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398.学习参观队伍一(再求月票哈)

宽度: 字体: 背景:
    烧出热水,送入茅房。

    哗啦哗啦的一阵水声后,调音员低声说:“同志,那个、那个还有鞋子,能不能再给安排一双鞋子?”

    王忆说道:“你鞋子不是皮鞋吗?刷一刷继续穿算了,难道还能把它扔了?这新皮鞋多可惜。”

    调音员说道:“没事,我有钱,这种皮鞋我家里还有三双呢!”

    然后他又急忙说:“我不白让你帮忙,我、我再送你两次钢琴调音服务!连续三年——算了,同志你是好人,没有趁人之危也没有敲我竹杠,我很感谢你,我给你们送五年的钢琴调音服务!”

    “未来五年你们只要需要钢琴调音就给我打电话,我经常来你们江南省,我会帮你好好调音的!”

    王忆说道:“行,那我去给你找一双鞋……”

    “要一双新鞋。”调音师很讲究,或者说蹭鼻子上脸了。

    这要求有点过分了。

    王忆无奈的问王向红:“咱们队里谁家能有新鞋子呀?”

    王向红笑道:“咱队里不少人家有新鞋子,不过不是皮鞋,是咱自己纳鞋底做的老布鞋!”

    调音师高兴的说道:“没问题没问题,老布鞋也没问题。”

    王忆好奇的问王向红:“咱们队里还有人会纳鞋底、自己做布鞋?”

    王向红说道:“应该说,咱们队里有的是人会纳鞋底、做布鞋。”

    “实际上咱外岛的妇女同志都会这么手艺活,要不然家里人穿鞋怎么办?去买?哈哈,那得多少钱!”

    他去喊秀芳:“今年有做好的鞋子吗?”

    秀芳说道:“鞋帮、鞋底都做好了,就是没扎起来,这样,扎鞋不需要多少时间,你让那位同志穿着草鞋出来等等,我这就给他扎一双。”

    她说完赶紧去把一个蒲箩从箱子里收拾出来,然后里面有钢针有麻线、有鞋帮也有千针万线纳成的鞋底。

    门口灯光好,她拉了条马扎坐在灯下,手上戴上顶针,左手拿起鞋底右手拿起锥子,很快的在鞋底上扎一锥子,然后用针把麻线穿过去纳上。

    扎了两锥子后她摇摇头,把锥子在头皮上蹭了蹭,磨一下锥子又忙活起来。

    王忆好奇的去看鞋帮。

    这鞋帮挺厚实的,里面的衬子是白布、外面的鞋皮是青色的,这就是外岛人常穿的土布鞋子。

    他打量着这鞋子问道:“嫂子,这鞋底是你纳的,那这鞋帮呢?也是自己做的?我看挺厚实的,这是用了什么布料?”

    秀芳笑道:“穷人家的脚受委屈,哪能用上什么布料?鞋帮里面的夹层是我们自己做的。”

    王忆问道:“自己做的?怎么做呀?”

    秀芳一边利索的扎锥子一边说:“一般夏天热的时候,我们就自己熬上一锅浆糊,找一些没法再补的破衣服撕成布块,嗯,再、再找一些纸张吧,然后一起糊夹纸。”

    “糊好以后晒干,这就能留着做鞋了。做鞋说起来简单,用鞋样子比划着,按照家里人的脚大小来裁夹纸,剪出鞋帮再纳鞋底。”

    王忆赞叹道:“你们真是勤劳能干,这还简单呀?多复杂!”

    秀芳笑道:“这复杂什么?现在国家条件好了,商品多,可以买到麻线,其实做鞋子最麻烦的是搓麻线!”

    “往前退个八年十年的,咱们外岛人这个纳鞋底的线都是家里爷们手搓的。”

    “拿我家来说,以前都是我爹拿生产队艌船用的好麻,抽出合适的麻丝,坐在屁股底下一把一把地搓成长线的!”

