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最接近的……】

Word模式

上班族必备
热门推荐:我在1982有个家饲养全人类余罪我是大玩家黄金瞳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三百六十九章【最接近的……】

    说起来,陈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着大信念和大信仰的人。

    不够高尚崇高,但保留着一些基本的良知和责任感——也就仅此而已了。

    为了人类文明抛头颅洒热血这种事情,以陈小狗的性子是很难做出来的,或者说,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认知,觉得自己多半是做不出来。

    无论是南美巴西之行,还是南极之行,都只是陈诺对于自己身为人类之中佼佼者,这个群族进化之中的先行者,觉得自己应该尽一份义务:在地球上潜伏着这么一个可怕的并且具有巨大威胁的东西存在,总得有人站出来做点什么吧。

    那么,自己身为掌控者,如果不做点什么,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仅此而已。

    大体上,心态类似于:试一把,成就成,不成的话就跑回去苟起来,但至少自己也尽力尝试过了。

    从这一点上,陈诺确实不够高尚。

    他比不上亲爱的达瓦里希·瓦内尔。至少毛熊汉子是真的拿命在拼,为信仰牺牲。

    甚至于,他可能还比不上那个成天到晚没个正形的妈惹法克·太阳之子。至少小饼干老混蛋,已经为了诺亚方舟的信仰,拼了一辈子。

    虽然满嘴怕死保命,但老头子是真的实际行动上拼了一辈子的命。

    非要说信仰的话,陈诺觉得自己可能没有。

    Emmmm……也许有吧。

    上辈子也好,这辈子也好,陈诺从来都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走运的人,糊里糊涂的得到了能力觉醒,糊里糊涂成为了一个超强的顶级高手,命运使然罢了。

    所以,他的心态上也从来都没有别的能力者那种“不把自己当人”的想法。

    他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人类。

    只不过,因为得天独厚的眷顾,得到了超强的能力,让自己可以活得更痛快。

    信仰这种东西,距离他还有点远。

    也许……一定要说的话……

    红烧肉一定要配上白米饭,是信仰。

    可乐一定要加冰块,也是信仰。哦对了,还必须是可口可乐,百事的不好喝。

    有人说,不加冰块行不行,放冰箱里镇一镇,不也一样是冰的么?

    陈诺会回答:不行!!

    不加冰块的冰可乐,是没有灵魂的。

    ·

    然而陈诺现在觉得自己可能就剩下个灵魂了。

    “选中者,不许出去……选中者,选中者……”

    陈诺拼命的思索着科洛话语里透露出来的讯息。

    科洛似乎很满意陈诺不再来烦他,乐得这个家伙保持着安静。

    ·

    选中者,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好吧,陈诺先从自身开始界定,自己第一次被称呼为选中者,是西德那个家伙说的。

    他看出自己的不同,是因为……

    自己见过母体,和母体接触过,然后莫名其妙的成了选中者。

    那么……选中者的标准,或许就是“和母体接触过”??

    那么……

    嗯?!!

    不对啊!

    陈诺忽然意念翻滚起来。

    ·

    “又想干什么?”

    科洛感应到了陈诺意念的释放。

    科洛恼火的做出了反应:“不是说了,我满足你的好奇心,你就安安静静待在这里么?”

    这次却轮到陈诺不回应了。

    他只是一声不吭的凝聚着能量,然后沉默着,将意念释放开来,驱使着那团雾气横冲直撞。

    “混蛋!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出去么!”科洛不屑的释放意念,立刻展开了反击,庞大的雾气四面堵截着陈诺,将陈诺的每一股释放出去的意念都毫不犹豫的狠狠挡了回去。

    但是这一次,陈诺却一声不吭的,甚至不知疲倦的,强行将力量凝聚在一团,勇敢的和科洛对拼。

    终于,双方激斗了不知道多少次后,科洛再次打破了沉默。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样的做法是徒劳的,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远比你强大的多。”

    这一次,陈诺打破了沉默,回应了。

    他只说了很简单的两个词:

    “哦?是么?”

