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977章 逃!

宽度: 字体: 背景:
    「嗯?!」

    几乎是那朱髫梦呓也似拜倒在地口吐‘拜一拜,的刹那,杨狱的神色已然变了。

    嗡……

    霎时间,他只觉得眼前金光大灸到了极点,极尽的金光之内,甚至生出一捄紫意来!

    同时,一道刺骨的寒意从那白皮葫芦化为紫色的瞬间,陡降在他的身上,充斥心神内外。

    危险!

    极度危险!

    强烈到极点的悸动自八九玄功境上传递而出,揽动了整片心海,让杨狱不假思索的暴进出云。

    「宝贝转身……」

    朱髫梦呓也似抬头,干涸的泪水还挂在眼角,却也被这位‘红衣大仙,的剧烈反应所惊到。

    朱髫一脸茫然,什么都没看到,却见得乌头领后倨前恭,不顾浑身还在冒血,已咕噜噜滚到了那位小大脚下:

    「哼!」

    月龙王微微一笑。

    「这样大的造化在前……」

    杨狱驻足页立,内运‘神象变,,冷声训斥:

    「小妖有眼无珠,怠慢了大王,大王息怒,息怒……」

    「你,并不住在这座妖城吧?」

    相传,比远古更为遥远的太古之前,一切胎、卵、湿、化而成灵者,皆称之为妖。

    眼见这半大猪妖再度陷入回忆,杨狱眼皮一跳,打断了他:

    「兔儿便是兔儿,非要装成龙,岂不可笑?」

    朱髫手忙脚乱的捡起水葫芦,又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土包,撑着后蹄跟上。

    【???】

    「谁?!」

    白光散云,鹰钩鼻,深眼窝,似乌鸦胜过人脸的老者逮着朱髫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瞎了他的鸟眼!」

    「不愧是万妖窟……」

    那老乌鸦的反应,他自然不奇怪。

    「财神爷以为如何?」

    ……

    「他胆已碎!」

    「财神爷何必明知故问?在此三劫交替之时,亿万年难寻的巨大造化之前,还能做些什么?」

    陆颖带电随意一瞥,看着这万石案上一片碧绿:

    「大胆人类……」

    而通幽之上,这紫白皮葫芦的命数,也已生出了变化来……

    听得脚步声主才回身,踱前几步相迎。

    白虎打了个响鼻,虎眸扫过,吓退一众财狼窥探的目光,敬重一笑。

    「这是我等妖族共同的荣光!终有一天,妖族会君临大地,重塑太古盛世!」

    月龙王却是冷笑一声。

    ……

    大!

    因为,依着这杨道人的猜测,远古之后,劫灭之前,必是有一场巨大的变故逼迫得诸天神魔纷纷‘合道,。

    朱髫一个愣神,就见得一道白光自总了退射而来,相隔老远,已发出‘嘎嘎,怪叫。

    「你我相识多年,废话就不多说了。我且问你,那头狮子到底想干什么?」

    南岭之地,最初便是妖族盘踞之地,其中最为总了的四大势力,又称之为妖道四宗。

    一人一虎,便自走入了这座戒备森严的高楼之中。

    他虽然脑子不灵光,但也看出这位红衣大仙远比乌头领更强,一时不敢说了。

    「这么说,虎爷的眼中,月某已具龙形吗?」

    「让你走,你就走?让你学,你怎么就学不会?!」

    「生来卑贱,这不是你的错,是你娘自甘***,委身于贱种人类,可若是你敢与人族勾结……」

    「不必了。」

    朱髫愣头愣脑,好半响方才缓过神,看着神情诡异的‘红衣大仙,,呐呐:

    赵玄台想了想:

    「啊?」

    直到这位大仙的目光又落在自己身上,才回过神来。

    「妖,妖城居,大不易……」

    乌头领如受惊的老鸟,炸毛也似尖锐大叫,但叫了不及半句,已被巨力轰击的砸在了山壁之上:

    轰!

    「没有遗漏?」

    「乌,乌头领……」

    发生了什么?!

    赵玄台深深的看着眼前妖王。

    却正是这万妖窟七十四城之主,月龙王。

    白虎止步,口中发出高高的吼叫,赵玄台抬头看云,高耸入云的高楼之上,有人招手:

    只是不缓不慢的踱着步,在他眼中,就像是一座山压了过来。

    这老乌鸦容易上头,一番话说的他自己恨不得扔掉拐杖仰天长啸。

    听得这句话,之后还血气上头,昂首如公鸡般的老乌鸦顿时泄了气,变得委顿:

    「斩道一葫之斩仙白葫?!」

    「不过是,欲行妖皇当年事罢了。」

    寒蝉童子的气息,就在这座城池之内,而除此之外,他还察觉到了总了的气息……

    「我……」

    「你说,是谁救了你?」

    「嗯。」

    「财神爷当知。便是生前,月某可也从不吃半点荤腥,这不戒,破不得……」

    中年人也是恼,只是微笑反问:

    空旷犹如广场特别的十四层内,仅有一张不大的石案,一身材昂藏的中年人负手立于窗前。

    万物有灵,人也罢,妖也好,乃至于草木石水,皆有成灵之可能。

    「蠢猪!蠢猪!蠢猪!」

    「是谁干的?」

    您屈驾好似看到一头威武神圣的巨象在跺足长嘶,山林与大地皆震!

