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归来】

宽度: 字体: 背景:
    第三百七十一章【归来】

    陈诺从来没想过,自己活了两辈子,有朝一日会被人当成一颗西红柿。

    不过对于西德讲出这种话来,陈诺表示可以接受。

    被一个自己见过的最强大的存在这么说,还能怎么办呢?

    “母体真的是如同老混蛋说的那样,无法杀死的么?会不停的滋生新的母体分体出来?”

    这是陈诺非常关心的一个点,如果这个事情是成立的话,那么陈诺可以想象,千百年历史的诺亚方舟,直接就要崩溃了。

    千百年来多少诺亚方舟的能力者付出的牺牲,都等于白白浪费掉,这种事情,严重点说,是能直接冲垮信仰的那种程度。

    西德沉默了会儿,但是终于,他用慢吞吞的语气道:“对于这一点,我其实并不知道。”

    得到了这么一个答案,陈诺却反而松了一口气。

    如果西德说出的答案是“是的,没错,就是这样”的话,那才是一场灾难!

    那就等于直接宣告陈诺这些人:放弃了吧,别玩儿了。

    “母体到底存在于什么地方,到底以何种方式存在,其实包括你们,也包括我,我们一直都没弄清楚。

    母体降临来了地球,同时制造出了像我这样的种子,给与我们最初的一种行为的方向是:寻找。

    每个出生后觉醒的种子,都是意念之中被种植下了这样的使命:找到母体。

    但母体在哪里,如何找到,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明示。

    我们当然会认为,找到母体是为了唤醒它。

    但……”

    西德说到这里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但是什么?”

    “但是,如果这一切正是母体希望的呢?我是说,让种子寻找母体的过程,也许是一种培育过程,一种孵化过程。”西德慢吞吞的说道:“甚至于不止是我们。

    还有你们。”

    陈诺仔细思考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

    陈诺明白西德的暗示。

    只是这暗示,深思起来就有点可怕的味道了。

    西德的意思其实是:种子被赋予寻找母体的使命。

    那么,像陈诺这样的选中者,甚至是诺亚方舟这样的以消灭种子为己任的信仰者——如果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也正是母体所希望的呢?

    母体似乎是在甄选着什么,甄选出类似陈诺这种“选中者”。

    既然是选人,总要先面试吧?

    没准引导一些人类来寻找自己,接触自己,也是母体故意为之的呢?

    其实陈诺停愿意这么和西德好好的聊聊的。

    西德知道的显然比自己要多的多,和这个家伙的聊天,总能让陈诺知道一些新的讯息,然后又得出一些猜测,慢慢的把这个事情的拼图一点一点的完善。

    可是,这样的谈话机会却又是非常珍贵。

    毕竟,这个西德和自己,本质上是处于敌对状态的。

    而且,他还想吃掉自己这颗番茄。

    陈诺感觉到,西德在用某种方式一点点的引导自己,但是又不敢引导的太多。

    这样陈诺有种很难受的感觉:他其实很想让西德痛痛快快的把所有能告诉自己的事情都告诉自己,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但是,另外一方面,没准那样就中了西德的引导,乖乖的走上了“番茄自然成熟”的道路,最后当自己弄清楚一切的时候,道路的尽头,就是西德的血盆大口!

    一个人与狼共舞,需要的是勇气。

    一个人伴虎而行,需要的是勇气以及本事和头脑。

    但一个蚂蚁和霸王龙打交道的话……那就不是什么打交道了,而是完全处于随时被对方碾死的状态。

    ·

    冰原的地缝之上,天色昏暗。

    地缝口已经被冰雪重新掩盖了起来,一层冰雪遮挡住了地缝,使得地面上看不出任何痕迹。

    一只手从冰雪之下狠狠的插了上来后,然后是另外一只手,再然后是脑袋,和努力往上钻出来的上半身躯干。

    当陈诺终于挣扎着爬出来后,一个翻身躺在了冰原上开始呼呼喘气。

    “你明明有空间能力,就不能直接把我弄出去么?”