    这个意念里,似乎待着嘲讽,带着不屑,带着一丝仿佛看破后的讥诮。

    科洛:“……”

    ·

    两团正在交战的“雾气”,忽然全部散去,尽数收敛了起来,这个空间似乎一下就回归到了那种最彻底的宁静,一片混沌。

    沉默了良久,科洛才低声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其实早就该发现了。”陈诺叹了口气:“被你欺骗了这么久,也算是我够愚蠢的了。

    从一开始,你和我说你是一个亡魂死鬼开始,就已经再给我做心理暗示。

    你坑了我,打破了我的传送,让我被陷在这里。

    我失去了五感,只有意识存在,然后你再和我对话,就让我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是一个‘灵魂’的状态。

    我以为自己是传送的过程里,被你抓进到母体之中。

    然后,我自然而然想逃出去。

    但其实,从你破坏了我的传送,把我弄成这个状态后,你就已经对我做了手脚了吧?

    你其实已经侵入了我的意识空间里,掌控了我的意识波动,然后……你一直在和我玩一个小把戏。”

    “什么把戏?”

    陈诺再次叹了口气,缓缓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曾经被人恶作剧过一次。

    我有个表哥,比我大几岁。每年暑假的时候,我都喜欢去他家里玩。

    不为别的,因为他家里有一台游戏机。那种超级玛丽飞车。

    每次我吵着想玩的时候,表哥都不耐烦陪我这么一个熊孩子——因为我技术太差了,每次玩一局很快就挂掉。

    于是表哥为了让我玩久一点,不去烦他,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来。

    他在游戏里弄了一个他自己打通关的游戏记录回放。

    有一次,我玩的时候,其实他根本放的是一段游戏记录的回放。

    我却被骗了。

    我以为自己在操控屏幕里的那个小人:遇到坑了,要跳过去,遇到乌龟的,要踩上去,遇到蘑菇了,要顶过去,遇到怪物了,要快跑掉……

    我拿着手柄玩的不亦乐乎,但其实我没意识到,我根本就是对着一段游戏的录像再操作。

    之所以能骗过我,是因为,我的意识也会跟着游戏录像里的情况走。

    我只会惊讶于自己那次的状态这么好,遇到坑要跳的时候,我总是能跳的那么恰到好处。

    遇到乌龟要踩的时候,我总是能操控着小人踩的特别准。

    遇到蘑菇要顶的时候,我总是能一下顶出。

    遇到怪物的时候,我也总是跑的很及时……

    其实哪里是我状态好,根本就是我再看着别人的游戏录像,根据游戏里的情况按手柄,还以为是我自己操控的!”

    科洛不说话了。

    “你很精明,也很狡猾。”陈诺苦笑道:“你一开始就给了我一个,你是‘守门人’,我是‘越狱者’的心理暗示。

    然后故意再我意念波动的时候,弄出一团类似于‘雾气’一样的能量来。

    然后你再演示出一团代表你的力量来。

    双方你争我斗,拼的不亦乐乎。

    你让我以为,这一切是我自己在操控!

    你‘给’了我一种‘逃脱的方式’,让我的思维被局限了,局限在了这种:‘操控能量突围,突破你的能量堵截’这种方式。

    甚至于,你为了让我更沉迷这种方式,还给我埋了一个坑!

    你让我发现每次突围后,这种能量似乎一点点的在增加,让我误以为自己找到了什么窍门,还打算卧薪尝胆暂时潜伏着去阴你一手……

    你根本就是在麻痹我,拖延我,误导我!

    然后一次次的,你其实在‘演示’这种突围和堵截之间的斗争。

    而且故意在之前那次,展现出了你其实能量比我大的多的多,让我那种还想隐藏实力来阴你一把的想法,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你用这种方式试图打击我的心态和自信,摧毁我的希望。

    但其实……

    根本不存在什么‘我操控力量突围,你操控你的力量堵截’这种事情!

