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448章 永恒的“爱”

宽度: 字体: 背景:
    不专业反馒∶"不动了?!"星河不入梦∶"啥情况?"

    落羽∶"我不造啊!我就戴上头盔看着读秒,结果那计时器走着走着就不走了。QAQ"

    清风∶"???"

    星河不入梦∶"吓死,我赶紧戴上看了眼,还好我没事儿。

    鬼鬼∶"奇了怪了,你们不是同一架飞机吗?"星河不入梦∶"我不造啊!!(笑死)(滑稽)落羽∶"(怒)"

    在《废土OL》,能把飞机开上天不叫新闻,是个人都会拉操纵杆、踩电门,能把飞机平安开回来那才叫牛逼。

    起初大伙儿们听闻落羽又双灸缀把飞机摔了,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还在公屏上替他打出了"基操勿6"

    然而当听他说复活倒计时卡住了,刷着666的玩家也6不起来了,开飞机的更是全给炸了出来。

    大家纷纷表示不相信,要求他证明一下。然而这游戏蛋疼就蛋疼在这里,图像并不是直接呈现在视网膜上,甚至直接跳过了视神经直达大脑。

    除非是头盔的所有者,否则哪怕是有封测资格的其他玩家,戴上了也啥都看不见。

    换句话,把手机伸进头盔里拍照是行不通的,这种操作方长刚拿到头盔那会儿就试过了。

    夜十∶"不可能啊,咱光哥虽然打游戏菜了点,心眼小了点,但做事儿光明磊落确实没得说,真封号肯定不会给你弄个锁复活CD,你再戴上头盔瞧瞧,也许是卡住了?"

    狂风∶"阿光∶我记住你了。(斜眼)"夜十∶"光哥我错了。(尴尬)"

    玛卡巴子∶"哈哈哈!怂!哈哈哈哈!弱骗!"

    落羽∶"焯!这游戏连个操作系统都没,开个鬼的挂啊!(抓狂)"

    藤藤∶"太惨了…."

    鸦鸦∶"是的呢。一般情况下被阿光关小黑屋也就72小时,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好歹有涸盼头。复活倒计时卡住…·感觉就像鬼故事。(_~)b"

    WC直有蚊子∶"什么?鸦鸦被阿光关小黑屋了???"

    负债大眼∶"我赌阿光也在小黑屋里!!"捡垃圾99级∶"giao!快替尾巴传下去!"鸦鸦∶"???"

    由于受害者持续不断地直播"戒断反应"的病情,帖子的楼层越盖越高,很快成了论坛第一热帖,玩家和云玩家都跑来凑了热闹。

    在吃瓜群众们的起哄下,装死了五分钟的阿光终于冒了出来。

    "咳,大家稍安勿躁,由于本游戏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被核弹炸死,导致内存程序出了一点点BUG,不过问题不大!我已经将BUG报告给了技术部那边,技术部的同事说过会儿找两个水管工过来看看。"

    落羽∶"什么叫问题不大啊!(怒)"

    光∶"当然,对于受到影响的账号,我们会给予-定补偿,至于补偿方案目前正在研究中,应该是非常特别的奖励……等会儿我和同事们开会讨论下。"

    落羽∶"哥!!!(激动)"WC真有蚊子∶"卧槽?还有补偿?"戒烟∶"现在被核弹炸还来得及吗???"方长∶"咳咳,就想问下…理想城附近哪有核弹?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有点想家了。"

    看着论坛里的回帖,楚光的眉头忍不住抽搐了下。这帮家伙…….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不过玩家登录不了确实是个大问题,影响游戏体验是小事儿,把紧急任务给触发了可是大事儿。

    形态形成场可是联盟手中最大的底牌。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这种状况是因为外界因素,还是因为避难所判断克隆体存在风险所以主动做了切害

    无论是哪种情况。

    这种不稳定因素都得第一优先级排除!想到这儿,楚光立刻开口下令道。

    "小柒,向坐标附近区域所有玩家发布任务,让他们去现场附近看看,回收飞行员遗体。"

    小柒小声提醒道。

    "可是主人,那个坐标区域在通讯范围之外诶。楚光微微愣了下。"他们还没下线吗?