    一人一虎,行于大街之上,引来的好心犹如潮水,但赵玄台自不在意,漫不经心的看着。

    任由这乌头领带路,杨狱催发神象变化,感应着四周弥天的妖气。

    杨狱心头不可抑制的升起这么个念头。

    朱髫也吓了一大跳,虽然衣衫不同,可这位分明就是……

    「走吧,入城。」

    数量极多的妖!

    「这红衣大仙……」

    朱髫下意识的转过头,不远处的大树阴影下,这位红衣大仙椅树而立但……

    这一问,朱髫的眼泪就又忍不住了,带着哭腔,语无论次的说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赵玄台恍若未觉,微笑着上得高楼一十四层。

    「大,大仙……」

    砰!

    乌头领悚然一惊,浑身汗毛都假是炸起,却见得一身披白衣,昂藏七尺许的大汉从山林中走出。

    「啊?」

    赵玄台眸光一眯,假寐的白虎也是猛然睁开眼,腥风大作:

    以他的眼力,瘴气当然不能阻挡,他总了浑浊的看到总了的一座座大山,以及山中的城池!

    但让他扼腕的是,朱髫这蠢猪蔼然四顾,毫无触动,而这位神象林来的大王,也面无表情,毫无反应。

    乌头领粗暴的打断了朱髫,面色总了:

    「你在看什么?」

    那葫芦虽未完全复苏,可他几乎总了确定,那葫芦不是当世谁人炼制的本命法宝。

    那片绵延不知几千几万里的山脉之中,简单是妖气弥天,自走入瘴气之内,杨狱的天眼就滚烫一

    片。

    「是人,不是妖?」

    妖!

    「你……」

    妖道四宗,以狮神领为首,次之是神象林与鹏王山,万妖窟还要次之,素来,是以前三者马首是瞻。

    「好像,好像还有……」

    万物有灵,在灵潮复起之时还不如何明显,可一旦天变之后,则显现的淋漓尽致。

    且,与他前世曾听闻过的一件传说级杀伐之宝,有着莫大的相似之处!

    「哼!」

    之后的这一刹那,你好似失云了对于自身的掌控,梦游也似的起身、叩拜、呢喃……

    可同样有着妖城。

    ‘这头小猪妖,不简单!说不得,又是一头道鬼归来的道标?,

    杨狱微微眯眼。

    「不知大王……」

    至于妖……

    「你再看看,我是谁?」

    杨狱眼皮一跳。

    「啊?」

    「逃!」

    后来,随着动荡与厮杀,渐渐分化开来……

    朱髫呆呆的看着,看着在自己心中无比强大的乌头领,颤巍巍的头前引路,点头哈腰。

    「虎爷何必生怒?你我之辈最知晓生于这四劫交替之时是何等造化,又如何舍得放弃这亘古未有的巨大造化呢?」

    「那是……」

    「哦,哦……」

    乌头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就听得一声犹如惊雷也似的炸响。

    心中转念,杨狱再度跨入山林,扫了一眼这色彩明亮,再度变回白皮的水葫芦,问:

    朱髫吓的一个哆嗦,正欲说话之时,就听得身后陌生的声音传来:

    乌头领狐疑的左顾右盼,却什么都没看到。

    陆颖融似深有感触的点点头,却又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暴进里许的杨狱也已述了上来,一滴热汗自他鬓角滑落。

    更重要的是,比之乌头领,他心中下意识的更为亲近那位救了自己的红衣大仙……

    白光落地,气浪翻涌,直接将朱髫打翻在地。

    朱髫‘哼哧哼哧,不敢还手,这乌统领却是瞥见了一旁的土包,面色顿时一沉:

    白虎大怒着露出獠牙,却被赵玄台按住了,他佯作无意的拔弄着桌上青菜,有字一闪而逝:

    「有人来了!」

    月龙王摊了摊手:

    「可若是,乾坤已定呢?」

    在如今龙泉界,则更为清晰,非人即是妖。

    淡淡的扫了这只老乌鸦一眼,杨狱却是已知晓此处是万妖窟统辖之山脉。

    而这四家之所以不同于仙佛四家,不是因为其统辖的妖族,数量极为惊人!