    一切都只是你给我播放了一个画面而已。

    只不过,你侵入了我的意识空间,麻痹了我。你预判了我的情绪波动,窥探了我的想法。

    当我意识想突围想反抗你的时候,你就演示出一团能量来突围……仿佛是我自己操控着自己的力量……你窥探着我的每一个意识,然后顺着我的意识来演那团能量,让我以为是我自己在操纵……

    但其实,根本不是!

    是你自导自演而已!”

    科洛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你是已经彻底疯掉了嘛?还是你觉得你不可能从我的堵截之下跑出去,所以你彻底绝望了,才会想出了这么一个荒唐到极点的念头?”

    陈诺却丝毫不为所动,冷冷道:“哦?否认么?”

    说着,陈诺冷笑道:“那么就来试试好了,既然这团弱小的雾气是我的力量……那么我操控它做什么都可以对吧?”

    “……”

    “有意思,那就先给我化成一行字好了!

    让我想想,就化成:科洛家族是脑残,傻逼,无耻下流卑劣之极,是人类之耻,是人类的叛徒,是投靠了母体,背叛了诺亚方舟的人奸!”

    随着陈诺的诉说,那团雾气,渐渐的幻化成了文字……

    开始变成了“科洛家族……”

    但是很快,几个单词后,雾气崩掉了!

    科洛愤怒的咆哮着:“混蛋!!我们什么时候成为人族叛徒了!科洛家族从来都是视信仰为生命!!科洛家族历代祖先,都……”

    陈诺:“哦~~演不下去了么~~”

    两团雾气同时消散掉了,却只留下了科洛愤怒的咆哮意念。

    “狡猾的小子,被你识破了又怎么样!你还是没办法从这里出去!”

    陈诺:“你说的‘这里’是哪里?”

    “…………”

    “从一开始你就骗我,说我们是在母体之中。

    然后就是自导自演的那一场大戏,让我的思维被局限住了。

    哎……其实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太过于相信精神意念的感知了。

    这也是我们这种能力者最大的盲区。

    总觉得意念一动,操控着某样东西就按照自己的意念来驱动。

    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了习惯,也成为了下意识的定势。

    却没想到,在这个上面被钻了空子。

    那么,现在跳出局限之后,很多事情就不合理了起来啊。

    比如……科洛,老混蛋!

    你如果这么牛逼,能把我弄进母体里来,那还了得?

    母体都被你这么操控了?母体是死的嘛?让你想随便拉别人的意念进来就进来的?

    你若是有这个本事,消灭基地里的那些怪物,还需要我帮忙么?”

    科洛哼了一声:“你自然是在母体之中,你我都在母体之中!就算你猜到了我之前一直在耍你,但你依然和我一样!

    我之前不让你出去,是因为,一旦你试图逃脱,就可能把母体惊醒。”

    “哦?

    你有本事把我弄进来,母体没醒。

    我出去母体就会醒了?

    这个地方若是还有母体存在的话……

    那么基地里的那些怪物!那个爆炸,还有最后的毁灭,母体早就该醒来了吧!”

    科洛反击道:“所以呢。你以为这里没有母体?一切都是我编造的么?

    那么那个超低温能量场,难道是我弄出来的?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这个世界上,哪怕是顶级的掌控者也做不到这种事情。”

    “有是本来有的。”陈诺幽幽道:“只不过,后来,就没有了。

    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科洛先生。”

    科洛不说话了。

    陈诺:“那么回到刚才的问题。

    你所谓的‘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让我想想……

    你渗透了我的意念,窥探了我的意念波动,能做到这点,那么就不太难猜了……

    所以,科洛,我们其实不在母体里,对吧?

    我们,其实是在‘我’的意识空间里!

    你蒙蔽了我的感知,让我以为自己坠入了一个陌生的空间里。

    但是呢,很不巧的是,我恰好对这种事情,是有一点点的经验的!

    如果是在一个失去了我本体,纯粹让我意识存在的空间里。

    那么我的意识,也就是我的灵魂,应该是像无根之水一样,会慢慢的耗尽!

    但是你给我演示,我们对抗了几百次了,我的意识力量却没有减弱或者消散——所以,足以证明你骗了我。

    既然我的意识没有消散和减弱,那么也就是说……

    我,此刻,还存在于我自身之中!”