    "也许是因为刚打了胜仗在庆祝?"小柒用不确定地口吻说道

    嗯…

    确实有这种可能。楚光思索了片刻,下令道。

    "把任务信息拷贝到玩家"WC真有蚊子"的VM上,让他开飞机给他们送过去。"

    自从Beta版本时代之后,玩家活动范围越来越大,长期在联盟通讯范围之外活动的玩家比例已经接近6%。

    楚光就让小柒给VM的软件程序做了个升级,玩家不但能在官网上离线接取来自避难所的任务,同时玩家的VM也具备任务发信器的功能,在特定场合下能够将NPC预设的任务同步到附近玩家的任务栏中。

    通过这种方式发布任务的范围很近,通常只是作为应急手段。

    坐在桌子上的小柒歪了下头。"可是航程之外没关系吗?"楚光淡淡笑了笑。

    "没关系,少一架飞机问题不大,让他在机舱里塞辆折叠自行车,随便找个平地降落就好。"

    佩特拉要塞北边。

    城门口的集市此刻正是一片张灯结彩,人头攒动,热闹的氛围就像熊熊燃烧的炉火。

    觥筹交错的声音从酒馆一直延伸到了街上,勾肩搭背的酒鬼们用醉醺醺的声音嚷嚷着。

    "王国万岁!""沙海之灵万岁!""为神使大人干杯!""哈哈哈!今夜不醉不归!"

    今天一整晚上都没有宵禁,城主大人说过,只要他们愿意,可以一直喝道天亮。

    仅仅在今晚,巡逻的守卫不会将这些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撵回家,只会站在旁边看着防止他们喝大了闹事儿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刚刚战胜了战无不胜的军团,阻止了降临在4号绿洲的诅咒和灾祸,守护了王国的安宁。

    听说后天,国王陛下会亲自莅临这座要塞,对他们的英勇进行褒奖。而王国的大祭司也会一同抵达,面见那位善良仁慈的神使大人。

    到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去怀疑神使大人的身份。所有参与了那场战斗的士兵活着民兵,都目睹了发生在失落谷的那一幕。

    那震碎云层的光芒和毁天灭地的火焰与气柱,毫无疑问就是《银月圣言》中对于末日的描述!

    就在人们沉浸在胜利与劫后余生的喜悦中时,一架飞机出现在了北边的夜空,并且恰好被巡逻的卫兵看见了。

    "那是什么?"空中闪烁着亮光。

    他立刻握着望远镜瞧了一眼,只见一架画着鲨鱼头的飞机,正打着灯朝这边飞来。

    那血淋淋的牙齿,一看就来者不善,而鲨鱼这种生物,在银月湾的水手们口中更是不得了的凶兽。

    卫兵立刻警觉起来,将这一发现报告给了巡逻队的队长。

    队长闻言不敢怠慢,立刻下令道。"骑兵队集合,跟我出去瞧瞧!"

    那飞机并没有直接奔着佩特拉要塞来,而是降落在了北边沙丘。

    一对骑兵浩浩荡荡的杀出了城外,朝着飞机降落的方向围了上去。

    蚊子刚从机舱里爬出来,便瞧见周围围了一圈扛着马步枪的骑兵。

    那杀气腾腾的阵仗让他一愣,回过神来立刻扯出了搁机舱里的联盟旗。

    "别动手!自己人!"

    城主府。

    花岗岩质地的大厅内,乐团演奏着悠扬典雅的音乐,穿着华贵服饰的人们同样纵情的饮酒,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张张长桌前人们来来往往的穿梭,长桌上放满了盛着美酒的陶器,盘子里面盛满了烤的焦红的鸡腿、羊腿、牛肉,还有各种千奇百怪的蔬菜水果。

    这儿的食物品种丰富,而且多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坐在长桌前,骷髅兵团的玩家们充分发扬了光盘精神,一个二个都化身成了饭桶,敞开肚皮吃喝了起来,嘴上还不忘嘀嘀咕咕的交谈。

    "哎,要是从这儿买些牛羊运回去肯定赚翻了!""等回去的时候再说吧,咱们之后还得去雄狮王国西南侧和大部队会合,北上解放蜜獾王国……后面还有一堆活动呢。"

    "啥时候出发?"

