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八十七章 真耶?假耶?

宽度: 字体: 背景:
    姜望与许希名虽是各自为战,但都下意识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便随时可以支援彼此。毕竟洞真层次的恶观,这里也并不鲜见。

    甚至于他们的战斗范围,始终没有越过姜望最早的站位,就这样一只只圈过神临层次的恶观来杀。

    远处四位当世真君杀得祸水翻涌,这边姜望和许希名也是始终未曾停剑,保持着几乎同频的三息灭杀一头恶观的速度

    但在此刻,姜望已然放开了感知,却哪里有许希名的身影?

    远处几位真君的威势仍然清晰可知。

    可身周空空,并无旁人。

    许希名去了哪里?

    甚至于……

    许希名真的存在吗?

    因为此刻目识无所见,耳识无所察,心识无所感。

    当能够感知的一切都不存在,那个人还存在吗?

    虽然之前与许希名有过对话,也见识了许希名新杀恶观的过程,但是那些对话,那些画面,是真实的吗?

    姜望脊生凉意!

    尤其是看到水下这个满眼好奇的白胖男孩,更是一下子把心脏提到了噪子眼!

    明明上一刻,他还在和白云童子沟通恶观的事情,水下这个竟是什么东西?

    他几乎立刻便做出反应,先以剑气回护自身。而后沉下心神,洞察五府海。并未发现什么入侵的痕迹,也终是在云冒阁殿中,看到了呼呼大睡的白云童子,

    这小胖子不知何时给自己做了一张绵云小床,就那么大模大样地摆在大殿中央。两侧还有木马、秋千之类的玩意。

    此刻他裹着小被子,肥脸红彤影。还打着鼾,虽然鼾声很小。

    姜望松了一口气,这个小胖仙童虽然没啥大用,但好歹也是一起相处这么久了,总归是有些感情在。

    正要提剑杀进水下,新了那不知什么恶观伪装的冒牌货。绵云床上的白云小童,一张胖脸忽然变成了乌青之色,整个躯体瞬问僵硬,气息全无,毫无预兆地成了一具尸体!

    李代桃僵?还是直接被抹杀了?

    与此同时,祸水下的白胖男孩一下子钻出水面,哇哇哭着,湿漉漉地向姜望扑来:“仙主老爷!吓死小童了,哇哇哇……

    真耶?假耶?

    姜望来不及多想。

    五府海上空,一座赤金色的府邸轰隆隆撞将出来,迅速靠近了云顶仙宫!

    不朽之光瞬问倾落,遍照仙宫建筑群,

    如清水洗涤脏污。

    淡淡的阴翳被抹去了。

    绵云床上的白云小童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提起白云小剑,小眼睛警惕地乱转:“何方鼠辈,敢惹本仙童?护驾!"

    两尊正在叮叮当当干活的仙宫力士,顷刻拨身而起,一前一后落进云霄阁内,拱卫他的左右,很是忠心耿耿。

    再看他的脸色,已是红润非常,哪里有乌青?

    并非是在仙宫之中被悄无声息地解决或替换了,而是一种感官上的误导

    此刻五府海内已然清净。

    身外那湿漉漉扑来的白胖男孩,也受阻于赤金光芒之外。

    但他却突然露出邪异的笑容,张嘴便是一口!

    将赤金光芒咬下了一大块!

    这一下造成了连锁的反应

    姜望的乾阳赤瞳几乎是立刻便崩溃,眼角滴落血痕!

    五府海内那灿烂的赤金色府邸,也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胸腹之间,五轮炽光同时亮起,在危急时刻,他开启了天府之躯,以五神通之光回护自身。

    这是自他摘下赤心神通以来,第一次于此神通上受到重挫,谁能想到,神通之光竟也能被吞下?

    “咯咯咯咯~"

    白胖男孩似乎嚼吃得很是满意,开心地笑了起来。丝毫不在意差望所展露的威势,在空中迈开小短腿,往姜望的怀里飞扑。

    “仙主老爷,抱~"

    “直娘贼!”云霄阁内的白云童子,提着白云小剑,气得哇哇乱叫;“谁是你老爷?你个臭不要脸的鬼娃!"

    白胖男孩竟能听得到五府海内的声音,往姜望的胸腹之间看了一眼。

    五神通之光亦不能阻住这个眼神!

    整个云顶仙宫建筑群,骤然放出清光。

    却瞬间被无形的力量压灭!

    白云童子当场摔了个大马趴,剑也不提了,把脑袋埋进小被子里,缩着再不露头。

    至于两尊拱卫左右的仙宫力士,压根还没反应过来,

    而于身外,面对湿漉漉扑来的白胖男孩,差望并不敢留手,横拉一剑,直接斩出有了断因果意味的一线天。

    那白胖男孩却是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竟然把天地问的这“一线”,抓在了手中!

    机虚为实,拟想成形。

    然后像吃油条一样,一口一口地咬掉了!

    这到底是什么层次的恐怖存在?