    “你们人类的孩子,在看蚂蚁搬运食物的时候,明明可以伸手帮助蚂蚁把东西直接弄到蚂蚁窝门口,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做?

    而是也会在一边,看得兴高采烈?”

    西德的回答让陈诺闭上了嘴巴。

    嘴巴是闭上了,但是眼睛却是睁开的。

    然后,陈诺就看见了西德本人。

    这个家伙就坐在冰原的地缝旁。

    不是跪坐也不是盘腿,就是毫无规则的,懒洋洋的歪在那儿。

    这个动作陈诺很熟悉:他自己在家犯懒的时候,也都是这么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

    “你其实应该感谢我,我已经算是很帮忙了。至少我帮助你护住了你的躯壳。

    虽然那个骗你的家伙也动用了一些力量封住了你的躯壳,但是他做的并不很好。

    如果我不出手的话,你的身体在这个地方可能已经冻坏了。

    而且,我用的是最纯净的生命能量浸泡着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也会得到很多好处的。”

    陈诺有点听不下去了。

    他感觉到西德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种语气仿佛就像是自己小时侯听家里的老人说用白酒泡药材的那种语气。

    陈诺没开说说话的原因是,他居然在西德的身边,还看到的另外一个人!

    一个小女孩!

    陈诺只看了一眼,就立刻仿佛若无其事的挪开了目光。

    过了会儿,他才酝酿好了该表达出来的情绪的样子,再次把目光落在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上。

    “这是谁?你的同类么?另外一个种子?”

    看着上辈子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同伴“狐狸”,陈诺的目光却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她一样。

    “一个朋友。”西德用很认真的语气回答。

    陈诺不说话了。

    福克斯也在好奇的看着陈诺。

    这个看起来白白净净的黄种人年轻人,看起来模样还挺讨喜的,但就是那个看人的目光眼神,总让福克斯觉得贼兮兮的很怪异。

    西德身边坐着福克斯,而福克斯的怀里,则抱着一只小猪。

    雪白粉嫩的那种宠物猪。

    这是可怜的小东西,正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周围这个陌生的世界。

    本能上,它大概觉得这个地方这个环境,绝对是自己一辈子都不应该能接触到的地方。

    两人一猪在那儿,仿佛感觉到不任何寒冷,大概是西德用了某种能量屏障,挡去了这里的极寒。

    福克斯甚至就穿着一件宽大的旧格子衬衫——那衬衫一看就是大人的。

    “陈诺,我送你一件礼物吧。”

    陈诺心中一动。

    咋滴?这是到了俗套的得到馈赠的环节了么?

    陈小狗立刻打起精神来,但更多的还是警惕。这个母种的馈赠,很可能是指引自己走向被他吃掉之路的毒药啊。

    “……你要送我什么?”

    “送你一句话。”

    “……”陈诺没觉得有问题,而是更加全神贯注的打起精神来准备倾听,他认为西德肯定是要告诉自己某个惊天的秘密了,于是陈诺深吸了口气:“你说吧,我准备好听了。”

    西德站了起来,盯着陈诺,用很严肃的语气道:“别自杀!”

    “……什么意思?”

    “如果你自杀的话,我没准也能把你复活。如果我做不到的话,哪怕你死掉了,我也会弄死你的家人,和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

    你就把这当成是一个威胁吧。”

    陈诺皱眉看着西德:“我相信你有能力做到这些——但用这个威胁我,只是让我不许自杀?”

    “对啊,那个骗子不是让你自杀么?用你们人类的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了,道德绑架。

    所以,他绑架你,我也绑架你一次。

    这样的话,你就不用因为不自杀,而陷入自我惭愧的心境了。

    你说,这个礼物是不是很棒?”