    说着,陈诺释放着意念:“我们其实,一直都是在我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对吧?

    只不过,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蒙蔽了我的精神力,让我无法做到内视!

    就像是人被蒙住了眼睛,眼前一团黑。

    你把我蒙蔽在这里,我无法感知到自己的意识空间,无法感知到外界自己的身体,才会让我被你误导,以为自己在什么母体之中。”

    “荒唐的猜测。”科洛冷冷道:“小子,你是绝望了吧,才会生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来。”

    “荒唐么?”陈诺低声道:“我确实现在感知不到任何东西……之前你欺骗我,让我感知到自己的‘力量’,也就是那团雾气,是假的。

    而实际上,你也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

    就像一个人被蒙住了眼睛,这个时候,你却塞给了这个人一个拐杖,这个人就会下意识的,把全部注意力用在这个拐杖上,而忽略掉了自己用其他方式去试探周围。

    如今,我已经扔掉了你给我的拐杖,那么……”

    “你能感应到别的么?”科洛冷冷道:“你感应不到的,因为这里是母体。”

    “不,我不需要去感应。”陈诺摇头:“我是被蒙住了眼睛,又不是被捆住了双腿。

    感知力既然被欺骗了,那么我就不去依靠感知力就好了。

    我如果存在于我自己的意识空间里的话。

    那么,哪怕我看不到,摸不着,我哪怕是闭着眼睛乱闯,也无所谓啊。”

    说到这里,陈诺忽然收起了自己的意识波动。

    科洛果然惊了,低吼一声:“别乱来!!小子!你会惊醒母体的!!”

    “那你弄死我啊。”陈诺冷笑。

    科洛:“………………”

    ·

    意识空间的混沌之中,原本一团已经静止了流动的意念,忽然流动起来,那种毫无规则,漫无目的的流动,在这个意识空间之中横冲直撞来回。

    只是这团意识之上,却仿佛被缭绕包裹了一层淡淡的黑色。似乎阻隔了所有的感知。

    这团意识的流动完全毫无规则可言,在意识空间之中横冲直撞来回后,终于……

    意识空间的深层所在,两团紧紧相连的被一层层的精神力包裹在其中的茧子隐隐被触动……

    ·

    “停下来!!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就是!别惊醒了母体……”

    科洛的意念在咆哮着。

    陈诺却已经不再理会他了。

    科洛不能杀死自己,不能阻止自己,却只能欺骗自己……

    说明在这个地方,他的力量根本不占据绝对优势!

    如果是在母体里的话,他绝不可能这般无能!

    如果是他阻拦了自己的传送,把自己关在了某个‘空间通道’里的话,那么他也不可能只能用言辞来阻止自己!

    陈诺此刻已经想明白了很多的细节!

    “科洛啊……

    我最后的那次传送,其实你根本没有阻止我,对么?

    你只是趁机干扰了我,然后……趁机附入了我的身体,偷偷潜伏进了我的意识空间里!给我的意念蒙上了黑布,遮挡了我的感知!

    然后,布置下这么一个骗局来。

    你欺骗我,只是希望我保持现状,不要做任何动作。

    就像一个人被蒙住了眼睛,又被骗子告知,自己站在悬崖前,就不敢乱动,不敢乱走一步!

    其实……你潜入我的意识空间里,附体其中,你骗我一动不动……

    你在图谋什么呢?

    争取时间做什么呢?”

    关于这个,陈诺恰好有着不止一次的经历!

    ……夺舍!

    ·

    意念的不规则流动,几次触动了两团被念力茧包裹的存在后……

    两次擦身而过,意念上附着的那一团黑色的“薄膜”似乎顿时就被擦去了一片。

    ·

    “哈,天亮了啊。”

    ·

    一片黑色的薄膜被意识空间里那两团念力茧所在的地方擦过后,消散瓦解,露出了一片残缺来,里面的意识陡然之间就冲破而出!

