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八十一章 【老蒋】

宽度: 字体: 背景:
    【这章五千五,想着要不要多写五百字,凑个六千,然后分成两章……

    想了想算了,就这么发出来吧。

    晚上还有。】

    ·

    第八十一章【老蒋】

    老蒋居然是浮生……

    这个事儿是陈诺万万没想到。

    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呀。

    本来么,坑了浮生何必言,坑了就坑了。

    这第一呢,章鱼怪的网站里能有啥好人?都是一群地下世界赚钱的,杀人放火江湖大盗窃国窃财……

    一个个拉出来排队全部枪毙了,都冤枉不了几个好人。

    这种网站上的用户,坑了就坑了,有啥良心过不去的。

    这第二呢……那兄弟四个杀手,都是陈诺自己亲手干掉的。浮生老同志只不过是当了虚晃一枪的作用。五十万给了没坑他就算阎罗有良心了,何况还提前下班了呢。

    可现在……

    这浮生居然是老蒋。

    事儿就不一样了。

    陈阎罗不是啥善人,但有一条:护短。

    他对外人可以随便来,但是对自己人,却一直是极好的。

    拉着妹妹一路回家,路上陈小叶分明看自己哥哥有些心不在焉,忍不住问道:“哥,你是在发呆嘛?”

    “嗯?”

    “刚才那个阿姨,唱歌很好听啊。”

    陈诺站住了脚步,蹲下来摸了摸妹妹的头发:“那不是唱歌,是唱戏,嗯,其实是太平歌词。”顿了顿,问道:“你喜欢么?”

    “……喜欢啊。”

    “那,以后还带你去她家玩,听她唱给你听好不好?”

    “好啊!”

    毕竟是小孩子,要说真的多喜欢,其实谈不上,但是被哥哥带出去玩,总是开心的。

    ·

    老蒋守着宋巧云顺了会儿气,眼看着药效上来了,宋巧云直勾勾的眼神终于缓和了下去,慢慢的一点点的恢复了理智。

    女人额头上出了一层汗珠子,长吐了几口气后,脸色有些自怨:“老蒋,我是不是在你学生面前出丑了……”

    老蒋笑了笑,转身拿起一把拧好的热毛巾,给自己妻子擦了擦脸,柔声道:“没有!陈诺这个小子还说你唱的好,改天要来听个全本呢。这小子鬼机灵,下次来啊,咱得卖票才行。”

    宋巧云嘴角扯了几下,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来:“这孩子,心肠倒是挺好的。哎……老孙有福气啊。”

    “未必呢,我听说杨晓艺对陈诺可不满意的……咱们两家多年的朋友了,杨晓艺那个性子,心气高,你又不是不知道,未必瞧的上陈诺。”

    宋巧云低头想了想:“那个……陈诺这孩子我觉得挺好的,今天还专门来给你拜节,有心了。将来……我是说将来万一他和小可可的事儿,有什么……你能帮就帮一把吧,都是好孩子。”

    老蒋笑了笑,没说话,却拿走了毛巾,转身去洗手间里用热水又过了过,拿回来塞给妻子:“再擦擦脸,热敷一下,清醒的更快。”

    宋巧云看着自己的丈夫,那张其实颜值很一般的脸庞上,却涌现出一丝柔情,低声道:“哎,其实也苦了你了。跟着你这么些年,尽拖累你了。”

    顿了顿,宋巧云道:“我倒是挺喜欢陈诺那个孩子的,他那个妹妹我也喜欢,小姑娘可爱的很……”

    说着,宋巧云眼眶一红。

    老蒋叹了口气:“……你又多想了,别想别想,别胡思乱想的。”

    “我这个病,这么多年来,也没能给你老蒋家留个一儿半女的……我,我就是看见别人家的孩子,小姑娘可爱,就眼馋的很。”

    老蒋眼睛也有些红,一手搭在妻子肩膀上,一手揉了揉妻子略有有些枯黄的头发,低声道:“没关系的,这么些年下来,我的那份心思也淡了,什么孩子不孩子的,咱们两个都老了,不想那些个事儿。再说了,没孩子就没孩子,咱俩自己吃饱了全家不愁。