    自己做鞋子已经是轻车熟路的事。

    她尽快的用麻线纳住鞋底和鞋帮,这活就算完工了。

    以往为了结实要用双层麻线来做工,今天她用了一层麻线而且扎的针眼还少。

    因为人家调音员同志家庭条件好,这双鞋子只要让他能穿到县里就行了,他说了,他明天去了县里先到百货大楼买一双高档皮鞋!

    很有钱!

    洗完澡洗完头、穿戴整齐之后调音员赶紧出来。

    他尴尬的看了眼院里的人,嘀咕道:“我、我那啥,有没有吃的?我给钱、我买点饭吃。”

    王向红挥手说道:“不用给钱,你今晚要是愿意住在我们这里,也不用给钱,别嫌弃我们条件差就行了!”

    调音员感动的说道:“不差、不差,干部大叔、还有这位王老师,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帮助我。”

    “说实话,我今晚很感动,我没想到现在社会上还有你们这样的好人,并不把钱看在眼里的好人!”

    王向红有些心虚。

    他已经知道王忆的把戏了。

    于是他看了王忆一眼:这小子心眼子真多,而且确实有点本事。

    把人家给坑了还让人家出钱出力又感恩戴德,这可是个大能耐了,他自认自己没有这样的能耐。

    这样他不想继续这话题,便说道:“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我们也不是坏人,那啥,你过来准备吃饭吧,我们队里没别的好东西,螃蟹大虾还有鲜鱼管够!”

    秀芳说道:“家里有小鲅鱼,干煎两条小鲅鱼吧?又香又鲜。”

    王忆说道:“本来还计划今天跟大胆一起去漂钓鲅鱼呢,可惜了,去不成了。”

    王向红说道:“明天吧,明天让大胆早点回来,让他们那一批人去螃蟹楼,不光能漂钓鲅鱼还能钓海年鱼。”

    王忆好奇的问道:“螃蟹楼?这又是什么好地方?”

    王向红看了眼调音员含糊的说道:“明天让大胆给你说吧,今天先给这位同志做饭,吃完饭是否需要给你安排个住处?”

    调音员说道:“不用了,我去县里的招待所住,说实话,我住农村住不习惯。”

    这话挺伤人的。

    他又赶紧找补:“是这样的,我这肚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劲的疼,我估计我拉肚子得拉的挺厉害。”

    “你们这种旱厕我用不惯呀,要是再掉下去一次怎么办?”

    提起这个,他又要哭了。

    今天竟然掉粪坑里了,竟然粪斗了一回,真是太丢脸了!

    缓过劲来,他又开始找王向红家的责任:“这位队长,你家里怎么回事?这厕所的边缘砖头已经松动了,你怎么不修理呀?”

    王向红下意识要说这旱厕已经不用了。

    王忆已经提前截住了他:“这就是我们这边的传统,没必要把砖头给稳定起来,因为我们外岛渔民常年在船上忙活,这两条腿有力气,踩着松动的砖头一样能上厕所。”

    “再说了,同志,我当时是不是提醒你了?我让你注意、让你小心,让你不要摔下去……”

    “是、是提醒我了。”调音员无话可说,但还是满腹怨气。

    他觉得今天的事都是人祸。

    螃蟹大虾蒸好送上来,调音员刚拉空了肚子,顿时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王向红安排人开船送他去县里。

    一拉开门,外头等着不少社员。

    调音员脸上挂不住,不满的说道:“你们农村人怎么这么喜欢看热闹呢?有什么好看的?真是的,没有别的事干了吗?”

    王忆也不满的说道:“他们不是在看热闹,是在等你结账!”