    如流水般飞速的旋转而出后,扩散开来,瞬间就满布和占据了整个意识空间!

    ·

    陈诺终于能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所在了!

    这里,分明就是自己的意识空间!

    而远处那两团隐隐的发出共鸣的被念力茧包裹的东西,赫然正是“厄运之树”,还有“杀念之剑”!

    意识空间之中,陈诺立刻清楚的分辨出,有一股不属于自己本体的意念能量隐藏在其中,却仿佛畏惧“厄运之树”和“杀念之剑”,远远的躲藏在远方。

    “科洛么?”陈诺冷冷的释放着意念:“现在,所有的把戏都被戳穿了。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一丝愤怒的意念传来:“如果不是你的意识空间里有这么两个东西,我早就成功附体,然后把你的意识彻底消散掉了!”

    意念之中,还带着深深的不甘!

    陈诺笑了:“让我想想,你是真的够狡猾,也够阴险的。

    你一步一步的把我拉进了你的圈套里,一个个心理暗示给我。

    我传送了两次,第一次传送被你阻拦,给我留下了心理暗示,让我以为,在母体的势力范围内我传送不出去。

    所以第二次我传送的时候,我就被你骗了,以为我再次失败了。

    其实你的目的,就是想夺取我的身体,对吧?”

    “当初那个混蛋欺骗了我,骗取了我的身体离开了!如今我为什么不能做一样的事情?”

    “嗯,这种歪曲的观点我懒得和你辩驳,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是我呢?

    当时在基地里,还有另外两个掌控者,都被你传送走了。

    你如果想找一个出色的躯壳……巫师也好,莉莉安也好,当时的实力都在我之上,岂不是更好的躯壳么?”

    陈诺说到这里,忽然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因为……他们都不是选中者?”

    他心情愉快,继续笑道:“那么,问题就来了啊……

    科洛先生,你想为自己找一个躯壳,放着两个掌控者不用,还故意为了取信我,把两人都传送出去离开……让我彻底相信你是一个偏执的,只想一心守护着不让母体被唤醒。不让母体有机会接触到掌控者,从而增加选中者……

    你给我这么一个印象。

    而现在呢,你最后却偏偏盯上了我。

    我和那两个掌控者相比,唯一可取的身份就是,我是选中者。

    那么你为什么给自己选择躯壳一定要选中者呢?”

    科洛的意念龟缩在一角,这次却不做回应了。

    陈诺并没有着急催动精神力去驱逐对方,却反而先引动了被封存的“厄运之树”还有“杀念之剑”。

    两团东西被飞快的激活,流转到了陈诺这里来,被他分出了两道精神力触角轻轻的团在其中。

    做完了这一切,陈诺才驱动着自己的意念,缓缓的靠近了科洛。

    科洛:“……你,别过来……”

    意念之中,满是绝望和恐惧的情绪。

    “怕这两个东西?”陈诺幽幽的叹了口气。

    此刻的意念空间里,陈诺的意念干脆直接幻化成了一个本体的人形状态,双手一手一个,托着“厄运之树”和“杀念之剑”。

    “第一,你会传送。不担会,而且你曾经两次把两个掌控者传送出去。同时你还能破坏我的传送……说明在这个能力的使用上,你远远比我更高明。

    第二,你畏惧我手里的这两个东西,因为……这两个东西,刚好是杀伤母体最好的武器!

    第三,你能蒙蔽我的感知。说明你对精神意识的感知能力和窥探能力,这两方面的运用,非常精通,甚至比我更高明!

    第四,说到选中者,刚好提醒了我!选中者的标准就是,接触过母体。

    按照这个标准的话,我是选中者。可是,科洛先生你……在南极应该也接触过母体吧!

    会传送,懂得窥探和感知的能力,同时接触过母体!

    科洛先生,所以……你也是一个选中者,不是么?

    而且,是一个比我资深得多的选中者!”

    陈诺步步紧逼,科洛的意识力量步步后退,最后干脆就龟缩在了一角。

    “那么,最关键的问题就来了啊!