    饶是姜望绝无放弃的意志,也一时找不到应对的可能,只能先在原地留下了一方火界,纵身疾退。

    试图以三味真火,增加一些对这恐怖存在的了解,再徐图应对之法。

    却只见这白胖男孩伸手一捏,便将这方火界捏成了一个赤红色的弹丸,如吃糖丸一般,丢进了嘴里!

    嘻嘻笑着,小短腿一迈,便已然贴近了差望!

    差望的寒毛直接炸开,一点剑意自已经熄灭了赤光的眸中亮起,浑身剑气勃发!

    便在此刻,一根茅草忽然出现,落在这白胖男孩的脑门上。

    刷!

    白胖男孩直接裂开,然后所有的一切肢体,都消失无踪。

    包括他的笑声,他所吞食的那些力量,

    茅草落在一只修长的手中,司玉安出现在身前。

    下方一大块水域已是清激极了,而矩地宫真传许希名,也回到了视觉听觉中,仍挥动着那柄六尺长剑,在一丝不苟地斩杀恶观,

    对于差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似乎无知无觉。

    不管怎么说,许希名是真实存在的,这让姜望好歹放松了一些。

    他对着司玉安躬身礼道:“多谢司阁主援手!"

    “毕竟是本座带你过来祸水,你若死了,本座岂不是黄泥巴掉裤档?"司玉安摆了摆手,淡笑道:“我也怕剑阁撑不过三个月啊。"

    姜望发现自己之前在剑阁说过的那些话,这位街道真君真是一个字都没有忘记。

    这会也只能惭声道:“晚辈自不量力来祸水,实在惭愧。”

    “这不是你的问题。”见姜望的确有些低落,司玉安严肃了些:“在你面前说出祂的名字,的确是霍宗主的疏失。有些存在,知其名,勿诵其名。甚至于,在这祸水,勿想其名。"

    按照这话的意思……刚刚那个白胖男孩,竟然是……

    差望赶紧拍灭了念头,遵从司玉安的警示,让自己不去想那个名字。

    司玉安又道:“但刚才的表现不太像菩提恶祖……伱还知道别的名字?"

    姜望有些迟疑。

    司玉安淡淡地道:“我在旁边,放心说。"

    姜望于是道:“混元邪仙。”

    “大齐武安侯是不一样,知识渊博。呵呵……”司玉安看了姜望一眼,斜提草剑,一步又已远。

    亦不再说菩提恶祖,亦不再说混元邪仙。

    只留下一道声音--“慎思!”

    以及此声之下,握紧了长相思的差望

    其名不可诵,其名亦不可想,此是何等存在?

    神临层次的他,根本无法揣度那种力量,

    倒是司玉安说,不该让他听到菩提恶祖的名字,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霍士及为何会有这样的疏失呢?有意还是无意?

    青云印记一闪而逝,差望任凭心中想法乱转,本躯已连人带剑,又撞近一头犀身骨翅的恶观身前。以剑横拦骨翅的同时,也按出了三昧真火,附着其身,

    他没有忘记自己来祸水是干什么的。

    虽心有余悸,而长剑不收,斗志未灭。

    “咦。”许希名仿佛这时候才注意到姜望的战斗,有些惊讶:“你这三昧真火自有真意,与别处不同。"

    姜望将恶观拦在剑围之外,持续以真火烧灼,随口道:“让许兄见笑了。不知前辈高人是如何运用此火,我也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慢慢摸索。"

    “人为神通之本,神通是修者之用。你已经有自己的路,倒是不必在意什么前辈高人。”许希名长得不怎么样,口气却是很大,顺畅地斩灭了身前恶观,忽然笑了笑:“刚才我以为你会掉头离开。"

    “为什么这么说?”姜望问。

    许希名没有去招惹下一头恶观,而是停下了身形,立在空中,眼睛望着恶观群,一时间有些唏嘘:“我第一次来祸水的时候……大概是十三年前?"

    "也是恩师带我来此,也是怀揣热血,要降服祸水,护卫人族边疆。"

    "但真正到了这里,真正与恶观接触之后,我感到茫然,感到无措。"

    "在外面我是矩地宫真传,是师弟师妹们崇敬的对象。维护秩序,护佑一方。我的名字亮出来,就足以吓退许多恶徒。可是在这里,有太多危险我无法应对,甚至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危险从何而来。"

    “杀一两头神临层次的恶观,不过尔尔。如神之力只是这些恶观里的基础存在

    “我绝不愿成为谁的累赘,更不肯在几位当世真君的回护下,蹭个什么镇降祸水的功劳。我心生退意,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能做什么。”

    "所以我在那个时候离开了。”许希名的表情,有些苦涩;“人是很难面对自己的无力的。"

    他看着姜望;“所以相对于你的三昧真火,我其实更好奇……你怎么还能这么斗志坚定地厮杀?"

    姜望随手转过剑光,再圈住一头恶观,也再一次以三昧真火沾染其身。此刻一人独斗两头赤焰熊熊的恶观,依然非常轻松

    “我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他很平静地回答道:"也许只是因为,我已经很多次地面对过自己的无力。”

    许希名的眼神里,有一些同情了:“很痛苦吧?"