    不用愁儿女的嫁妆啊婚房啊什么的。

    也不用养了颗好白菜,成天担心着被哪个猪崽子拱了去。

    你看老孙这两年,头发都白了不少,可不就是为可可发愁的么。”

    最后这两句话说的俏皮,让宋巧云终于破涕为笑了一下子。

    宋巧云脑袋干脆就歪在了老蒋的胳膊上:“我觉得那个陈诺,倒是有点像你年轻时候。

    你还记得吧?你年轻的时候,我爹一开始听说我要跟你好,也是一万个不待见你。”

    老蒋闻言,眉头一挑:“那他能和我比么?

    我当年把你爹哄得那叫一个开心!

    最后还不是乖乖把女儿嫁给了我,还把自己压箱底得功夫也传了我。

    我这叫人财两得!”

    宋巧云抬头,凝视着自己个儿得丈夫,幽幽说了一句:“是呢,你一身的本事,却被我拖累了,不能展翅高飞,却要憋在学校里教书,还要成天伺候我这个疯婆子。”

    “瞎说什么呢!”

    老蒋拍了拍宋巧云。

    “飞什么飞啊……江湖浪大,不小心就翻船的。我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出去闯荡么,可哪一年,不受个两三次重伤?我那点本事,搁普通人那是高人,在真的扔进江湖里,也就是条小鱼,遇见大佬也得跪着。

    现在教书,挺好的,不出去找事儿,江湖也远了,这几年平安过着,我觉得这个日子挺有滋味的。

    这次,要不是缺钱,我也不会出去接活儿。

    好在就在金陵城,要是外地的,我还不去呢。”

    顿了顿,老蒋摸着自己妻子的头发,低声道:“这一笔买卖做完了,我又可以歇息个一两年了,这五十万美子,够咱家两三年用药的钱了。

    只是有些药材太珍贵稀少,有了钱都很难买到,我在为这个事儿发愁呢。”

    “嗯,你别往外跑了,你前两天出去做事,我心里就心肝儿胆颤的,总怕你出点什么岔子。”

    “嗯,不接了不接了,我也怕的。”老蒋低声道:“我没什么江湖的心思了,我也怕自己出了什么万一,这江湖太危险,万一我出去遇到灾,死在外面……我自己是不怕的,可你怎么办?你这病,没人照顾着不成啊。”

    说到这里,老蒋忍不住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复杂:“你知道我这次接的活儿,遇到个狠茬儿!一口气把对家四个都宰了!尸体都是我给处理的。

    对家的手段不坏,其中一个跟我交了一下手,出手还挺硬的。

    我这腰就是伤在了那一场。

    本来这委托人,还坑了我一把,我心里还带着气儿的。

    可一想着我晚上处理的那四条尸体,其中一个就是跟我打了一场的,脖子被直接扭断了!

    我想到这个,那点气不顺,也就吞下去了。

    这江湖啊,太危险!”

    宋巧云脸上满是担忧:“那咱就不出去了!你踏实教书,我在家守着。没钱就没钱吧,我这病,治不好就不治了,维持着就行。药买不到就用便宜的……日子这么过着也成。”

    这老两口子说了会儿闲话。

    老蒋为了哄妻子开心,故意笑道:“今天你给陈诺那个小子唱《白蛇传》了,我回来的晚没听着。说起来你好久没唱了,我还挺想这口儿的,你要不给我来一段《劝人方》,让我解解馋,过过瘾。”

    宋巧云眼睛里满是柔情,却横了自己丈夫一眼,低声道:“唱什么唱,有日子唱呢。你不是做事伤着腰了么?膏药买回来了?拿来我给你敷上,给你好好揉揉。”

    ·

    这老两口恩恩爱爱的话不提。

    说陈诺陈阎罗拉着小叶子回到家中,先给小叶子弄了点水喝,然后拿出幼儿园的作业本来让小叶子画画去。

    陈诺扭头进了房间里拿出笔记本,登录上号【芳心纵火犯】。

    然后找了【浮生何必言】的号出来……

    ·

    当天晚上,老蒋睡前登录了网站,【浮生何必言】一上线,就发现有个转账信息。

    【系统提示:您收到一条转账120000美元,该转账为匿名转账……】

    老蒋愣住了。

    什么情况?