    科洛先生,身为一个和母体接触过的选中者,你却这么害我……

    我好奇的是,你在接触母体后,你是彻底屈服于了母体么?你做这些事情,到底是在图谋什么?”

    终于,这次科洛没有再龟缩了。

    他忽然用愤怒的情绪做出了回应。

    “科洛家族,从来都是忠诚于信仰的!!!这一点不容污蔑!!!”

    “你想夺取我的躯壳,复活你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你不懂……”

    “那就说给我听,用让我听懂的话说给我听!!”陈诺怒道。

    然后,他紧逼在科洛之前,冷冷道:“要么说,要么,我现在就弄死你。

    我可不听你说什么忠诚于信仰!你想害死我,我就有充分的理由来弄死你!”

    “我并不是想杀死你,只是想夺取你的躯壳。”

    陈诺:“…………可是你夺舍,我就会死掉。”

    “人都是会死的。”科洛居然如此回答:“夺取了你的躯壳,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你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去你妈的,你特么为什么自己不去牺牲?”

    “我可以死,但是必须去做完我要做的事情。做了那件事情,我自然也是必死的。只是我需要你的躯壳才能完成。”

    陈诺思索了一下:“你要做什么事情?还有,为什么一定是我的躯壳?”

    “因为你是我见过,最特殊的选中者,也是最接近……成功……的选中者。”

    
同类推荐:
我在1982有个家
我在1982有个家 全金属弹壳

王忆得到一枚钥匙,在2022年打开一扇门会去往1982年,在1982年打开一扇门会回到2022年。 两个截然不同的大时代出现在他面前:充沛的饮食保障,发达的工业产品,神效的医药,爆炸的信息,这是2022。 淳朴的民风乡情,丰富的野生资源,流落的古董,年代的珍宝,这是1982。 穿梭在这两个时代,王忆以为自己要拥有一切,可是当他品味生活后才发现家与亲人才是唯一。

饲养全人类
饲养全人类 三百斤的微笑

部落农耕时代,世界是庞大未知的。 随着不断的探索,古人惊骇的发现,这个世界,天圆地方,有各种神迹降临,甚至有身高万丈的超大型巨人,智慧巨兽的身影神秘出现,踩踏山川、破碎大地。 数百年后,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下,人们与巨兽搏斗,终于建立徇烂的苏美尔文明。 这一日,智慧巨人忽然彻底降临,踩踏整片山村河流,亡国灭种。 天地崩坏,城池倒塌, 神祗降临,降罪众生? “不好意思,你们只是生活在我家大院果园的蚂蚁,地面到处都是,不小心路过的时候,把你们踩死了而已。” 自家院子里的沙盘种田流,放牧沙盘里的人族与各个世界。 书友群:329670003

余罪
余罪 常书欣

警中有位前辈告诉我:慈不掌兵、善不从警。好人当不了警察,因为善良在作奸犯科的人看来,是一种可笑的懦弱。 我很不幸,不是一个善良,也不是一个懦弱的人,那些千奇百怪的犯罪,形形色色的罪犯,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不得不向他们一样思考,不得不像他们一样行事,因为我无时无刻都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抓住他们。 我叫余罪,我是刑警,这是我的故事,一个迷茫、困惑、冲动、激烈的故事……… QQ官方群:余罪之城:133613730(感谢小佛小庙提供)。

我是大玩家
我是大玩家 会说话的肘子

任禾穿越到平行世界了,任禾带着地球的文娱记忆和经验来到了平行世界,结果却被世界规则中的天罚系统告知,想要利用平行世界的记忆,就要接受相应的惩罚任务。 当然,完成任务之后也有奖励。 蹦极、徒手攀岩、30米冲浪、悬崖跳海、滑雪、极限跳伞、翼装飞行、攀登圣女峰等等。 任禾一边刷新着文娱世界,一边在冒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每写一部巨著,在得到荣耀与金钱的同时,需要一次次的去冒险。但他忽然开始享受这一切,热血,燃烧! 一起享受玩命的快感!

黄金瞳
黄金瞳 打眼

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 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眼生双瞳,财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