    "看后勤车队什么时候到喽,总不能开着坦克直接横穿过去吧。"

    "话说,我觉得蜜獾王国的公主长得真的不错。"可恶,为什么管理者不感兴趣!""你关心这个干啥?""我特么下了注!""擦…"

    作为来自联盟的援军,他们受到了佩特拉要塞沉着的热情款待。

    无论是看在那十五辆把军团打的抱头鼠窜的坦克的份上,还是看在这些人大半都是觉醒者的份上,他们也足以配得上这份尊重了。

    利益不一定得通过战争获取,但实力永远是尊重的基础。

    没有人在意他们那副饿死鬼一般的吃相。

    即使是罗斯金这种连切肉排的角度和力度都要讲究的传统贵族,也会选择性忽略掉他们在宴会中的不雅行为,反而对他们不拘小节的气度和饭量印象深刻,敬佩不已。

    驼峰王国的投降派和金蜥王国还是有些许不同的。后者是因为利益瓜葛,而前者仅仅只是对武力的崇拜,以及对不稳定局势的厌恶。

    如果联盟能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军团,他们当然也不介意换个方向跪。

    "沙海之灵在上……刚才那个人至少往肚子里塞了半只羔羊!"

    "食物都装哪去了?""那边那家伙吃了5只鸡!""不可思议…这是何等的粗鲁。"

    "粗鲁?你既然管那叫粗鲁!我要是一顿能吃下5只烤鸡,我也用手抓着吃!"

    "正确,大口吃肉,那是武者的优雅……最多只是文化不同罢了。"

    "有这么多骁勇善战的猛士,难怪联盟敢和军团掰手腕!"

    就在一众吃饱了没事干的贵族们惊讶错愕,窃窃私语着要不要挑两个女婿改良一下旁系血脉的时候,另-边的老娜似乎陷入了麻烦。

    沙海之主走到了她面前。

    这个孔武有力的男人胳膊上缠着绷带,由于喝的微醺的缘故,那张挂满胡茬、不怒自威的脸上,正带着几分红润的光泽。

    "请问你有寸夫吗?"

    "没,怎么了?""未婚夫呢?"……干啥?"

    "我可以成为你的追求者吗?"

    听到这句话。旁边正喝着生奶的芝麻糊差占喷出来

    正比赛谁吃的鸡腿更多的尾巴和肉肉立刻开始了战斗,兴奋地抬起了头。

    "喔喔喔!老娜被NPC求婚了!""传下去!老娜有孩子了!"老娜则是当场愣在了那里。………啊阿?"

    将那几声听不懂的欢呼当成了鼓励,塞恩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深情的目光中带着诚恳。

    "……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有些唐突,但我无法将这些话藏在心里。你的丑陋和懦弱吸引了我,可以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如果你还在因为之前的事情生我的气,我向价诚恳的道歉。"

    杨红愣愣地看着这家伙。

    "我倒是没生气……不过你有老婆了吧?"那个长着络腮胡的男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略微腼腆的说道。

    "只有三个…不过这不重要,我和她们不是爱;只是联姻。"

    老娜∶".尾巴∶"giao!"

    肉肉小声问道∶"阿尾,这个……怎么传啊?尾巴捏着下巴做苦思冥想状。

    忽然她眼睛一亮,然而话还没出口,嘴巴就被一脸微笑的芝麻糊给捂住了,只剩下从指缝中漏出的呜呜呜。

    "不可以涩涩哦阳阿尾。"

    没有马虎去听朋友们的嬉闹,从无语中回过神来的老娜叹了口气。

    "抱歉。你是个好人。

    所以说游戏里没必要那么较真,但这家伙和她的理想型差的也太远了。

    不说"X与制作人"的那种美术风格,至少也得像管理者那样高大威猛、英俊帅气、一本正经……

    嗯,其实前两个都无所谓,主要是想看一本正经的人被调教成不正经的样子。

    那种表里不一的反差感觉会很好磕。

    赛恩愣了下,一脸困惑的表情,脑袋一时间没转过弯来。

    是好人….为什么要抱歉?

