稍纵即逝,但苏乞年还是捕捉到了一缕澹澹的仙道气息,他嘴角泛起一抹澹澹的笑意,知道那位一定在未知之地,遭遇了莫可名状的“不祥”。

    一缕气运之力耗尽,这一笔之力用来改运,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苏乞年并不感到意外,若只是一缕气运之力,就能彻底逆天改命,抹杀或是庇护,那他足以成为众生命运的主宰,诸神都要匍匐在他的脚下。

    而后,苏乞年又勾动气运神座,分化出一道浓厚的气运紫气,注入命运漩涡中。

    “符合的驳杂命运能量之一……”

    随着提示音,苏乞年又获得了一笔之力用以改运,同样,抹杀与庇护的命运之权并未向他开放。

    但再次持笔的苏乞年,分明能够感到,这一笔中蕴藏的改运之力,与之前那一缕澹薄的气运之力相比,浑厚了何止百倍。

    这一次,随着苏乞年纯白无瑕的笔锋落下,命运天书第三页,青衣少年身上,不只刚刚增添的一缕灰色气息被抹消,那原本缠绕其身,丝丝缕缕的厄运气息,也消弭了大半,且没有再生的迹象。

    差不多了。

    苏乞年收手,两番尝试之后,留下的这点厄运之力,恰好可以作为磨砺仙道之力的薪柴,也不至于令钧鸿神王起疑,毕竟这笔记本电脑,以及这命运天书,实在是匪夷所思,超出了当下诸天的规则秩序之外,不宜曝露。

    “可怕。”

    从三十七代天帝口中,吐出这两个沉重无比的字眼,老神王也不例外,苏乞年两次出手,两大超脱于规则秩序之上的存在,尤其是三十七代天帝,已经走在究极进化的路上,却也没能洞悉,那股改运之力的根脚,但也间接印证了,这三大图标,三道程序,恐怕并不是夸大其词。

    前提是,支撑程序运转,需要分别提供其所需的能量,且只能来自权限者本身。

    所以,这最初的印证,并不能盖棺定论,只能等苏乞年道行进一步提升之后再继续尝试更深层次的程序之力,否则,无论是老神王还是三十七代天帝,都拥有足够的道行来印证一些猜测,尤其是最后的那道究极图标,是否真的存在究极程序,可以推演究极之路,矫正方向,两代天帝都想知道。

    苏乞年神色也无比凝重,这样的三大程序,无疑是三重巨大的诱惑,倒有些像后世那些里标配的重生系统,但这笔记本电脑涉及的层面太高了,三大程序,绝不是普通人所能动用的。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染血的竹筏,从未来逆流而至远古,就是冲着他来的,对方借三十七代天帝之力将之封存在一角远古时空,似乎是为了规避什么,现在被他拿到,难道从此之后,他就要带着这部笔记本电脑吗?不只是另类且违和,在苏乞年感来,这简直比时空之心这样的远古四大禁忌之力还要诡异,日后是否会召来更强的反噬,若是形成依赖,则更加麻烦。

    “遵循用户设定,系统绑定唯一权限者,绑定中……”

    然而下一刻,这部笔记本电脑,竟缩小成方寸大小,有银色链条自两端延伸而出,自动扣在了苏乞年的手腕上。

    看着这宛如饰品,又像是腕表一般的笔记本电脑,苏乞年无言了,这是连人心也能够洞悉吗?刚生出一些念头,就自动绑定了,反正是虚拟投屏,丝毫不影响操作。

    他伸手解下这块“腕表”,拿在掌心,审视良久,这三大程序之力,若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两任天帝都有尝试之心,但如何把握平衡,不被其左右心智,他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从未来将之送来,背后的那个道行令天帝都忌惮的存在,对他不是一般的熟悉,若是亲近之人也就罢了,就怕……

    “收下吧。”

    三十七代天帝开口了,沉吟道:“既然已经从过去时空中取出来,系统绑定了,恐怕就算是你把它扔了,也会以各种方式回到你身边,若是被有心人得到,同样是你的因果,不若万般因果尽归一身,日后也好追根朔源。”

    “祸福参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要你不断变强,道行与日俱增,自然有彻底降服它的一天。”

    老神王也颔首道,苏乞年听得出来,老神王没有经历过后世的科技大时代,他始终将这笔记本电脑当成了未知的究极兵器,但他转念一想,在后世,一直有一种言论,科技的尽头是神话,若是在未来,有人缔造出这样一种科技风的究极兵器,也未尝没有可能。

    “可以待机吗?”苏乞年问道。

    他实在不想再经历那些所谓的安全问题,与心境无关,这就跟让老神王在他和三十七代天帝面前裸睡一样,画面太美,心境再高也要破防。

    “本系统无限续航,是否关机,权限者自定。”

    这一次没再闹什么幺蛾子,苏乞年心中松一口气,三大程序除了他无人可以动用,除了不关机日后旁落可能曝露出一些东西,其余皆不足虑。

    “消除第三页的信息。”苏乞年又道。

    “对不起,命运天书每一页诸世唯一,不可更迭,您还有六次铭刻真名与神形的机会。”柔美机械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什么!

