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 阅读记录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到手的纸牌

宽度: 字体: 背景:
    「好厉害。」

    出现在西尔维娅小姐身后的夏德由衷的赞叹道,魔女笑着转头:「当我的学徒吧,我全都可以教给你。」

    没给夏德反应的时间,又笑着补充道:

    「不当我的学徒,和我建立其他的关系,我也能全都教给你。」

    「等到这件事结束再说吧,我其实没太看明白,那条蛇去了哪里?」夏德问道,和西尔维娅小姐一起再次翻身上马。

    「被空间压缩成了一个有质量的点。你不要看那怪物看起来不厉害,但在地面上,我们没有任何方法彻底摧毁它。仅有少数封印,以及类似我这种手段,才能真正意义上让它们失去战斗力。所以,今晚你最好不要离开我。」

    马蹄声远去,两人继续向着河谷深处进发。

    晚上七点半,灰色的大雪中,夏德与西尔维娅小姐到达了奥森弗特庄园周围森林外的那座小桥。

    夏德和西尔维娅小姐在此停了下来,下马后,夏德抬头在雪中眺望远处的庄园:

    「到这里就可以了,虽说恶魔和吸血鬼不会越过河流是乡下村妇中流传的迷信,但再向前走,它恐怕真的可以感应到我们了。」

    夏德摘下了手套,塞进马鞍袋中:

    「西尔维娅小姐,接下来,你就必须在风雪中等待我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年轻的魔女看着他:

    「比起天气,你要面对的事情更加可怕。那么你就向前走吧,拿着这个。」

    她递给了夏德一枚石头符石,上面用暗红色的颜料刻上了代表「空间」的古代精灵符文:

    「只要你把这个带在身上,我随时都能定位到你的位置。而如果你用力捏碎,是的,捏碎这块石头,哪怕你掉入了异空间,我也能想办法找到你。」

    夏德则将【创始·平衡】递给了她:

    「如果我需要帮助,这张牌会从你的手中消失。」

    至此,除了【创始·银月】以外,夏德手中的四张纸牌全都暂时借出去了。「我明白。」

    西尔维娅小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轻轻吻了夏德一下。而此时,已经提前到达的黛芙琳修女从林中走出,她向两人解释了一下,现在和教会的队伍在一起的是分身后,便和西尔维娅小姐各自牵着一匹马,走向了他们刚才来时的方向。

    两道身影短暂闪烁后,便和两匹马一起消失了。

    夏德则摸了一下身上的各种遗物和施法材料,然后按住胸口的位置,感受米娅玩偶的存在,这才走向了小桥另一端的森林小路。

    没有任何人在这风雪中迎接他,而奥森弗特庄园在这夜晚,也没有丝毫的光亮,就仿佛这庄园里面没有任何活人存在。

    【注意,越过那座桥以后,恶魔的力量便已经浸润到了土壤中。】

    「她」轻声的提醒道,夏德则盯着灰色的雪来到了那庄园的大门外,这一次,并没有老管家来迎接他。

    从栅栏门看去,被高墙包围着的庭院中空无一人。夏德也没想喊人来开门,而是直接伸手推了一下,随后不出意外的发现那门被锁住了。

    而且不是普通的铁索,当他用力的同时,恶魔符文闪烁着黯淡的光芒出现在了栅栏上。夏德和医生接触过多次,解读普通的恶魔符文已经不会对精神造成压力,而那符文的含义大致为:

    【夜晚结束前,禁止通行。】

    「夜晚的禁止命令,和嘉琳娜小姐教给伊露娜的「律令'奇术倒是很相似。」夏德心中想着,嘴里则嘀咕:

    「让别人来拿东西,结果又故意把门锁上,希望你的意思,不是想要欠我的帐。通常来说,我是不喜欢硬闯的.....」

    咒术【

    门之钥】就可以打开这种特殊的概念锁,但夏德没有这样做,而是看向天空,轻声说道:

    「现在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所以现在不是黑夜。因为不是黑夜,所以天亮了。」说完,拿出上次在鲟鱼酒馆,恶魔给的守密人级遗物【吸魂魔之刃】,用古代精灵文刻上「天亮了」的句子。这里如果能用恶魔语更好,可惜夏德不会恶魔语,树父也暂时没给过他「一段知识—恶魔种族」之类的奖励。

    而随着精灵文被刻印在栅栏门上,咔嗒一声响,那栅栏门自动打开了。夏德将吸魂魔之刃重新***腰间的刀鞘里,然后又取出了奥古斯教士制作的剑柄。

    按压剑柄最后端,然后抖动四次,随着四声清晰的金属摩擦和碰撞声响,长剑出现在了夏德的手中。交叉的指骨上放射微光,像是感应到了不死族的存在。

    他正式进入了庄园。

    跨过庄园的栅栏门,飘着灰色雪花的庭院看起来越发的阴森。原本就处于半损毁状态的庄园,此时显得比夏德任何一次到来都要破旧。被整修过的凉亭垮塌了,花圃被掩埋在雪中,大树则像是被雷击一样的歪倒在地面上,就连不能喷水的喷泉雕塑,都不翼而飞了。

    「怎么看上去,像是距离我上次拜访,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今夜无月,雪面留下了夏德的脚印,那脚印一直延伸到了大宅的门口,但这一次夏德没有伸手去推那扇门,因为大宅门口的双开门,居然只剩下左侧的那一扇:

    「到底怎么回事,这里被废弃了?」

    建筑里显得比外面还要黑暗和阴森,破旧的家具堵塞了走廊,蜘蛛网附着在每一个角落。走廊上到处都是从窗口吹进来的灰色雪花,时不时甚至还能听到不知名的方向传来的女人抽泣的声响。

    「发现时间力量了吗?」夏德在心中问道。【没有。】「她」温柔的回答。

    夏德没有去探索一楼,而是在黑暗中找到了楼梯。一楼通往楼上的楼梯分为左右两侧,但右侧的已经断裂了,他选择了左侧,然后继续向上直接来到了三楼。

    多次拜访奥森弗特庄园,夏德唯独没有去过庄园主人们的卧房,而这一次的目的地就是那里。虽然不知道具***置,但这种大庄园的建筑布局都是类似的,他很轻松的就在破败的建筑里,找到了一扇虚掩着的、内部有蜡烛灯光的门,推门进入以后,内部装潢果然是庄园的主卧室。

    这里的装修并不是很奢华,但很有生活的氛围。

    海菈·奥森弗特与史东·奥森弗特的大幅双人油画,被悬挂在床头上方,床边的小桌上摆放着水果和点心。书桌上是一封还没有写完的信件,还在燃烧的蜡烛被放在了黄金的烛台上,这蜡烛也是室内唯一的光源。

    房间除了夏德进入的门以外,双人床的另一侧还有一扇门通往外面的露台。而虽然房间一角有衣柜,但门口依然放着衣架。华丽的男士长袍被挂在上面,而衣架下方还靠墙放着一根杖头是黄金狮子的手杖。

    窗外没有月亮,蜡烛的光芒也不是很亮,但这并不妨碍夏德看到,穿着黑色裙子的海菈·奥森弗特躺在床上,位置则是靠近窗户和露台的那一侧。她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胸前,但依然穿着鞋子,只是面纱放在了床头,没有像以往那样戴上。

    「睡着了?」

    夏德很没有礼貌的直接进入了房间来到床边,他没有说话,而是在自己的影子透射到女人身体上的同时,用手触摸了一下对方的脖子。

    完全的冰冷,没有生机。【死亡。】

    「她」的声音依然温柔。

    海菈·奥森弗特双眼紧闭,原本就苍白的脸颊此时变得更加不像活人。嘴唇发紫,面部的血管相当明显。而握

    在一起的双手中,则握着一只枯萎的黑色玫瑰。

    史东·奥森弗特、石镜恶魔—歌德的手中,也都曾出现过这样的玫瑰。

    除了那朵黑色的玫瑰,夏德还在她的耳朵上看到了熟悉的蓝宝石耳坠,在她的手指上看到了熟悉的结婚戒指。在她身边空出来的靠门的那侧的枕头上,则躺着熟悉的奥森弗特家族勋章。