    【你有一条匿名留言。】

    打开后,内容如下:

    【朋友,之前我被盗号了,欠你十二万该你的,已转请查收。】

    老蒋:????

    盗号?

    你特么猜我信不信?

    这人什么恶趣味啊!!耍人耍的玩嘛??

    不过心里终究是开心的。

    十二万美元失而复得,小一百万华夏币呢。

    老蒋也是没办法。

    自己家里的事儿,花钱太狠了。

    宋巧云的病,老蒋找了高人给开了方子,但是其中一些药材太过名贵。

    一年光是吃药就得下去一百多万。

    不光是治病和压疯症的药,宋巧云因为多年染病,身子还有别的问题,亏空的厉害,为了补着元气,还要吃很多名贵的补药。

    甚至不光宋巧云要吃药,连老蒋也得吃补药。

    因为宋巧云的毛病,老蒋平日里还要运气给她扎针,内力消耗的厉害,饶是他半辈子的修为,国术上已经到了一流高手的地步了,也经不起这么耗费元气的。所以也需要平日里进补。

    不然身子早就垮了。

    练武之人本来就耗费巨大,所谓穷文富武,开销自然不小。

    一来二去,种种加在一起,家里一年的开销着实是个巨大的数字。

    所以老蒋虽然已经隐退江湖了,但每隔个两年总要出来接个活儿赚上一笔横财。

    不然真支撑不下去。

    ·

    日子一晃就到了五月中旬,长假过完了后,陈诺开始照旧生活流程。

    不过学校的课他偶尔逃,倒是老蒋家的补习班,一次不拉的全去了。

    甚至有两次,周末大白天的,挑了个宋巧云不犯病的时候,真带着妹妹陈小叶上门去蹭饭。

    还央求着宋巧云给兄妹两人唱了两段全本的曲子。

    宋巧云拧不过陈诺的厚脸皮央求,真给唱了,陈诺听的是津津有味。

    这位宋阿姨是老曲艺出身的底子,端的老派的功底,扎实的很。

    唱了曲不算,宋巧云特别喜欢小叶子,还给小丫头说了两段单口的小段子故事,把个小丫头乐的直拍巴掌。

    陈诺和老蒋家越走越近,也套出了些老蒋家的情况——难怪老蒋和老孙是朋友了,人性都是很好的。

    还真是什么人品的人,就交什么人品的朋友。

    别的不说,就老蒋守着一个时不时犯疯病的老婆,一守就是多年,细心照顾着,不离不弃。

    这叫啥呢,这就叫相濡以沫!

    这就是品性!

    ·

    这天早上,天都没亮,陈诺起了个大早,去隔壁屋看了一眼陈小叶还在睡觉。

    陈诺下楼,一路小跑,路上还买了一袋子刚出锅的油条。沿着路跑到了距离学校不远的一截老城墙根儿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小树林,算是个天然的绿化小公园。

    早上不少起早的老头老太太还在这儿遛弯的遛弯,打拳的打拳。

    走进小树林就看见有老太太对着旁边的一棵树靠来靠去,还有老头子绕着小树林,插着腰迈步走,一边走一边口中中气十足的“嘿呀~~哈呀~~”

    这叫练气儿。

    恩,远处还有人打太极的。

    陈诺寻了会儿,就寻到了老蒋。

    老蒋站在一棵树下,边上就是城墙根儿,有一小片空地。

    一身中式对襟的褂子,不是李青山那种装逼的丝绸料子,就是普通的麻布料子。

    脚下是千层底的布鞋。

    老蒋站在那儿,抱圆守一。

    陈诺眼看老蒋在那儿运气,没打扰,先提着一袋子油条站在那儿瞧着。

    片刻后,老蒋动了。

    身法轻盈打了一套拳。

    看着平平无奇,但陈诺却看出味道了。

    老蒋脚下带风,衣袂飘飘,一套普普通通的公园里老年人都会打的太极拳,给他打的越看越有一股子飘飘出尘的感觉来。

    打到后来,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人打着打着,整个人能飘着飞起来。

    眼看老蒋打了最后一式,收回了架子站稳了运气,陈诺才叫了一嗓子

    “好!!”