    这件事调音员本想糊弄过去,所以他穿戴整齐后出来了再没有提这茬子。

    结果王忆又给提出来了,这样他没法再糊弄过去,便说道:“我、我当时那什么,我当时是糊涂了、是昏头转向了,当时下面味道太大把我熏的昏头转向了,所以我当时说了什么我自己这会都不太清楚了。”

    王忆说道:“没关系,我记得清楚,你当时许诺谁帮你上来你就给他十块钱。”

    “刚才我帮你看着了,一共有七个同志挤进去帮你忙来着,所以你本来只要出七十块就行了。”

    “不过,”他话锋一转,“你把人家衣服弄脏了,我送你的衣服这可以不要钱,人家的衣服弄脏了没法穿了这得要钱。”

    “那二一添作五吧,你给个一百块就行了!”

    调音员急了,说道:“我哪有那么多钱呀?再说,助人为乐嘛,对不对?学习雷同志好榜样,对不对?”

    王忆笑道:“你不想给了,对不对?”

    调音员在他跟前低声说道:“一人给一块钱吧,我给你十块钱,行不行?”

    王忆问道:“你现在想赖掉刚才承诺给的钱,那以后是不是会赖掉承诺的五年免费调音服务?”

    调音员说道:“不会的、这个我不会的。”

    王忆轻松的说道:“你会的,我知道你更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人,不过无所谓,如果你不履行你的承诺,我就给你们单位每一位同志邮寄一份照片。”

    “什么照片呢?刚才你从厕所上来的全过程,我是拍照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拍的!”

    他对外面学生招招手,五个小摄影师抱着相机跑到他跟前。

    调音员当场眼神直了。

    王忆拍拍他的肩膀低声笑道:“同志,你刚才说你没想到现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竟然还有我们这样的好人。”

    “我们确实是好人,但不是烂好人。老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能不能猜到我们都是怎么防备你的?给你个提示,你刚才洗澡的时候在里面是光着屁股的……”

    调音员顿时慌张了,他惊恐的问道:“你你你拍、你拍了我、我的光屁股照片?”

    王忆冲他挤挤眼:“你猜呢?”

    然后他拍拍调音员的肩膀说道:“你愿意体面,那咱们就体面,你要是不愿意体面,那我们就帮你体面!”

    调音员只感觉寒冬腊月里一桶冰水当头浇灌下来,通体冰冷!

    又感觉一道霹雳自虚空劈下劈在他脑门上,浑身发麻!

    你愿意体面,那咱们就体面,你要是不愿意体面,那我们就帮你体面……

    这句话让他失魂落魄了!

    他乖乖的支付了钱。

    乖乖的坐上船乖乖的离开。

    第二天一早阳光灿烂,但海风很冷,学生们开始往外套里塞毛衣、塞厚实衣裳了。

    寒流南下,气温降低的很快。

    王忆早上出来后放眼看去,看到满山黄叶凋敝。

    好像一晚上的时间,满山便失去了葱绿。

    到了上午时分,八台红薯烤炉全被抬出来放在了大灶门口,从小到大一字排开。

    这种烤炉跟高科技不沾边,但其实在构造上非常巧妙,能够同时烤出多个红薯并保持极佳的口感和味道。

    唯一的问题是这炉子是烧炭的。

    这年头炭还是挺珍贵的,所以王忆索性从22年往这边拖运,反正有大迷糊负责当力工,他从市场买了炭拖到丙-110仓库就行了。

    从十点开始,炉子预热放入洗干净的红薯,然后开始烘烤起来。

    由销售队来负责烘烤。

    糖炒栗子、炒花生和烤红薯都是销售队来负责的。

    这些活跟海鲜小凉菜不一样,不用为了保证新鲜需要当天上午做、下午去出售,可以上午就去县里出售。

    一人一台小推车,推着个小炉子和小锅到处转悠,他们最近生意做的不错。

    天冷了,糖炒栗子开始热卖。

    第三堂课下课后王忆去看烤红薯的进展——中午头要给学生们吃红薯当午饭,另外下午也会一直烤红薯,还是老规矩,队里出来了新食品都会请客让社员们尝一尝。

    他过去的时候王东喜等人正在围绕着新生意眉飞色舞:

    “咱们社队企业现在成了明星企业,哈哈,咱什么都走在了前面……”

    “对,现在县里还没有卖糖炒栗子的呢,我们去卖的时候城里人都很迷糊,还有糖炒栗子这样的好东西卖吗?”