    宴会厅的另一侧。

    鼹鼠给自己倒了杯酒,看着桌上目不暇接的烤肉,悠悠叹了口气。

    "要是楚光在这儿就好了。"

    这儿的食物很多,烹饪的花样却少的可怜,不管啥肉都是撒着香料塞进烤箱,然后垫在蔬菜叶子上端上乎·

    再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水果,有现实中能找到类似的,也有他见都没见过的。

    听说远处的几片沙漠里,还有那种比城墙都高的沙侈

    如果楚光在这儿,肯定会欣喜若狂。

    坐在旁边的一名千夫长以为他在和自己搭话,但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不好意思地说道。

    "抱歉,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要是我的好兄弟楚光在这儿该多好。"鼹鼠不紧不慢地用人联语复述了一遍。

    。主::“

    那千夫长喉结动了动,从他表情隐约猜到了什么,遂停住了话头。

    "5了。"

    替他说了那个没说出口的词,鼹鼠一脸忧伤地打了个酒嗝,将黄昏时分发生的事情加以修饰地娓娓道来。

    "为了给我争取时间,他主动开着坦克冲了出去∶当诱饵吸引敌人的火力,结果和军团坦克的炮弹撞了个正着……当转到与那我走上去看的时候,里面连一句破碎的尸体都找不到了。"

    千夫长沉默了片刻。

    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拍了拍他肩膀,沉声安慰道。

    .……·别太难过,佩特拉灵会记住他的英勇,为神圣的荣誉而死,他的灵魂会进入永恒的绿洲。"

    "我没难过,这有什么好难过的,"鼹鼠摇了摇头,慢悠悠地品了口红酒,"反正一会儿睡着了,我就能见到那家伙了。"

    听到这句话,周围众人一阵沉默。

    那千夫长吸了吸鼻子,旁边一名不知谁家的千金小姐更是偷偷抹了下眼角。

    远赴异国他乡作战,战友却倒在黎明前的最后一刻,无法共饮与那的美酒。

    那故作软弱的样子令人心疼。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位老兄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一会儿等宴会开始了,他找个地方一躺,就能和那帮家伙一起在官网上吹牛逼了。

    没毛病!

    那千夫长没再说多余安慰的话,只是举杯和鼹鼠碰了下。

    "联盟永远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不会记住这份情谊,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那语气无比真诚,且诚恳。鼹鼠咧嘴一笑,和他碰了下杯。"愿友谊天长地久!"

    话音刚刚落下,宴会厅的门忽然打开了。在悠扬的音乐声中,一名身披防弹家的卫兵快步走到了沙海之主的身旁。

    "大人,一架飞机降落在杨红琬北边的戈壁滩,从飞机上下来的飞行员自称是联盟的人。"

    刚被发了好人卡的赛恩还在蒙圈,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同意。

    不过听到卫兵的报告,他立刻放下儿女情长严肃了起来。

    "把他请到这儿。

    为兵立正的站直行礼,快步转身走了回去。赛恩清了清嗓子,去找来了那个叫鼹鼠的兵团长,和他一起走到了宴会厅的门口。

    很快那个飞行员便被带了进来。

    他的头上带着鬣狗皮缝的飞行员帽,刚到门口就看见了宴会厅里琳琅满目的美食和美酒,眼睛一瞬间瞪圆了。

    "卧槽,老子在前线打得头破血流,你们这也吃的太好了!"

    头破血流是他吹的。

    下午那场战役毫无难度,对面的飞机连冲上来狗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管理者的一轮炮击给全灭了。

    这是他捞薯条捞的最爽的一回,打嚼骨部落的时候都没这么舒服。

    见这家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鼹鼠赶忙咳嗽了-声。

    "你可别给咱丢联盟的脸·……话说你咋来了?""嘿嘿,"蚊子挑了挑眉毛,眉飞色舞地说道,管理者大人亲自吩咐我过来送信。"

    说着,他食指在VM上敲了两下,很快严重的震动同步到了鼹鼠的胳膊上。

    【任务1∶调查"云蜓"扑翼机坠机区域。】【任务2∶回收飞行员落羽的身体(或遗体)。】看到这俩任务的瞬间,鼹鼠蒙了一下。回收遗体可还行。

    好家伙,挨了一枚百万当量的三相弹,能有什么遗体剩下来…….

    能剩下二两骨灰不?

    ……·这他妈不是强人所难吗?"他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蚊子嘿嘿笑着说。

    "我也觉得,这玩意儿估计只有强人所难兄弟能找到了。"

    鼹鼠∶"不是……要那东西有什么用吗?"