    「这是在玩什么花招......视魔。」

    夏德发动了医生给予的奇术,在视野中其他位置变得扭曲的同时,眯起眼睛看向床上躺着的尸体。

    就如同之前看到的一样,雪花从海菈·奥森弗特身体上飘落下来。但和之前不同的是,石化的玫瑰花藤攀爬在她的身体上,那些玫瑰花藤像是从她的心脏中生长出来的。而除了那些石头以外,尸体本身没有异常,这的确是一具尸体。

    「尸体没有任何的温度,但也没有腐烂的迹象......」」

    夏德又转身看向书桌上蜡烛下没有写完的信件,走过去以后看到羽毛笔插在了已经干涸的墨水瓶中,摊开的羊皮纸上书写着简短的深蓝色文字,那是史东·奥森弗特的笔迹:

    「你要的东西,在下面。」

    掀开羊皮纸,卡面有着披袍子的女人、圣杯、乡野和村庄的罗德牌,出现在了蜡烛摇晃的灯光中。

    夏德将其拿了起来:「花朵12,创始·大地。」

    这是真品,就这样轻松的出现在了夏德的手中。他原本还以为,必须杀死奥森弗特以后,才能从他的尸体口袋里摸出来。
同类推荐: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 得文公司董事会、彩虹火箭队缔造者、逆属性大师、世界锦标赛冠军…… 传奇训练家陆野,回忆起首次直播时的场景,喟然长叹。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最初的愿望只是破十万订阅露个脸而已。” “我只想恰点钱,从一名游戏区UP主做起。”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本书又名:《五等分的陆野》、《青春期训练家不会梦见神奥冠军》、《竹兰大小姐想让我告白》、《成为世界冠军从主播开始》…… 【融合世界观,平行世界+动画、游戏设定+特别篇】 关键词:精灵宝可梦、口袋妖怪、神奇宝贝、宠物小精灵、特别篇

玩家超正义
玩家超正义 不祈十弦

安南穿越到了异界的迷雾大陆中,成为了一个拥有玩家系统的稀有精英NPC。 可他却仍然有一颗属于玩家的心。 虽然我热爱搞事、肆无忌惮,但我是个好玩家,被这个世界所眷顾的正义伙伴。 ——现在我带着主线任务,作为一个正义的玩家奉天命消灭你这个邪恶的NPC! 那个玩家,你也别跑。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我是一个正义的NPC,要消灭你这个邪恶的玩家……
已有多本百万字以上完本作品,信誉保证。 玩家1群冻水港:641732671

重生之贼行天下
重生之贼行天下 发飙的蜗牛

孤寂的行者, 追逐阴影的脚步, 这是盗贼的赞歌。 带着一个一百八十级的大盗贼的记忆,回到了十年前,命运给聂言开了一个玩笑。 曾经错过的、被夺走的,都要重新拿回来。 然后搞一身神装,摧枯拉朽,见神杀神,势不可挡。 于生活中迷失,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指引他的神,纪念心中永不褪色的WOW与DND。--发飙的蜗牛。 ~~蜗牛网游新作,敬请期待。

网游之三国王者
网游之三国王者 想枕头的瞌睡

一款名为《天下》的游戏改变了世界,本来在游戏中混得并不如意的杨天,一觉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回到了一年前的游戏开服前十天…… 谁说历史名将就一定是最牛B的? 谁说系统势力是无法撼动的? 谁说这天下一定就是姓司马的? 谁说堂堂中华夺不了海上霸权?

网游之三国无双
网游之三国无双 沉默的忧伤

一次阴谋的桃花运,毁了他的一生。重生的他,立誓要改变这一切。这一切,都要从一款跨时代的三国游戏开始。游戏中,他机缘巧合的转职成野人,独占神农架,坐拥神农谷,建城争霸!这里有名震天下的历史武将,艳绝当代的历史美女,甚至有着无数国外玩家的虎视眈眈,他该何去何从?