    “就跟咱当初买海鲜凉菜一样,咱们起了头,其他人就跟上,我看着昨天也有卖糖炒栗子的外队人出现了。”

    “没事,他们卖不过咱们,再说了,咱们马上就有烤红薯可以卖了,这个才好呢!”

    看到王忆走来,他们纷纷招手打招呼。

    王忆问道:“糖炒栗子和炒花生的生意挺好的吗?”

    王东喜说道:“好,咱们之前卖了好几个月的海鲜凉菜,卖的价格实惠做的又好吃,物美价廉!”

    “我们销售队靠着海鲜凉菜把名气打出去了,所以城里人一看我们不卖那个凉菜了,改成卖糖炒栗子和炒花生,都愿意掏钱来尝尝。”

    “结果一尝他们就尝上瘾了,一块钱一斤的价格虽然不便宜,可是咱的糖炒栗子做的就是好吃,用的都是真材实料的好糖块,城里人还是挺愿意买的。”

    王忆点点头:“行,不过重头戏还是烤红薯,现在有一波出炉了是吧?你们尝过没有?”

    王东喜正要说话,王向红突然从山路冒出来喊他说道:“王老师,赶紧过来一趟!”

    王忆冲销售队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尝尝烤地瓜,然后走向王向红。

    王向红那边还挺着急,冲他说:“跑步前进!”

    这样王忆便直接来了个冲刺。

    不等他发问,王向红这边急匆匆的说:“那个啥,我今天上午去公社开会来着,开了个会,然后公社组织了两个生产队的领导干部和党员过来到咱们这边参观学习。”

    “我先行回来,回来准备一下,他们后面就到。”

    王忆看看天色狐疑的问:“这是来参观学习的,还是过来吃饭的?”

    王向红无奈的笑道:“咱们肯定得管饭了,人家来参观学习,哪有不招待人家吃一顿饭的?”

    他打眼瞅了瞅生产队大灶前面那一溜烟的红薯烤炉,疑惑的问道:“那又是些什么机器?银白闪亮的,还怪好看哩。”

    王忆说道:“那就是昨天大胆和大迷糊他们搬回来的红薯烤炉,专门用来烤红薯的,用木炭烤,烤出来的可好吃了。”

    王向红眯着眼睛看过去,看的一脸新奇:“那是烤红薯的炉子?怎么四四方方的?炉子不都是圆滚滚的吗?”

    “算了,我先不过去看了。有了这东西正好,它们现在就可以烤红薯吃了吧?”

    王忆说道:“对,八个炉子都已经开动了,一次能烤一百个左右的红薯呢。”

    王向红说道:“那待会让他们尝尝咱们的红薯烤炉烤出来的红薯,你让文书再去炒一锅糖炒栗子和一锅花生,咱们要先开个茶话会的。”

    王忆要去安排,王向红又拦住他,问道:“那个,还有个事想跟你商量商量,这次是个挺大的事。”

    “什么事?”王忆问道。

    王向红说道:“昨天那个调音员同志的遭遇警醒了我,咱队里都是老式的旱厕,不卫生也危险。”

    “调音员的遭遇固然跟我家厕所前沿砖头松了有关,可是这也跟他不习惯这种上厕所的方式,然后腿脚不够灵便有关。”

    “于是我就想,你看咱队里老人不少,他们腿脚也不灵便呀,其实以往就发生过这个人不小心擦进旱厕的事,以至于你去看,寿星爷他们家里的厕所墙边都被我镶嵌了扶手,就是怕他们出这个事……”

    王忆听到这里明白了:“哦,你想给全队先修理一下厕所?”