    姜望只道:"的确有一些事情我无能为力,有一些人我不可战胜,但是怎么办呢?这是我选择的路,我又不能停下。"

    他说到这里

    抽身回剑,左手只是一握--

    两团三昧真火骤然蓬起,被三昧真火覆盖的两头恶观就此烟消云散

    真火烧灼这么久,已经“了其三昧”

    “如若前方已是穷途呢?”许希名问

    姜望圈住下一头恶观,仍是不紧不慢地找机会附上三昧真火,随口道:“就像许兄你先前说的那样,能为一寸,就为一寸之功,能争一尺,就行一尺之勇。不然许兄你怎么会再至祸水?"

    相较于那几位衍道境的存在,他们两个对恶观的整体伤害当然是杯水车薪,更别说他们还选择如此“养生”的战斗方式。

    但所谓贡献,本该如此,有多大的力,使多大的劲

    血河宗内府境层次的修士,都还会进祸水清洁水域呢,他们是一滴水一滴水的清洁。如此效率,对祸水几乎不能够造成影响,可那也是一片赤诚之心,

    一个人一息一滴水,十人呢,千人呢?百年呢?千年呢?

    正是百年、千年、万年,无数年来,无数修士前仆后继的付出,才将祸水始终隔绝在此,使之未能侵入人间。

    许希名大笑起来,亦是再次扑出,与恶观杀到一处:“姜兄说得是!"

    姜望一边灭杀恶观,一边慢条斯理为三味真火补充知见,又很是随意地问道:"对了,向许兄打听个人。”

    “谁?”

    “我的一个朋友。前些日子去了三刑宫进修,名叫林有邪的便是。不知许兄有没有印象?"

    “不曾听说过此人。”

    她说不去刑人宫,看来也不在矩地宫,难道是进了规天宫?姜望随念想着,并未影响战斗。规天宫可是一个好去处,由当世法家第一人所执掌,威不可测,

    许希名又道:“不过既然是姜兄的朋友。在三刑宫还能让人欺负了去?回头我自会照应。"

    姜望迟疑了一下,道:“如此我便先谢过了。但还请许兄不要提我的名字,也不要做得太明显。我这个朋友,外表真言沉闷,本心其实清傲。”

    “知晓,知晓!"许希名大声道:“我最懂得照顾人心情!"

    他的声音,好像是有些太高了。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被某种规则影响,不自觉地倏然拔高,

    许希名自己似无知觉

    但姜望敏锐地感知到,此方祸水世界里,声纹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慑服于一种全新的规则。

    “呜呜呜呜…….

    忽然响起了凄厉的哭声不知从何而起,因何而生。

    响在耳边,如鸣心底

    遍传祸水,掀起狂澜!

    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无根世界的确处处危险…..

    姜望心中陡然生出一种巨大的惊悸,谨慎地没有以声闻仙态去溯源,反是第一时问摆出防御姿态,同时封闭了耳识!

    
同类推荐:
无敌黑拳
无敌黑拳 大大王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武者的世界。 ………… 生命的潜能在于自身的发掘。 武道的追求……是自身的超脱。 追寻真正的武道,追寻业已没落的武道。 这是一曲高山流水遇知音。 ****** 无敌黑拳VIP群61807909,进群请先看公告 无敌黑拳群178606997(满) 无敌黑拳2群78607682(满) 无敌黑拳3群78607932(满)

遮天
遮天 辰东

冰冷与黑暗并存的宇宙深处,九具庞大的龙尸拉着一口青铜古棺,亘古长存。 这是太空探测器在枯寂的宇宙中捕捉到的一幅极其震撼的画面。 九龙拉棺,究竟是回到了上古,还是来到了星空的彼岸? 一个浩大的仙侠世界,光怪陆离,神秘无尽。热血似火山沸腾,激情若瀚海汹涌,欲望如深渊无止境…… 登天路,踏歌行,弹指遮天。

择日飞升
择日飞升 宅猪

作为捕蛇者,许应一直老老实实勤恳本分,直到这一天,他捉到一条不一样的蛇……三月初一,神州大地,处处香火袅袅,守护着各个村落、乡镇、城郭、州郡的神像纷纷苏醒,享受黎民百姓的祭祀。 然而,从这一天开始,天下已乱。本书又名《九九六修仙》《零零七也修真》《内卷》《卷到死》《谁TM也别想飞升》《好坑》《坑大坑深》《扶我起来》《三十五岁那年,我的福报来了》及《许大妖王现形记》等!

神秘复苏
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五浊恶世,地狱已空,厉鬼复苏,人间如狱。这个世界鬼出现了......那么神又在哪里? 求神救世,可世上已无神,只有鬼。
群:623363217欢迎加入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苏陌穿越到武侠世界,接手了一家濒临倒闭的镖局。 江湖凶恶,风波诡谲,本不想厮混江湖的他,却意外得到了一个【押镖系统】。 只要押镖成功,就能够获得奖励! 【押镖成功,获得奖励:龙象般若功大圆满!】 【押镖成功,获得奖励:夺命十三剑!】 【押镖成功,获得奖励:如来神掌!】 身怀惊世艺业,掀起滔天风雨。 自苏陌踏入江湖的那一刻,这江湖便不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