    陈诺觉得,眼前这个母种,比自己之前几次见他,有很大不同了。

    这个逼好像变得更坏了。

    ·

    科洛被西德带走了。

    他很粗暴的进入了陈诺的意识空间之中,然后卷走了属于科洛的每一丝意念,然后把科洛的意念注入到了那只可怜的小猪身体里。

    这只小猪果然是西德特意为此带过来的。

    “这个家伙对我还有一点用处。而且,反正你也反对不了,我其实没必要对你解释太多,对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陈诺立刻点头认同。

    如果他的实力在西德之上,他肯定会把西德的脑袋扎进冰层里去——同时也不必对他解释。

    不过西德还是讲道理的,他带走了科洛,作为回报,他用空间能力,直接带着陈诺离开了南极大陆。

    当陈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了一个热闹的充满了人烟的地方。

    尖叫,欢笑,还有肆无忌惮奔跑的童真……

    陈诺坐在一个摩天轮的缆车里,脸色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不过陈诺还是满意的,因为在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他可以看见远处的一些建筑,其中还有一些熟悉的建筑。

    显然,这里已经是金陵城。

    然后,他耐心的等着摩天轮缓缓的转动着,自己的缆车车厢到了地面。

    走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包括工作人员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因为这个家伙穿着厚厚的防寒服,身上还脏兮兮的。

    更让工作人员纳闷的是: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上去的?

    ·

    不管西德带走科洛,到底是出与什么目的和什么考虑——或许有很多。

    但很快,陈诺就知道了其中的一种了。

    如果科洛不是被西德带走的话,陈诺觉得自己肯定会在疯狂的愤怒之中把这个老头子的灵魂蹂躏千百遍,虐杀千百回!!

    “什么?!

    已经过去了十一个月了?!

    已经是2002年九月份了?!!

    卧槽啊!!!!”

    站在游乐场的一个零食贩卖亭门口,看着餐桌上不知道是哪个客人扔掉的报纸上的日子,陈诺表情扭曲了。

    ·

    “你对这只猪做了什么?”

    坐在自家房子前的台阶上,福克斯不满的看着面前地上的这只小猪。

    很显然,这只猪的反应不太对头,仿佛焦躁的趴在那儿,四个蹄子拼命乱蹬,但是却被一只脚踩住了身子动弹不得。

    这只脚是属于西德的。

    “前会儿它明明很乖的。”福克斯不满的看向西德:“你肯定是对它做了什么。”

    西德不回答。

    “其实我真正想问的是,我们为什么要养一只猪?我并不喜欢这种宠物猪,只有那种娇滴滴的扮可爱的小女孩才会养这种宠物。

    我们为什么要养一只猪?”

    西德翻了翻眼皮:“那个家伙能养一只猫,我为什么不能养一只猪?”

    福克斯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西德。

    过了会儿,小女孩才皱眉道:“可是,我们该喂它吃什么?”

    “超市里肯定有宠粮饲料的。不过……”西德想了想,低头看着这只猪:“如果它听话的话,就喂它吃那些宠粮。

    如果不听话的话,就喂它吃辣椒油,你觉得怎么样?”

    福克斯想了想,小女孩缓缓的摇了摇头,很认真的回答:“不听话的话,难道不该是杀了吃肉么?”

    不知不觉,地上的猪忽然停止了挣扎。

    西德笑着收回了踩着它的脚,对福克斯挤了一下眼睛:“看,养宠物其实也不难的对吧。”

    小叶子其实就不喜欢吃猪肉。

    对她来说,猪肉这种东西,肥的太腻,瘦的又容易塞牙。

    她甚至觉得,如果这个世界上的食物都变成棒棒糖,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好吧,炸薯条可以留下。

    Emmmmm……冰激淋也可以留下的。

    因为不喜欢吃猪肉,所以小叶子其实此时此刻心中是有点忐忑的。

    今天是九月十二日,也是小叶子同学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学一年纪学生的第十二天。

    很不幸的是,今天她带去学校的午餐,就是有好几块猪肉。

    粉色的塑料饭盒里,一层米饭上,铺了几根青菜,还有几块手指宽的红烧猪肉。

    虽然欧秀华总对小叶子说,说小叶子小时候最喜欢吃肥肉了。

    但是小叶子都不肯相信。

    而且,每次欧秀华逼小叶子吃肉的时候,小叶子心中就无限怀念自己的哥哥。

    哥哥就从来不会逼自己吃不想吃的东西——事实上,哥哥给自己吃的东西,全部都是很好吃很好吃的。

    尤其是棒棒糖,还有圣代,还有奶昔,还有……

    ·

    欧秀华白天要上班,幸好小叶子上的这所小学,是全区的公立示范学校,学校里弄了一个午间小饭桌的服务,专门为一些因为工作繁忙,家里又没有老人在身边照顾,以至于无法中午接孩子回家吃饭的家长,排忧解难。