    王向红犹豫的说道:“有这么个想法,可是也不是很、很确定,咱们快要修房子了,现在是不是最好不要乱动房子了?动了就是浪费。”

    王忆说道:“修个厕所算什么乱动房子?那种陶瓷的蹲便器不算贵,现在城里早就普及了,人家还用抽水马桶呢,咱们老百姓用个蹲便器算什么浪费?”

    “再说现在可以简单的修个厕所,外贸集团卖给咱们那么多的pvc板材,这种板材可以当小厕所的屋顶。”

    “这样只要把厕所简单修整一下,修出个蹲位就可以安置蹲便器,就是需要水泥……”

    王向红立马说道:“水泥咱队里还有,不多说,一百袋子应该没问题,都是公社支援给咱们的抗洪物资,咱们一直没派上用场。”

    王忆说道:“那最大的问题就解决了,这么着吧,我尽快联系同学帮咱们订购一批陶瓷蹲便器。”

    “嗯,一家一户一个,单买的话要二三十块呢,咱们批发的话,应当是十五块就能拿下一个来。”

    王向红说道:“行,反正我自从用了这个蹲便器以后我就想,以后咱队里人修新房子,家家户户都要安装这样的蹲便器,可不能再用旱厕了。”

    “这样咱们等于先提前买下,以后起新房把它们刷洗刷洗,用到新房里就行。”

    顿了顿,他又不好意思的说:“主要是咱队里以后过来参观的集体和单位少不了,咱们那个厕所确实拿不出手。”

    “要是家家户户都有新式厕所,这也能体现咱们在生活上的先进性嘛。”

    王忆笑着点头。

    他估摸这才是老队长舍得砸钱给全队换新厕所的主要原因。

    外岛人真是把面子看的比命都重要!

    这点他王忆对此不敢苟同。

    面子?面子算个屁!

    所以王向红提议让学生们去列队欢迎的时候,他直接否决了——该学习就是要学习。

    对于学生来说,没有什么比学习更重要的事情,不过他建议吃完饭下午参观的时候,让学生们一起打一套太极拳。

    王向红只能这么答应,毕竟学校是王忆做主。

    他开完会后先回来进行安排,主力队伍在后面。

    今天一共浩浩荡荡的过来了二十来个人,有公社的主要领导和两个生产队的领导干部。

    这两个生产队有一个是王忆的熟关系,隔壁的金兰岛。

    另一个叫大鱼岛,他们两个现在和天涯岛合计起来就是公社三个小康示范村。

    现在公社安排的参观计划是小康示范村之间先互相参观、互相学习、互相探讨经验,然后再发动后进村子和生产队过来参观学习。

    这样文书负责后勤工作,王向红自己忙不开,王忆便把第四节课跟秋渭水的音乐课调了调,他负责待会的导游工作。

    很快公社的相关领导和另外两个生产队的干部们便乘船抵达了天涯岛。

    王向红这边挺遗憾的。

    市里发的牌匾未能放到码头去,否则开门见山多有宣传效果!

    王忆、刘红梅一左一右跟着王向红上去迎接他们,冯一木等公社领导在前面,金兰岛的队长黄志武等人跟在后面。

    黄志武上了码头往四周看了看,点头道:“天涯岛现在发展真快,一天一个样,你们看,他们队里现在卫生收拾的很好呀,家家户户门前除了鱼鲞没有别的东西。”

    有一个穿中山装的干部赞同的说:“一点没错,他们的卫生收拾的确实很好。”

    “昨晚好一阵冷风吹过来,树叶落了个七七八八,我们岛上现在到处是枯黄叶子,没想到天涯岛这么多山、这么多树木竟然没有多少叶子刮在社员们家门口。”

    这就是发动学生们搞内卷的好处。

    学生们今天一出门看到风吹来那么多落叶,立马把家里人全给拎了出来要求打扫卫生。

    清洁工作评比活动还没有开始,他们没有拿到奖状,现在一点不敢松懈。

    王向红热情上前把王忆和到来的干部介绍了一遍,公社和金兰岛这边双方大约都熟悉了,大鱼岛的干部他是第一次见面。

    大鱼岛以‘乔’姓为主,大队长叫乔木年,也是一位从部队退伍转业回老家的党员。

    这岛屿资源好,隔着县城所在地的主岛最近,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发展的相对来说更好。

    王忆记得这岛屿在22年发展的更好,他们吃到了很多县里搞旅游的红利,岛上民宿很多、娱乐项目也多。

    一行人先行上山去大队委办公室。

    路上有没来过天涯岛的干部便指向学校屋顶问道:“那些亮晶晶的东西是什么?”