    老蒋身子一哆嗦,睁眼一看远处,就看见陈诺那张笑嘻嘻的脸。

    老蒋心里有些含糊——最近和这个小子处多了,越发觉得这个家伙就是个属狗的牛皮糖。

    嬉皮笑脸的,还喜欢往上凑。

    老蒋自己一身的秘密,实在有些怕了这个小子。

    怎么今天摸到这儿来了?

    陈诺笑着走过去。

    “老蒋,你这拳打的是真漂亮。”

    “你怎么跑这来了?这清大八早的。”

    陈诺一晃手里的油条:“出来买早饭呢,溜达过来看见你打拳。”

    说着说着就贴了上来。

    “欸老蒋,你这打的什么拳啊?”

    “太极。”

    “那你是武功高手啊?”

    “啥就高手了!我一个半大老头,打太极拳,你当我是张三丰啊?”

    “别啊,电影里我看李连杰打过,打的没你好看。”

    “你懂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老蒋:“要不,你教教我呗?”

    “……不教!”

    ·

    当晚陈诺就钻老蒋家里去了。

    提了一箱子“尖庄”白酒——话说这酒二十年后已经没了。

    还有一条腊肉,一捆芹菜,一包莲子红豆红枣桂圆。

    老蒋一看,脸上虽然还冷着,但心里一下就热乎了!

    嚯?这叫拜师礼的六礼束修啊!

    是个懂老礼儿的孩子!

    这一下就挠着老蒋心头的痒痒肉了。

    老蒋是什么人,一身的本事,老派的作风,还有点清高和酸气。

    就看他取的那个网名:浮生何必言。

    文邹邹的。

    语文老师嘛。

    收不收先不说,陈诺拿出来的这个做派这个诚意,就让老蒋这种老派作风的人心里么……

    舒坦!

    更何况……

    “您要再不收,我可就明天开始,天天上门来蹭饭了!反正就算你不开门,我宋阿姨也不会饿着我。”

    陈小狗没脸没皮的笑着。

    老蒋叹了口气。

    其实这些日子相处已经熟了,甚至偶尔有那么一两次,中午老蒋学校有事走不开,是陈诺上门来照顾帮忙看着宋巧云发病的时间段的。

    有了这种熟悉的基础垫底……

    教拳……

    陈诺笑眯眯的拿出了一个红包来,直接就把茶几上的一个抽屉拉开扔了进去。

    “我学费都交了啊。”

    老蒋眨了眨巴眼:“真要拜师?”

    “拜啊。”

    “那你要跪下更给我磕头的啊?”

    “啊?我学费呢?等等我拿回来……”

    “嗨!你这个小子!”老蒋赶紧拦住了,抠抠嗖嗖的:“那个……你给祖师爷磕头总没问题吧。”

    “……那行。”

    陈诺委实不想给老蒋磕头啊。

    按照自己上辈子的年纪,老蒋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磕什么头啊。

    你见过阎罗王给人磕头么?

    你当你玉皇大帝呢?

