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三千七百一十四章 无忆

宽度: 字体: 背景:
    御桑天皱眉,这点他都无法保证,是否会被震荡记忆由不得他做主,如果没有陆隐等人,他希望被震荡记忆,至于进入宫阙,那只是一种尝试,希望渺茫的尝试。

    现在被永恒盯上,陆隐肯定也会报复,一旦被震荡记忆,他都没把握自保。

    想到这里,有些后悔了,不该对陆隐出手。

    他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

    老首看了看三人,又出手了,现在他位置很尴尬,超越了所有人,一旦出手的平衡被打破,他的位置就很扎眼。

    果然,御桑天看了过去,永恒,陆隐,都看向老首。

    什么话都没说,但带给老首的寒意却很重。

    霜刀等人面色难看,老首如果走的更远,联合不到一起,他们就危险了。

    那三人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解决他们。

    老首停下了,不再往前走,等霜刀他们。

    霜刀他们松口气。

    御桑天他们目光也收回,继续。

    不久后,陆隐与老首齐平,赞叹:“这就对了,别跑太快,不然御桑天肯定出手。”

    “多谢提醒。”老首道。

    “你们好像很好奇我刚刚看到了什么。”陆隐开口。

    永恒,老首他们都看向陆隐:“你会说?”

    陆隐道:“为什么不呢?看到的跟我又没关系。”

    在众人目光中,他慢悠悠道:“我看到了一方宇宙被重启。”说到这里,对着老首他们一笑:“是意识宇宙。”

    老首等十三天象面色大变。

    御桑天看过去。

    陆隐依然盯着老首他们:“你们不是这方宇宙第一批生物,究竟是第几批生物我不知道,但我确定被重启的就是意识宇宙。”

    “如何确定?”霜刀问。

    陆隐指了指前面宫阙:“我看到了它。”

    霜刀他们面面相觑,他们不信陆隐的话,既然宇宙重启,这宫阙怎么可能还在,但又无法反驳。

    “我猜,此前我们看到的所有记忆,或许都属于意识宇宙,这宫阙会不会就是意识宇宙因果循环的起源或者终点?”陆隐说出了一个难以理解的猜测,但在这绝壁之上的都是高手,也都能理解这番话。

    每一方宇宙都存在因果,这是唯有达到渡苦厄层次才能看清的真相。

    然而因果源自哪里?没人知道,宇宙与宇宙之间如何产生因果?因果是否相交?这些都没人知道。

    而眼前,这意天阙内存在诸多记忆,本就无法解释。

    如果将这些记忆看成过往的因果,是否更容易理解?

    记忆,等于因果?

    陆隐是瞎说的,局面越混乱越好,他要给意识生命危机感,否则这些意识生命容易临阵倒戈。

    永恒收回目光,继续朝前走去,他才不信陆隐的鬼话。

    御桑天同样不信。

    老首深深看着陆隐:“阁下是因为领悟了因果一道,所以才有这番猜测?”

    陆隐背着双手:“可以这么说,因果一道博大精深,我也只是略懂皮毛,这宫阙,或许就是意识宇宙因果的起源与终点,一旦打破,这方宇宙的

    过往痕迹就都不存在了,就跟要重启宇宙需要打破这方宇宙序列之弦一样。”

    说完,他看向永恒:“你觉得呢?”

    永恒点头:“可能吧。”

    “那要不要联手先解决陌上?他不讲规矩。”陆隐提议。

    永恒看向陆隐:“又来?”

    他们看向老首,老首叹息,彼此早已没了信任,还打什么打?

    御桑天都没朝这看,永恒与陆隐永远不可能真的联手。

    时间又过去不知道多久,众人齐头并进,朝着宫阙而去,谁也不敢冒头,生怕被另外三方盯上。

    而这一日,老首受到记忆震荡,瞳孔涣散,怔在原地。

    陆隐突然出手,隔空抓向溪闻,五指落下,恐怖力量令溪闻周边直接被清空。

    溪闻呆呆望着力量降落,她第一次正面体会到如此恐怖的力量,非人的力量。

    砰的一声,侧面,御桑天与永恒同时出手,拦住了陆隐一击。

    陆隐看去。

    两人也盯着他。

    这时,老首回复,身体一晃,察觉不对,看向陆隐他们。

    “你们反应倒挺快。”陆隐淡淡道。

    永恒失笑:“谁也不敢无视你啊,陆主。”

    御桑天声音冷漠:“你早盯上那个女子的剑意,谁看不出来?”

    陆隐耸肩,看向溪闻,笑了笑:“别在意,试试而已。”

    溪闻紧盯着陆隐,充满警惕,她差点被重创,试试而已?此人极度可怕。

    老首盯了眼陆隐,没有多说什么。

    彼此都在猜忌,谁对谁出手都正常。

    有了这次出手,接下来,众人更谨慎了。

    尤其是十三天象,面对另外三方,他们必须联合,怎么看怎么弱势。

    接下来很久一段时间,他们都没再遭遇过记忆震荡,也或许并不久,只是记忆承受的压力让他们分不清时间概念。

    此时,他们距离宫阙已经越来越近了,远远超过之前那些九霄宇宙修炼者。

    地面上有人行走过的痕迹,九霄宇宙有人比他们走的还远。

    这很正常,陆隐就没用全力,如果不是顾忌周围,他早可以走的更远了。

    不过大家都一样。

    越接近宫阙,越会有人承受不住。

    归少卿首先就承受不住,难以前进,他的状态引起所有人注意。

    记忆之弦绷断是什么感受?失忆?远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眼看着归少卿仰面栽倒,瞳孔完全失去焦距,就跟白痴一样。

    老首望向后方那几个被他们抓住的九霄宇宙修炼者。

    那些修炼者被控制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就是你们说的,无忆?”