    王忆介绍道:“是太阳能板,可以搜集热量来给我们社员烧水煮饭啥的,你们往周围看,还有往下看——能看到其他亮晶晶的东西吧?都是类似的太阳能产品!”

    黄志武说道:“这样你们队里可省柴火了,王队长,本来你们队里山大树多柴火也多,现在还有了不用柴火就能烧水煮饭的太阳能灶,那你们能不能给我们队里支援点柴火?”

    金兰岛上树木少,一直以来柴火来路都是个老大难问题。

    王向红笑道:“该支援就得支援,这个我听公社的安排,不过我觉得我们要支援也是支援钟家和项家那边,他们更困难啊。”

    说说笑笑中他们进入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黄志武便指向电视机说道:“看那个大家伙,24寸的大彩电啊!”

    冯一木点头说道:“那是好东西,咱们公社最大的彩电就在这里了。”

    “说起这个电视机,我听说县里有招待所的电视机被那个相公岛给强占了?怎么回事?”金兰岛的文书毛承文一边打量办公室的布置一边随口问道。

    冯一木的脸色顿时涨红了。

    这个事说起来他就感到生气。

    妈了个巴子!

    相公岛真是仗着天高皇帝远而目无法纪,上次为了糊弄市里和县里的领导,他们联合项宏瑞一起弄了个小把戏,从公社粮管所取了细粮分给项家人、从公社乃至县里的一些单位借了电器给项家人以充门面。

    结果领导识破了他们的小花招,让他们闹了个灰头土脸。

    而相公岛的社员则给他们来了个上屋抽梯,把公社给背刺了:检查结束后,他们不肯交出粮食和电器!

    特别是得知领导已经看破了他们强装大尾巴狼的举动,并且将他们村里定为贫困落后村庄之后,他们索性破罐子破摔,把粮食和电器都给扣押了!

    理由是他们村庄是贫困落后村庄,这些粮食电器应该是公社支援他们的物资。

    还好冯一木这人很有手段,他先是利用每家每户电器不同、价值不同的差异点分化了项家人,又加上治安所过去主持纪律,这才把电器给收回来。

    可粮食没办法了。

    家家户户当时都分配了差不多的粮食,这方面没法分化项家人,而且项家人是铁了心要留下这些细粮了,所以他们迟迟没有把粮食收回来,把粮管所坑了个够呛。

    现在相公岛的问题在于没有管事人了!

    项宏瑞意识到自己的干部干不成了,索性跟社员们混迹在一起里应外合的坑公社——这一把倒是给他赚足了名声。

    于是他虽然做不成生产队的干部,但却可以当项家的族长,当然项宏瑞本来也是项家族长。

    在市领导和县领导们面前毛遂自荐的项满银有望成为下一任队长,可他现在还没有当职,所以这事他还管不成。

    总之这是一笔乱账,想起来冯一木就很烦。

    这时候茶水和茶食都送上来了。

    茶水是用两套大茶壶装的,茶食则是红薯、炒栗子和炒花生。

    见此黄志武便跟王向红开了个玩笑:“王队长,我们都知道你是咱外岛一等一的大方人,结果咱同志们来你的队伍进行参观学习,你怎么还给我们吃红薯?”

    王忆客气的说道:“各位领导各位同志不妨先尝尝这红薯和栗子,这都是我们社队企业的秘制新产品!”