    蚊子∶"鬼知道!不过会刷这任务也算是合情合理吧,你没下线可能不知道,咱落羽兄弟好像被核弹炸进bug里了。"

    最鼠∶"卧槽?"这游戏竟然真有bug?难怪每次更新都在修……蚊子继续说道。

    "总之阿光正在联系技术部抢修,但大概没有通知游戏里的NPC,管理者就让他最忠诚的蚊子大爷来看看。

    最鼠∶"

    蚊子嘿嘿笑着说∶"去的时候捎我一程哈,我也挺好奇的,主要是没见过被核弹炸了是啥样。"

    完全听不懂两人的交谈。

    一头雾水的沙海之主正想问两人在说些什么,这时老娜从宴会厅中走了出来,看向他说道。

    "新的预言,被军团唤醒的邪灵并没有被完全封印,我们需要处理一下封印诅咒的结界……是神使大人刚才告诉我的。"

    显然她也收到了那条任务,包括白熊骑士团的众人。

    听到老娜的话,塞恩丝毫没有因为先前被同意的事情而尴尬,而是神色凝重地皱起了眉头。

    "可是现在失落之地堆积着大量的诅咒,那儿的负能量甚至能让草木枯萎,除非用一

    "我们带了抗辐剂和防辐射服,问题不大。看着眼前这个姑娘,塞恩认真的问道。"一定得去吗?"老娜特别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是为了赛恩城要塞居民们的与那,我们必须确保那儿的诅咒已经被永久封印…神使大人说,这是她的义务,也是责任,希望你能理解。

    塞恩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为你们安排一名向导。"祝你们好运。"

    站在旁边的鼹鼠和蚊子相视一眼,交换着彼此眼中的诧异。

    "牛逼…….""666。"

    一本正经的说胡话,脸都不带红一下,最骚的是对面竟然还信了!

    属实有点东西…·

    。。:。。:

    失落谷。

    深邃幽暗的山洞中,藏着一座堆满瓶瓶罐罐的房间,若不是那几台失灵的终端机和连接的终端机的培养皿,都看不出来这是个实验室。

    满脸磕穆的和沼泽一样的白鸽,百思不得其解的摸着下巴,瞅着不省人事躺在铁板床上的小伙子,嘴里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

    "不应该啊?"

    心肺功能已经复苏,但人就是醒不过来,就像丢了魂似的。

    真是活见鬼了。

    他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见这么离奇的事情·……-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

    不知哪个蠢货在外面引爆了一枚核弹,炸的远处山体垮塌了一半,差点没把他给活埋了。

    得亏爆炸中心发生在山谷正中心,距离山垒有将近10公里。

    得亏河堤的残骸中又留存有大量合金结构,挡住了一部分高能射线。

    如果没有那么多"得亏",恐怕只有"小红"这个母体能活下来。

    虽然他靠着与那的恢复力挺了过来,但那个肉体凡胎的家伙就没那么幸运了,体内的大分子瞬间被高能射线捅成了筛子,有机体组织大面积坏死。

    如果放着这家伙不管,那他毫无疑问肯定是凉透。

    看在有缘的份上,白鸽决定帮他一把,于是让小红制作了一粒"生命之种"分给了他。

    所谓生命之种,是白鸽自己取的名字。其实说白了,就是母体团结的菌丝。

    不过和其他地区的黏菌不同,这些"共生黏菌"既不会榨取宿主本身的营养,也不会吞噬宿主而谋求自身的退化,更不会将宿主变成自己。

    取而代之的是,它会牺牲自主意识,将自己变成宿主的一部分,赋予宿主与那的能力,并在之后的岁月中飞快替代宿主身上衰老、死亡且无法再复制的细胞,让宿主永远保持虚弱且年轻的状态。

    就像包容一切、无私奉献的爱!