    由学校出面雇了几个校工,还有两个生活老师,中午组织一些不方便回家吃饭的孩子,在学校解决午餐。

    其实午餐都是家里自己带来的,校工和老师,只负责帮忙把孩子带来放在学校食堂冰箱里的饭菜拿出来热一下,同时盯着孩子们好好吃饭,以及午餐后的午休。

    陈小叶磨磨蹭蹭的吃完了自己的午饭,磨磨蹭蹭的去自己洗自己的饭盒。

    然后,看着饭盒里剩下的三块肉,小姑娘的脸上纠结了很久。

    垃圾桶就在旁边。

    不想吃。

    但是,又更不想倒掉。

    哥哥和母亲都教过自己,浪费粮食是不好的。

    而且,更早之前的记忆还没有忘记,在顾家的时候,没得吃的可怜记忆,还残留着一些碎片。

    终于,纠结了一分钟后,小姑娘皱着眉头,一张小脸鼓成了包子一样,伸两根手指,飞快的捻起一块块肉,快速送到嘴巴里,用力闭着眼睛,奋力咀嚼了七八下后,咕嘟一下吞下去。

    就像吃药一样。

    做完了这些,小孩子仿佛得到了某种心理上的救赎,长长的松了口气,眉宇间也轻松了很多,不再纠结了。

    今天下午只有两节课。

    放学的时候,学校的门口已经站满了等着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了——其实倒是老人居多。

    欧秀华其实也已经在这里等了十分钟了,只是此刻的欧秀华,脸上紧紧绷着,双手不自觉的藏在自己的工作服口袋里,手指用力的撵着口袋里的线头来回的搓着。

    每次心情紧张的时候,这是欧秀华的习惯动作。

    她此刻没有像别的家长那样站在学校门口,而是坐在车里。

    车也不是什么好车。

    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看得出来有年头的,挡风玻璃上还贴了好多张不同年份的年检标签。车身上倒数喷刷了几个醒目的大字:XX物业。

    这个XX物业,正是欧秀华如今上班的单位。

    喜欢稳住别浪请大家收藏:()稳住别浪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同类推荐:
繁花
繁花 金宇澄

故事以10岁的阿宝开始,以中年的小毛去世结束,起于20世纪60年代,终于20世纪90年代。重点描写了两个时间段的上海,一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是八九十年代,尤其是这两个特殊历史时期上海人的生存状况。除此之外,金宇澄还将笔调触及太平天国时期,甚至远古的传说时代,展现的并非上海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但又与上海的文化背景息息相关;体裁上,《繁花》充分借鉴和吸收了话本小说的优势,呈现出一种新的韵致。

与晋长安
与晋长安 九鹭非香

我心中没有爱,只有你 蛊人改名字为与晋长安啦~ 2016.6.18开始日更~

蚀骨危情(简童沈修瑾)

夏薇茗的死亡疑点重重,所有证据直指简童,沈修瑾亲手将简童扔进了监狱,三年之后,简童出狱的那天,故事从这里开始。三年的牢狱之灾彻底的改变了简童,曾经自信张扬的简童,变得沉默寡言,为了生活,她进了东皇娱乐会所,成为了一名清洁工。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沈修瑾。

扶摇直上
扶摇直上 鹅城知县

一个草根驰骋仕途玩转官场的故事。激情、梦想、抱负,一位年轻大学生忧国忧民的正能量红色之路!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 鹅是老五

叶默趁着下课的时候,急匆匆的跑进一个没人的小胡同,第一件事就是扒下自己的裤子,其实他只是想查看一下自己的小鸡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