    恩……别,还是别提这句了,万一宋阿姨听了犯病要请如来佛祖可咋整。

    旁边宋巧云看了直笑,终于出来打了个圆场:“老蒋,孩子想学,你就指点指点吧。”

    说着,宋巧云直接拉开抽屉把红包拿了出来,入手就感觉不薄,微微一皱眉,塞回陈诺手里:“我做主了,不就是教你打套拳么,什么学费不学费了。拿回去!你要不拿回去,下次别带你妹妹来听戏了。”

    老蒋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打发走了陈诺,宋巧云毕竟细心,拉着老蒋交代了两句。

    “孩子贪玩贪新鲜,没准是看了什么电影就想学拳,你看着随便教点让他开心就好了——真的打人的法子可不许教!男孩子年轻气盛的,别学了打人的法子出去闯了祸!我可喜欢这个孩子,别害了他。”

    老蒋叹了口气:“成成,都听你的,我教他点入门的功架子,再传他一套练气修内息的入门法子,总成了吧。”

    宋巧云思索了一下,点头轻轻道:“妥当的。”

    ·

    没成想,第二天一早练拳,陈诺又出幺蛾子了!

    “老蒋,我把张林生带来了!昨天他听我说练拳,也眼馋的很,非缠着我要学,硬让带他来。”

    陈诺边上,张林生杵着站在那儿,一脸懵逼。

    啥?我缠着你?

    不是你半夜十二点给我打电话非逼着我早起跟你过来这个小公园?

    浩南哥觉着有点冤啊。

    “老蒋,反正是带学生,一个也是教,两个也是练。你看我浩南哥的样子,没准是个练武奇才呢,你就顺带着一起收下吧。”

    说着,陈阎罗一推还傻乎乎站在那儿的浩南哥,脚下还故意用暗劲绊了一下。

    噗通!

    浩南哥一个踉跄,直接跪地上了。

    ·

    老蒋直接坐蜡了。

    最后陈诺用了一个华夏人都无法拒绝的理由,让老蒋捏着鼻子答应也教浩南哥打拳。

    这个理由叫:

    来都来了。

    ·

    至于陈诺瞎BB的什么浩南哥可能是练武奇才……这种骚话。

    教了半个小时后,蒋老师看着面前一脸愣愣仿佛完全没听懂的张林生。

    这是哪门子练武奇才?

    这特么就是个棒槌啊!

    浩南哥心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

    【问一嘴,还有月票么?有的话投给我吧,没的话就安心看书。】

    ·

    
同类推荐:
驭房有术
驭房有术 铁锁

进城闯荡的小阿姨衣锦还乡,张禹的老妈心动了,决定让儿子前去投奔。不曾想,所谓的豪宅就是一个三十平米的出租屋,孤男寡女怎么住,更为要命的是,小阿姨经营的房产中介都快交不上房租了。 风水卖房、风水装修……张禹从乡下棺材铺王老头那里学来的奇门玄术竟然派上了用场,摇身一变成了王牌经纪人…… 兄弟、美女,买房吗?阴宅阳宅都有,包装修!

同桌凶猛
同桌凶猛 柳下挥

青梅竹马的同桌竟然成了大明星,又凶又萌。

火力为王
火力为王 如水意

在大部分行当里,有人是老天爷不给饭吃,有些人是老天爷赏饭吃,有些人,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在私人武力这个领域里,老天爷强行给高光灌饭吃。 开局被绑架,高光为了活命,他被迫成为了私人武力承包商的一员。 直到有一天,在私人武力这个领域里,他让高光时刻成为专业术语。 他致力于提供战争相关周边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武力、军火、情报、以及技术支持。 作为业界良心,品质保证。 高光,你值得信赖。

我的26岁女房客
我的26岁女房客 超级大坦克科比

又名:天空的城 爱情到底是什么,又产生何处呢?我有些想不透,或许所谓的爱情只是一只彩色的蝴蝶,看起来美丽,却永远也不能接近,倘若你真的想把她攥紧在手里,她便会挣扎,然后在挣扎中摩擦掉了所有的色彩,从此苍白。 我好似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会如此的小心翼翼了,因为害怕触及不到她的灵魂,却擦掉了那层美丽的色彩!

全职艺术家
全职艺术家 我最白

“音乐、影视、绘画、书法、雕塑、文学……” “你都懂?” “略知一二。” “都会一点的意思?” “嗯,都会亿点的意思。”怀揣系统,靠艺术征服世界,成为各界人士顶礼膜拜的无冕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