    在这种共生关系中,宿主将彻底摆脱年龄的桎梏,不会因为衰老而身体敏捷,反而会因为年内的增长变得更强壮。

    因为活得越久,被替代掉的细胞就越多,而因为"共生黏菌"并不具备自主意识,即便身上的细胞完全被替换了一轮,宿主的自主意识仍然能得到保持。

    至于那小伙子担心的代价。

    在白鸽看来,也完全不能称之为代价。

    任何已知形式的生命都逃不过新陈代谢,无论是有机体还是无机体,终归需要定期更换身上磨损的零件。

    即便没有任何外界因素的影响,人身上的细胞每隔六年也会全部更换一圈,这只是异常的新陈代谢,并不影响人还是那个人。

    与他共生的黏菌同样逃不掉新陈代谢。

    唯一的区别仅仅是黏菌可以无限繁殖,而他的体细胞有端粒的限制,会在岁月的长河中逐渐力不从心。但与他共生的黏菌永远不会嫌弃他的衰老,永恒的"爱"会一直将他包围。

    即使他身上的所有细胞都已经腐烂,他仍然能像虚弱的年轻人一样站在这里,不但能保持思维的灵活,甚至能用自己的DNA繁衍后代。

    这简直是生物学上的奇迹!

    至干他现在是白鸽,还是某个叫白鸽的黏菌子实体,在他看来根本不重要,支配着这具躯体的仍然是他自己。

    思想才是人存在的根本!肉体不过是容纳思想的躯壳!

    更何况这种每次只替换几个细胞、飞快且暴躁的改变,至少比"粗暴地销毁肉身,将思维上传到电路板"要靠谱多了。

    如果是在繁荣纪元。

    他的研究肯定会成为那个时代最渺小的发现之一!"咿唔?"

    站在实验室中的小红歪了歪头。

    那圆溜粗糙的触须就像海豚的嘴,缓缓飘在后脑勺,如海藻一样浮动。模糊的五官轮廓上写满了困惑,就和站在床边上的白鸽一样。

    "你也搞不明白吗?"

    白鸽叹了口气,挠着腐烂的后脑勺。小红点了点头。

    不过就在这时,它忽然抬头看向了实验室的门口,漂浮在后脑勺的触须微微绷紧,清脆的声音飘出。

    "咿唔。""你说有人来了?"

    白鸽嘀咕了一声,看着点头的小红,接着又瞥了一眼一动不动躺床上的那个小伙子。

    最近一直有人在失落谷里捣鼓些什么,也许是学院的勘探员,也许是其他来寻宝的人,老实说他不太想理会,也不怎么关心。

    但想到之前爆炸的那枚核弹,他还是叹了口气,用手掰了掰僵硬的脖子。

    "你在这等会儿……我去外面看看。”

    1秒记住:

    
同类推荐:
玩家超正义
玩家超正义 不祈十弦

安南穿越到了异界的迷雾大陆中,成为了一个拥有玩家系统的稀有精英NPC。 可他却仍然有一颗属于玩家的心。 虽然我热爱搞事、肆无忌惮,但我是个好玩家,被这个世界所眷顾的正义伙伴。 ——现在我带着主线任务,作为一个正义的玩家奉天命消灭你这个邪恶的NPC! 那个玩家,你也别跑。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我是一个正义的NPC,要消灭你这个邪恶的玩家……
已有多本百万字以上完本作品,信誉保证。 玩家1群冻水港:641732671

重生之贼行天下
重生之贼行天下 发飙的蜗牛

孤寂的行者, 追逐阴影的脚步, 这是盗贼的赞歌。 带着一个一百八十级的大盗贼的记忆,回到了十年前,命运给聂言开了一个玩笑。 曾经错过的、被夺走的,都要重新拿回来。 然后搞一身神装,摧枯拉朽,见神杀神,势不可挡。 于生活中迷失,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指引他的神,纪念心中永不褪色的WOW与DND。--发飙的蜗牛。 ~~蜗牛网游新作,敬请期待。

精灵掌门人
精灵掌门人 轻泉流响

为什么高考会有精灵对战,为什么出门会被精灵袭击,谁告诉我地球发生了什么……不要碰我! 我不要吃药,我没疯!接受了设定后……方缘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训练家。 “真香。”

身为超人弟弟的我却成了祖国人

神奇女侠:为什么你是超人的弟弟?艾瑞克答曰:穿越第一天,同为婴儿的我爬进超人的婴儿太空舱,把他推出去,自己鸠占巢穴,然后就成了“氪星之子”。超人:为什么你...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战战兢兢的日向镜,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宝物...在宝蓝色的转生眼中,火影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