    公社里一位叫常援朝的副主任很年轻,他喜欢吃点好吃的,所以偶尔会去县里转一转。

    看到盘子中的栗子他赞叹道:“你们尝尝天涯岛上的糖炒栗子,栗子香甜可口,甚至皮都甜滋滋的,他们是真正用糖炒出来的!”

    其实这些栗子是真正用栗子香精给炒出来的,但王忆肯定不会对外说。

    王向红招呼大家坐下。

    领导们经过一系列的推让,最终选定了座位坐下,开始喝着热茶吃栗子、吃花生。

    冯一木伸手一拿忍不住咋舌:“挺热乎呀,烫手。”

    “今天天气冷,喝一杯热茶吃点热乎的茶食,胃里舒服。”刘红梅笑着倒水。

    嘎嘣、咔嚓的声音随后不断响起。

    干部们开始剥花生、剥栗子吃了。

    没人去碰烤红薯。

    这些红薯是烤出的红薯中品相最好的,没有破损,红薯皮还完好。

    于是这样导致了一个问题:

    现代红薯烤炉烤出来的红薯一旦外皮完好,那就跟生红薯有点像,而且因为是用木炭烤的,上面多多少少会铺上一点木炭灰。

    说它们平平无奇都有点对不住古天乐代言的平平无奇这个词!

    不过,干部们自恃身份,他们也不好意思光吃糖炒栗子和花生,最终有人对着烤红薯下手了……

    7017k

    
同类推荐:
重生之官路商途

更俗又为我们塑造了一个自控力超强的新时代超级男人, 性的冲动和挑逗对于一个16岁的男孩, 无论生理和心理都充满萌动的少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 遥想94年的时代背景,传统思维还占据着主导地位, 这样的男孩子(拥有成年男子的成熟心理和21世纪无比开放的观念) 对于御姐的诱惑是巨大的, 还提到陆续会登场幼龄、萝莉、熟妇、人妻、姐妹花, 看的我内心非常非常的激烈,更俗在新作里一定会满足大家的后宫欲望吧! 许思描写的非常微妙,魅惑众生相,玲珑剔透心,比善良女子多了几分蛇蝎,第一个登场的女配是御姐,推倒推倒直接推倒,太邪恶了! 我的粉丝语音交流房间!可以在这里互动评书哦!点击进入

我真没想重生啊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万万没想到,社会精英、钻石单身汉的陈汉升居然重生了,一觉醒来变成了高三毕业生。 十字路口的陈汉升也在犹豫,到底是按部就班成为千万富翁;还是努力一把,在个人资产后面加几个零,并改变历史进程。 已有作品《大时代1994》,书友群601246758。

驭房有术
驭房有术 铁锁

进城闯荡的小阿姨衣锦还乡,张禹的老妈心动了,决定让儿子前去投奔。不曾想,所谓的豪宅就是一个三十平米的出租屋,孤男寡女怎么住,更为要命的是,小阿姨经营的房产中介都快交不上房租了。 风水卖房、风水装修……张禹从乡下棺材铺王老头那里学来的奇门玄术竟然派上了用场,摇身一变成了王牌经纪人…… 兄弟、美女,买房吗?阴宅阳宅都有,包装修!

全职艺术家
全职艺术家 我最白

“音乐、影视、绘画、书法、雕塑、文学……” “你都懂?” “略知一二。” “都会一点的意思?” “嗯,都会亿点的意思。”怀揣系统,靠艺术征服世界,成为各界人士顶礼膜拜的无冕之王。

我的26岁女房客
我的26岁女房客 超级大坦克科比

又名:天空的城 爱情到底是什么,又产生何处呢?我有些想不透,或许所谓的爱情只是一只彩色的蝴蝶,看起来美丽,却永远也不能接近,倘若你真的想把她攥紧在手里,她便会挣扎,然后在挣扎中摩擦掉了所有的色彩,从此苍白。 我好似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会如此的小心翼翼了,因为害怕触及不到她的灵魂,却擦掉了那层美丽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