    那几个修炼者点头:“记忆溃散,如同白痴,什么都不记得,要缓一段时间才行,让记忆重组。”

    归少卿躺在地上,口水都流下来了,确实跟白痴没什么区别。

    看着这一幕,溪闻他们脸色发白,如果他们都变成这样,岂非任由敌人所为?

    老首也想到了,他很自信还可以接近宫阙,但其余十三天象

    承受不了了。

    陆隐皱眉,居然这么惨,比想象的还惨,无忆的状态吗?他看了看老首等十三天象,溪闻,揽回锋都有了退意,他们感受到自己濒临极限,难以寸进,但老首还想前进。

    等于已经开始淘汰了,偏偏承受记忆压力的同时,不禁武力。

    老首还敢前进吗?继续前进,他只能单独一人,其余十三天象应该不会动了。

    平衡被打破。

    老首不可能眼看着自己等人接近宫阙,至少他会对御桑天出手,御桑天走不了,也肯定会拉着永恒和自己。

    当归少卿倒下的一刻,代表所有人都无法前进。

    四方平衡就跟一道枷锁,锁在所有人身上,谁都动不得。

    即便强如御桑天,此刻也只能停下。

    而就在这时候,绝壁下出现了一道身影,引得陆隐他们看去。

    灭无皇?

    出现在绝壁下的正是灭无皇。

    灭无皇一脸茫然看着四周,然后就看到了陆隐等人,张大嘴:“我++,怎么哪儿都有你们?”

    御桑天,陆隐,都是让他忌惮乃至恐惧的存在,而老首他们这些十三天象也不好惹,还有一个永恒,虽然灭无皇没见过,但看架势就不简单。

    他苦着脸,完了,又落到这帮人手里了。

    陆隐目光一闪,在绝壁下可以离开意天阙,那也是唯一离开意天阙的方式,但必须要承载记忆之后,否则不会知道怎么离开。

    就跟游泳一样,学会了就是学会了,如同本能。

    灭无皇此刻还不能离开绝壁下,看他悲苦的表情,显然是不知道绝壁无法攀登,自然是第一次来这。

    想到这里,陆隐开口:“好久不见了,灭无皇。”

    灭无皇原本一脸苦涩的表情,在听到陆隐说话后,强行挤出笑容,很是献媚道:“这不是三当家嘛,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三当家,你去哪了?我们进了茅屋后怎么分开的?三当家千万别误会,我没有逃,绝对没有。”

    永恒看着绝壁下灭无皇那张生搬硬套的笑容,此人之名,他听过,在灵化宇宙是无赖的代名词,而战舟降临炬火城后,他也知道此人在炬火城做的事,不得不说,很没品。

    老蝾螈比他好太多了。

    老首他们不关心灭无皇,只是警惕盯着御桑天。

    “你没跑?那怎么突然消失了?”陆隐语气渐冷,有些不满。

    灭无皇生怕陆隐出手,急忙解释:“没跑,绝对没跑,三当家你想啊,如果我跑了怎么还会来这,见鬼的破地方,我根本出不去,三当家你一定要相信我的德行,本灭无皇行走宇宙靠的就是德行,德行走天下说的就是我。”

    陆隐点头:“好,勉强信你。”

    灭无皇松口气。

    陆隐继续道:“你说你见过类似星蟾的蛤蟆,怎么回事?”

    提到这个,灭无皇少有的严肃了起来:“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不是恰好碰到那只蛤蟆,我还真想不起来。”

    “怎么说呢,要从我跟无皇那不要脸的第一次碰面说起,曾经…”

    绝壁上,众人静静听着,没人打断。

    
同类推荐:
我的成神日志
我的成神日志 大力宝

一场意外让苏浩获得无限转生的能力。 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每次转生都活不过五岁? 世界很危险,对儿童很不友好。 苏浩定下了第一个小目标——成年。 “我怎么可能连成年都做不到!” …… 苏浩在百万年的时光中,一次又一次的轮回,获取足够多的知识后,他找到了成神的方法。 这是一个凡人的成神之路。或许……你也可以!

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会修空调

警察同志,如果我说这是一款休闲治愈系游戏,你们信吗?

春日宴
春日宴 白鹭成双

养面首、戏重臣!嚣张跋扈、祸害朝野长达八年的丹阳长公主李怀玉薨了,薨在新皇登基这一天,七窍流血、死状极惨。 百官庆贺,万民欢呼:恶有恶报!死得好啊!然而头七这天,丹阳公主借尸还魂,成了白府的四小姐。 什么?这白四小姐是个傻子?无依无靠?还要被人抢亲事?怀玉拍案而起:“真是岂有此理!”斗智谋一鸣惊人,呼风雨万人相帮,有她丹阳公主在,还怕改不了这傻子的命数? 只是,谁能告诉她,翻个墙而已,为什么会压到紫阳君江玄瑾?…… “君上爱过谁吗?” “爱过。” “怎么爱的?” “开始的时候,想尽一切手段,也要让她魂飞魄散。”结束的时候,用尽所有办法,只愿她能功德圆满。

从红月开始
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

红月亮出现在天上的那一刻开始,全世界的人都成了疯子。除了我!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系统,积分能兑钱吗?” “不能。” “干,那我要你何用!” “本系统能让你当上学霸,全人类的爸爸那种,你还要钱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