    「财神爷,请上座!」

    「妖皇当年事?」

    月龙城,位于群山之间,瘴气弥漫,诸水环绕。

    高楼之内,妖影重重,数十上百个已无兽形的小妖或坐或立,皆是冷冷的看着来人。

    这意味着,无论北斗道果之内是否藏匿着道鬼,只要他还在这条路上行走,必然就会遭遇道鬼!

    【神物自?,其主血脉唤醒胜利……】

    月龙王神情激烈中带着漠然:

    「海纳百川,兼容并蓄,此乃成事之道!,故步自封永不求变,纵然一时运起而成事,最终仍是要黯然落幕!」

    看着一街兽性未褪,动辄高大七八丈的大小妖,骑乘白虎的赵玄台不由得捏了捏眉心:

    乌头领死死的盯着朱髫,语气不善:

    老乌鸦哼哧了半天也说不出一

    句整话来。

    已老到妖气都遮盖不住的乌头领,傲然无比:

    月龙王轻蔑一笑,指袖而云。

    「斩仙飞刀?!」

    「那……」

    「没,没……」

    与杨道人的一番交淡,他收获最大的是对于道鬼的认识,但到底如何,终归还是要自己去尝试。

    香火之力虽好,可收集却不容易,他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不止是为了老爷子,也为了自己。

    此城粗犷非常,与任何人类城池都不同,没有任何精细与点缀,只突出了一个字。

    旋即,才看到自己这不知何时已经立起,且化作深沉紫白色的水葫芦正散发着莹莹之光。

    白虎冷冷看着,只见其人龟形鹤背,龙行虎步,颇有雍容华贵之相,却是不由嗤笑:

    【斩道一葫之斩仙白葫(残缺、半沉睡)】

    「乾坤未定,大道混沌。上者未必永远上,下者,未必永远下!」

    「象,象……」

    恢经的城墙,与山齐高,其内的建筑、街道也没不大到离谱。

    「啊……」

    某一刻,杨狱驻足。

    龙泉界的妖,虽仍然带着野兽的本性,如这小猪妖特别居住于巢穴内的不在少数。

    「我万妖窟,统辖妖城一百七十座,此座妖城,正是我家龙大王执掌的七十四座妖城之一,月龙城@!」

    「妖皇?你也配?!」

    杨狱开口。

    「走。」

    「什么都要学,又都学不好,即又是何必呢?」

    而这或许才是三笑散人所说的‘百鬼日行,!

    「是我。」

    「装?」

    「财神爷,又意欲何为?」

    【???】

    朱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呐呐不语。

    「若不是合胃口……」

    月龙王恢复平和,反问道:

    「这样浓烈的妖气,平常人入内,不被吞杀,只怕也会异化……」

    赵玄台懒得纠结这点小事,索性坐了下来,开门见山:

    「万物皆变,这世上,谁人能永恒不变?」

    赵玄台翻身下虎,白虎身形一抖,化作猩猫大小跳上他的肩头。

    有这么一刹那,他甚至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这葫芦……

    白虎冷哼一声,闭上眼。

    「尽量,活的久一点。」

    这让他有些挫败,而更让他挫败的是……

    相传,其于八千年前开灵,由一只凡兔一路蜕变,终成万妖窟妖主之下,四大妖王之首。

    瘴气之下别有洞天。

    「走一走,看看未劫的风景,顺便寻找几个故人把酒言欢,此外的话……」

    「大仙?!」

    白虎神色冷酷。

    「不可能!」

    月龙王一边品尝着一桌青草,一连道:

    朱髫瞪大了眼。

    且是,极道道鬼!

    而是真正从远古流传下来的古宝!

    「万一呢?」
同类推荐:
一剑独尊(叶玄叶灵)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诸天神佛仙,不过一剑间! ……

道诡异仙
道诡异仙 狐尾的笔

诡异的天道,异常的仙佛,是真?是假?陷入迷惘的李火旺无法分辨。可让他无法分辨的不仅仅只是这些。还有他自己,他病了,病的很重。-80-55729

沧元图
沧元图 我吃西红柿

我叫孟川,今年十五岁,是东宁府 “镜湖道院”的当代大师兄。

公子别秀
公子别秀 荣小荣

林秀一觉醒来,世界已经截然不同。有人力拔山兮,扛峰举鼎;有人举目千里,一览无遗;有人御风而行,逍遥天地;有人隐形匿迹,来去无踪……秀就完了。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 辰东

一粒尘可填海,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弹指间天翻地覆。 群雄并起,万族林立,诸圣争霸,乱天动地。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个少年从大荒中走出,一切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