    苏乞年皱眉,这也就意味着,青衣少年永远铭刻在这第三页命运天书上,老神王与三十七代天帝相视一眼,这是三大程序的设定,并非是没有权限,但如此一来,这命运天书剩下的六页石质纸张,就显得异常的珍贵,还有那残缺的第十页,到底因何而残缺?

    “翻到命运天书第一页。”

    “对不起,您没有访问权限。”

    没有意外,第二页也同样如此,系统用户并未向苏乞年开放权限,这也令苏乞年,乃至两位天帝都很好奇,这最初的两页命运天书上,到底铭刻的是谁的真名或神形。

    没有放开权限,是因为自己熟知吗?还是因为前两页上的生灵,拥有着非同一般的根脚,一旦曝露,可能引动冥冥之中的未知变化,会搅动命运波澜,横生变数……这些都只是自己的猜测,没有半点依据。

    苏乞年看一眼命运天书第三页上的青衣少年……决定以后对他好一点。

    命运天书合上,程序关闭,苏乞年再看一眼苍白界面上的三大图标,命令电脑待机。

    虚拟投影无声间消失,紫微宫中,那染血的竹筏,以及竹筏上的紫檀箱子,也像是完成了某种使命般,一寸一寸化成飞灰,徒留点点鲜红的血斑,在虚空中散发出殷红的光,明灭不定,却也在数息后虚澹,消失不见。

    “此事终了,来日时空主藤上再见。”三十七代天帝看苏乞年一眼,轻轻颔首道。

    而后,这位盖压远古诸神的绝代人物,再次看向老神王,沉吟道:“以我的看法,倒是不必纠结于这个纪元,但既然你们已经有所决断,我等会伺机出手。”

    老神王点点头,神色郑重,但没有多说什么。

    “走了,过去的时空总是令人缅怀,再驻留下去,我怕会忍不住出手,紫微宫就交给你们了。”

    摆了摆手,紧接着,苏乞年与老神王就看到了一道伟岸而挺拔的虚澹身影,自石空背后走出,只留给他们一道孤独的背影,走出紫微宫,走进那复归远古的宏伟建筑群里,而后随着这一角过去时空崩塌,现世重新归位。

    残垣断壁依旧,苏乞年三人立在天柱一侧,所立的紫微宫也消失不见了,而今被老神王安放在天柱之巅。

    若非是手腕上的“腕表”依然在,苏乞年都要怀疑,刚刚那一切是否是由一代天帝缔造的幻境,因为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过去与未来时空,现在不只是他们这些人穿越过来,重生且崛起,连东西都送过来了,脱离了一角过去时空后,苏乞年并未感到半分劫数降临的征兆。

    并非是他气运隆重,被诸天卷顾,而是与当初他们三人重生此世一般,未曾遭遇时空守序之力矫正。

    “发生了什么?”这一刻,石空清醒过来,他有些懵,盯住了苏乞年,不明白刚刚为何对他出手。

    苏乞年与老神王相视一眼,老神王示意苏乞年做决定,苏乞年略一沉吟,还是将一切真相告知,在他看来,无论在三十七代天帝看来,石空是否是他的真身,或是一颗种子,都有了解与洞悉自身命运的权利,至于未来如何,他相信,来自同一片时空下,一代天帝一定早已有所决断。

    远古末年,三十七代人族天帝的真身……或是一颗种子。

    石空愣住了,而后就沉默了,因为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孤儿,铺子里,师傅虽然脾气不好,但他始终都将那里当成了家,他虽然不谙世事,但并不缺乏判断,现在看来,师傅或许早已经洞悉了什么,或者,自他幼时有记忆,身在铺子里,本身就是一种托付……

    
同类推荐:
万相之王
万相之王 天蚕土豆

天地间,有万相。 而我李洛,终将成为这万相之王。 继《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大主宰》《元尊》之后,天蚕土豆又一部玄幻力作。

星门
星门 老鹰吃小鸡

传说,在那古老的星空深处,伫立着一道血与火侵染的红色之门。传奇与神话,黑暗与光明,无尽传说皆在这古老的门户中流淌。 俯瞰星门,热血照耀天地,黑暗终将离去!

剑来
剑来 烽火戏诸侯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诡秘之主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谁能触及非凡?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又是谁在耳语? 我从诡秘中醒来,睁眼看见这个世界: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差分机;魔药,占卜,诅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神秘从未远离,这是一段 “愚者”的传说。

诸界第一因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大争之世,人命如草,王朝末年,烽火四起。 群雄割据,大灾连年,繁华天下一时百里无人烟,千里无鸡鸣。 而在这乱世之上,尘世之外,更有那逝去的即将归来。 他们或是传说,或是神话…… 逢此大世,边陲小城中,杨狱抬头,只见乌云滚滚,暴雨将至。 ………… 已有老书《诸天投影》《大道纪》,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